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八章
    中秋展眼即至。

    乔妈妈虽说知道中秋夜客人不会多,但是还依了其他节日的习惯,将团圆饭放在了中饭时候。

    除了乔妈妈与三个当家阿姐,其余的人基本已经到齐。

    一个叫香蕊的姑娘抖了抖手巾,对众人说道:“大家都听说了吗,袁大总统要做皇帝了。”

    她身旁的香宛问道:“当皇帝?这民国才几年啊,就要恢复帝制了?”

    “有皇帝也蛮好的,现在乱七八糟那么多头头脑脑,都不晓得拜哪家的菩萨,烧哪家的香。”姑娘中年纪最大的香芬道。

    香蕊笑道:“芬姐姐,现在新时代了,时髦的人都剪了头发,还要皇帝做什么?”

    “这个要问问凝姐姐,许公子待她那样好,有什么事情一定会同她讲的。”邻桌的香惠道。

    香惠口中的许公子,便是现任财政总长许昌贤的幼子许宥利。许宥利不愿在北京受父母约束,便长居杭州姨母家中,流连于江南山水之间。遇上香凝,许宥利一见倾心,常常往来掩香阁与她相会。

    林卿卿与香柔似懂非懂地听着各位阿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忽地众人安静下来,只见香凝、香奕与香蔓三人尾随着乔妈妈一道入了餐厅。

    坐定,乔妈妈并未抬眼,边由苗嫂为自己铺花巾,边问道:“刚才聊什么呢?怎得我们一来就不讲了?”

    香芬毕竟年纪最大,乔妈妈问话,自然由她先答。香芬陪笑着,道:“不过是些道听途说的话,姊妹们闲聊几句。”

    乔妈妈道:“也讲来给我听听。”

    香芬还没来得及答话,香惠就开了口:“乔妈妈,听说袁大总统要恢复帝制了,不晓得当不当真。”

    听她讲完,乔妈妈抬了眼,环视众人,道:“国事莫论!尤其你们,恩客们多是达官显贵,更要管好自己的嘴。”

    香惠听乔妈妈这么告诫,心下里只懊恼自己嘴快,忙随了众人应了下来。

    乔妈妈知道姑娘们都不敢违拗自己,于是点了点头,道:“好了,吃饭吧。今天是中秋,我让阿强锁了院门,到太阳落山后再开。”转过头对苗嫂道:“让他们开坛老酒,大家一道喝几杯。”

    果然如乔妈妈所料,这天夜里姑娘们的恩客多数并未前来,只有与香蔓要好的刘先生吃了夜饭之后才来了掩香阁。

    没有恩客的姑娘们有的陪乔妈妈搓麻将,有的凑堆推牌九,都各自找乐。香柔要拉林卿卿一道去看热闹,可是被她拒绝了。香柔也不勉强,只交待她不用等自己,早点睡觉之类的话,便开开心心跑去了前院。

    林卿卿又如无数个难眠的夜晚一样,爬上了窗台。今夜的月亮好大啊,宛如一轮银盘。如水的月光,静静地洒在小院中,整个掩香阁好像沉浸在银色的海洋里。

    林卿卿想起了阿爹与姆妈。那时候每逢中秋夜,阿爹都会带着林卿卿在院子里摆一张小方桌,姆妈设好了香案,把从外祖家摘来的柚子与做好的糕点当供品敬月神。等香燃尽,阿爹就会把糕点拿给林卿卿吃,说是月神吃过的东西小孩子吃了会更聪明。一家人还会一道坐在桂树下,边剥柚子边赏月。

    泪水顺着林卿卿的眼眶流下,再也没有这样的时光了,她对自己说。

    忽然后院一个人影闪过,像极了香凝,林卿卿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擦了一下眼泪,又揉了揉眼睛,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的面孔,果真是香凝。

    林卿卿觉得奇怪,乔妈妈说阿姐们金贵,磕不得碰不得,就是平常往后院吃饭,也总是有丫鬟们跟着伺候,更别说这夜里黑灯瞎火的。

    不等林卿卿回过神来,就看见另一个身影出现。那是个男人,高了香凝半头。看见香凝,那人意图去抱她,却被她推开了。

    香凝从怀里掏出一包东西交给了那男人,转头就要离开。那男人却一把拉住她,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像是发生了争执。

    少女的好奇心促使林卿卿向窗外移了移,又竖起耳朵仔细去窥听。忽地,那男人提高了声音:“你当真要跟他相好?你曾经的誓言呢?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那是护院的阿强的声音,没错,就是他。林卿卿熟悉他的声音,是阿强从舅母手中接过自己,把自己带进了掩香阁。

    林卿卿只觉心跳加剧了,她不明白,掩香阁的当家阿姐怎么会和护院的家丁拉扯,他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林卿卿又将身子向外探了探,她想再看得仔细些,再听得清楚点。

    不知道香凝是不是落了泪,林卿卿看见她用手巾轻轻擦了眼角,然后压的极低的声音在对阿强解释着什么。只见阿强不住地摇头,将香凝交给他的那包东西重新塞回给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香凝呆呆地站在原地,至少有一刻钟,而后才理了理头发,准备离开。就在香凝转身的刹那,她突然抬了头,她看到了来不及躲避的林卿卿。月光下,四目相对,看得那么真切。

    这一夜,林卿卿翻来覆去难以入眠。香凝那冷冷的眼神,令林卿卿不寒而栗。

    下了早课的林卿卿被梁先生训斥:“香茵,你今天心不在焉,是不是昨天夜里玩得太晚?我同乔妈妈讲过,先要你们精进了学业才可以给你们那些娱乐消遣,这下好了吧,上课也没了心思!”

    林卿卿垂着头,小声道:“不怪乔妈妈,我昨夜没有去玩,我…我头痛,没睡好…”

    梁先生道:“看你的样子,也不像受了风寒,小小年纪怎么会头痛?好了,吃了中饭,你不要午睡,在屋里好好温习今天的功课。”

    等梁先生前脚离开,香柔急忙凑近林卿卿,问道:“卿卿,你怎么了?早上就看你没什么精神,还以为你是懒得起床。怪我不够心细,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找乔妈妈,请她给你找个郎中看看?”

    林卿卿见香柔这样关心自己,张了张口,想把昨夜看到的事讲给她听,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来。她想起在戏文里看到过,青楼女私通男人,是要被上刑的。

    香柔见她欲言又止,疑道:“卿卿,你究竟怎么了?”

    林卿卿不敢,也不愿伤害香凝,她也不愿说谎骗香柔,摇了摇头,只缄口不语。

    忽听得脚步声传来,进来的是香凝的贴身丫鬟翠云。

    翠云也不跟她两人客套,只对林卿卿吩咐道:“香茵姑娘,凝姐姐叫你去她房里一趟。”

    香柔看看林卿卿,又看看翠云,狐疑道:“凝姐姐找卿…哦,找香茵做什么?”

    翠云只道:“跟我走就是了,别让凝姐姐等久了,要不高兴的。”

    林卿卿心里忐忑,却强作淡定,道:“柔姐姐,我去看看就晓得了,你等我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