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苟个富贵盈门 > 第一三零章 心有灵犀的想来看看

第一三零章 心有灵犀的想来看看

    李瑁走了,仿佛很高兴。

    大概在李瑁心里,只要这片林子不是专门为杨玉环所留,他便开心吧。

    毕竟他见到了崔颖,这个徐义已经订婚的妻子。

    谁养外室还让正房看着?

    杨玉环做妾是礼法不容,外室可没那么多讲究。

    这就是大盛,一个相当开明的王朝。

    木屋、溪水、竹丛、树林,鹅卵石的曲折小径……

    “徐义,我喜欢这里,咱不卖。”

    “嗯!留着,我也跟叔翁说过,咱俩都喜欢这里。”

    “毛竹丛太单调了,找园丁种些花……”

    “好,你说了算。”

    崔颖通过小径,在林子里转,时不时喊徐义两声,说说自己的想法。

    徐义就这样应着,心里却有些恍惚。仿佛想起杨玉环那翩翩舞姿融在其中,让这片林子有了灵气……

    自己不用跟人解释了,不用跟崔老头解释,也不用跟李瑁解释。

    说真的,徐义真心不想树什么对手,不管是李瑁还是崔家,都不是他徐义能抗衡的。

    这样好,就这样都理解着,糊涂着,也清醒明白着,把这片林子留下,留下在徐义看来能勾连杨玉环的渠道。

    接下来的有一段时间,崔颖总喜欢让徐义带着她到林子那边去。

    徐义很想说忙,可他的公务真的很闲。

    为表示心中无私,不是故意找借口,徐义带着崔颖去军营了。

    “将主,不用操心,虽然这群小崽子不堪用,但老申我照样能把他们训出来。”

    “将主,你看看,队列队形不比老一茬的彍骑差吧?就是不经揍,上不了战场!”

    申屠絮叨着,虽然说明了自己很少来军营的事实,也告诉了崔颖,自己可以不来的。

    徐义还带着崔颖在城里溜圈,就像巡视武侯一样? 甚至带着她看了牛肉干作坊? 看了马车作坊等等。

    好像是在给她交底,让她知道徐家的产业都有那些……

    从心底里? 徐义不想让崔颖频繁的到洛水林子。

    “咱家还有在运河所有渡口的份子? 胡延昭招呼着…~”

    “胡延昭?”

    “嗯,是去扬州时新招揽的? 就是东都人,他家人都已经在府上了。”

    到最后? 徐义真就做成了交底。

    连徐清都开始跟崔颖交代家业了……

    到底是准备做主母的人? 对家业的兴致,要比对洛水林子的兴趣大很多。

    甚至崔颖决定直接查验徐家三个月的收益,也好能相对精确的落底……

    徐义教给崔颖后世的借贷记账法……应该需要一段时间学习熟练吧?

    一直在用不同的方法转移崔颖的注意力,让她从洛水林子的关注点走出来? 确实成功了。

    大家族出身的女子? 都是懂得轻重缓急的,也知道对于一个没有底蕴的世家,最该做什么。所以,崔颖更多的把心思用在了经营这个家庭上了。

    一晃又过去很久,包括又过了一个新年。

    对联换桃符? 已经不再是新鲜事了,只不过徐义没有再出现让人惊艳的对联? 让新年少了些庆贺的焦点。

    一直到徐义听说咸宜公主要成婚了,生活才有了一点点波动。

    洛水林子? 徐义也很少来了,下人们仍然保持着洛水林子的干净? 原本杨玉环翩翩起舞的庭院? 更是被姹紫嫣红的花儿包围着? 让整个庭院更加诱人了。

    徐义呆坐在长椅上,看着庭院的姹紫嫣红,仿佛能在自己的脑海里形成杨玉环起舞的倩影······

    崔颖去咸宜公主府上了,她将是咸宜公主大婚的嫔从。徐义知道,杨玉环也是,还知道,也就是在咸宜公主的大婚上,杨玉环将开始她的皇室之旅。

    应该不是舍不得,只是有点怀念吧。

    徐义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绪,就是想来看看洛水林子,还是在没有崔颖陪伴的情况下来看看,好像这样做能让自己有点慰藉一般。

