词笔阁 > 柚园 > 第九章
    香凝的卧房是前院二楼正中那间大屋。

    翠云领了林卿卿进了房内。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飘来,倒是舒缓了林卿卿紧张的心情。她曾听香柔说过,三位当家阿姐的卧室布置精美,陈设华丽,可此时她却不敢环顾四下。

    只听翠云对着里屋道:“凝姐姐,香茵来了。”

    里面并未作答,几分钟后,香凝才缓步出了里屋。她穿了一件丝质的睡袍,一头时髦的长卷发别在耳后,拢到了一侧,即便未施半点脂粉,依然是明艳动人。

    被翠云搀扶着在镜前坐定,香凝只吩咐翠云帮她梳妆打扮,并未搭理林卿卿。

    盘好了头,画好了妆,翠云努了努嘴,小声问香凝道:“凝姐姐,香茵站了快一个钟头了…”

    香凝对着镜子又照了照,这才转过身来,斜眼打量着林卿卿。翠云心里灵光,借口去端燕窝,就关了屋门离开。

    林卿卿虽然心里有几分忐忑,又杵在屋子里半天,不知为何心里却不再感到害怕。

    “你几岁了?”香凝问的很平淡。

    林卿卿答道:“十三岁。”

    “哦,十三岁…我十三岁的时候还跟着父母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小小年纪,就来了这里,不容易。”香凝依然淡淡道。

    见林卿卿垂下眼不接话,香凝接着自顾自道:“我父亲是前清的官员,得罪了人,被陷害下了大狱,我家也被抄了,我们兄妹被卖的卖,被流放的流放,那年我十五岁。”

    “从我未出生,就被父母指婚给了阿强,他是我的表哥。他家也受了牵连,被罚没了家产,流放发配去了宁夏府。西太后死了,他从宁夏府一路做苦役回到杭州,几经周折找到我,甘愿把自己卖来做龟公…”

    听到这里,林卿卿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香凝直言不讳将私隐道出,是林卿卿始料未及的。

    香凝却不理会林卿卿的反应,只继续着自己的讲述:“我感激他,也有一些依赖他,我想过等存够了钱,就自己赎身,然后和阿强哥一道回老家安稳过日子…可是我遇到了许公子,他是财政总长的公子,乔妈妈是不会让我走的…”

    “许公子是真心待你吗?”林卿卿脱口而出。

    香凝脸上一丝犹疑瞬间即逝:“也许吧…好与不好又怎样?我的命由不得自己,乔妈妈要我做的事,我不得不做…我已经不是清倌了…我不愿以这样的身子去嫁给一个真心待我的男人,他是个好人,该娶个好女人,结婚生子,过安稳的日子。”

    听到这里,林卿卿心里好像明白了昨天夜里后院发生的情况。定定地看着香凝,林卿卿问道:“凝姐姐,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其实什么也没听到…”

    香凝一记苦笑,道:“我不是讲给你听,我是讲给自己听…憋在心里,我更难过…阿强哥待我很好,是个可以踏实过日子的男人,可我觉得自己脏,我配不上他。”

    林卿卿呆住了,她在掩香阁的这些日子对男欢女爱的事已略有所知,可她毕竟是个懵懂的孩子,她不能理解香凝的感受,只她从香凝的话语中听出了痛苦。

    香凝站了起来,走到立柜前,又将昨夜那包东西取出,边往林卿卿手上塞,边道:“香茵,我晓得你是个靠得住的孩子,你帮我把这个再送给阿强哥,让他以后做点小生意。”

    林卿卿倒退一步,那沉甸甸的银元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香凝咋一愣,只几秒钟便一声不吭,蹲下,捡起,将银元重新放进了立柜。林卿卿吓得哆嗦起来:“凝姐姐,我,我…”

    香凝理了理额发,又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林卿卿,香凝忽然问道:“你想过日后该怎么办吗?”

    林卿卿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转了话题,摇了一下头,即刻垂了下去。

    香凝道:“我看得出来,你和香柔不一样。她愿意留在这里往上爬,而你,不属于这里。”见林卿卿听了这句话,重新抬头呆呆地望着自己,香凝一记苦笑,又接着道:“不用觉得稀奇,日后乔妈妈也会教你们如何察言观色。她心里晓得的,你不会甘心留在这里的,所以她会把你调教好,再卖个好价钱。”

    “青楼的女人,被梳拢之前是清倌,那是恩客们的宝,更是乔妈妈手里的摇钱树。等做了红倌,如果恩客继续垂青,或者愿出高价赎身收了做妾,那乔妈妈仍然视作宝贝,否则就会被她要求接更多留宿的客…”香凝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仿佛眼前看到了自己可悲的未来。

    林卿卿不知哪来的勇气,突然问道:“许公子他会娶你吗?”

    “不晓得…他这样的家世背景,恐怕就是娶姨太太也会挑良家女儿吧。”香凝苦笑道。

    不知为何,林卿卿突然觉得心里隐隐作痛。看着香凝,林卿卿道:“凝姐姐,你把刚才的东西给我吧,我送去给阿强哥。”

    香凝却道:“算了,你送去他也未必肯接的…”

    话音未落,就听见翠云的敲门声。得了香凝的回应,翠云这才入了屋。

    把温热的燕窝端给香凝,翠云小声道:“凝姐姐,刚才我去后院厨房,听后厨的妈妈们讲阿强哥留了封信给乔妈妈,没要工钱,一早就走了。”

    香凝拿起的勺子被她举在了半空,隔了几秒钟,才落了下来。一勺接一勺的将燕窝送入口中,香凝忽地红了眼圈:“也好,走了好…”

    林卿卿呆呆地看着香凝,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劝慰。翠云蹲到香凝脚边,不作声将手帕递了过去。香凝并没有去接翠云的手帕,轻轻将手中的碗推至一边,站了起来。

    走到窗前,香凝推开窗,仰望头顶这四方的天空。几只信鸽的叫声划破静寂的长空,也打断了香凝的思绪。转过身,香凝对林卿卿道:“你走吧…”

    林卿卿愣着神,站立在原地,翠云赶忙推了一把,示意她赶紧离开。林卿卿这才回过神,缓慢的一瘸一拐的要离开。

    香凝见她这样,喊住她:“你裹脚了?”

    “嗯,来的那天被裹上的。”林卿卿小声道。

    香凝皱了眉,片刻才对翠云吩咐道:“你去告诉乔妈妈,从今天起,香茵随你们一道吃饭。”

    翠云一脸茫然,看了一眼林卿卿,随即问香凝道:“凝姐姐,我们那里都是粗茶淡饭,香茵吃起来合适吗?”

    香凝也不做解释,只道:“叫她日后跟着你来伺候我,当然要跟你们一道吃饭。”

    翠云一怔,怯怯问道:“凝姐姐,香茵是乔妈妈新收的女儿,乔妈妈能答应吗?”

    香凝不屑道:“你只管去,如今她还不会驳了我的意思。”

    等翠云应下离去,香凝这才走到呆立着的林卿卿面前。摸了摸林卿卿的头,香凝道:“今天就能解了裹脚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