    丢开杨玉环,完全是从理智考虑的,不是出于情感本身。

    杨玉环应该也是如此吧。

    徐义有点感觉,若是自己能舍得抛下如今的一切,带着杨玉环离开这烦扰的世界,最终只会是一场空。

    情窦初开,跟生活本身不是一回事,情就是情,生活就是生活。

    徐义不是真正的懵懂少年,是一个饱受现实摧残过的灵魂,懂得该如何选择。原本跟杨玉环亲近,就是有其他意图的,就是想投资潜力股。

    却不料在交往和故意亲近的过程中,居然让杨玉环有了不该存在两人之间的情感,同样没料到,他徐义居然也有了发自内心的那种情绪。

    想来也是,一个惊艳群芳的,风华绝代的女子,自己又怎样真的做到心如止水?

    算了吧,终归那是属于这个时代的······

    “徐义······”

    纠结中的徐义,在长椅上暗暗下着决定,决定永远保持自己投资杨玉环的本意。

    然而,一声“徐义”,让徐义听到了这是杨玉环,心里那种欣喜居然不想掩饰,猛然间站起来:“玉娘,你不是做嫔从吗?没去演练流程?”

    “崔颖去了,我就想来林子里看看······你果然在!”

    不必再说了,也不需要再说了,这感觉······偷情的感觉都是这样让人兴奋吗?说不清,反正徐义此时就有点无法控制的激动。

    杨玉环款款走近,徐义有点傻呆,看着杨玉环倚着自己坐下······

    “徐义,我不知道怎样回事,就是想来看看······”

    “我也许久没来了。”

    “我知道,我也许久没来。”

    完了就不再有任何言语,只有让两人沉醉的情绪流动着,都很享受。

    就这样安静的依偎着,也有手与手相牵,却不敢奢望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就这样默默的相互依靠着,能感到心跳的一致,却不敢去谈什么未来的希望。

    都清楚,最起码徐义很清楚最终的结果怎样。

    要说徐义不曾心猿意马,那是骗人的,只不过一次次的升起某些念想,不得不一次次的自我熄灭,徐义他不敢。

    可以借用的说辞是,他不忍破坏两人之间的这点浅尝即止的感觉,实际上是徐义真的很怕结果偏离了,偏离到让自己根本难以掌握的方向。

    一旦自己做出了某些动作,所产生的后果,不是他徐义能承受的。

    杨玉环是个顺从的性子,做不到反抗他的叔父,也不可能反抗她的家族,也可能不会反抗自己做什么······

    也正是这样,一旦自己做什么了,杨家会做什么,崔家会做什么,乃至寿王李瑁会做什么,都不是徐义可以把握的······

    徐义就这样萎了!真不是个滋味。

    “徐义,我要回去了。”

    “嗯,我送你。”

    “不用,别惹麻烦。这里添了些花······是崔颖让种的吧?”

    徐义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也不想说寿王曾经做过什么,甚至不想告诉杨玉环崔家曾有意收买过。

    她是个单纯的娃,就让她单纯的活着吧。

    “挺好的,我也喜欢。”

    “这林子里有你,任何花都不需要,即便有花了,也是为了陪衬你的存在。”

    徐义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浪漫,说出得话居然这样的浸人心肺,最起码这一刻的杨玉环就有些醉了,羞红的脸颊,真让那一丛丛的花羞于盛开······

    这时候,徐义真的感觉血往脑门上涌,总觉得做些什么才能让自己有舒畅感······是不是也应该做些什么?

    徐义都想把狗日的理智丢开了······

    “徐义,我喜欢你说的话。不过,我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