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我用阵法补天地 > 第一百九十章、若水消失了

第一百九十章、若水消失了

    第一百九十章、若水消失了

    陆风想了一下,考虑到君子依的身份层面,犹豫片刻后,微笑道:“我是东元灵狱的导师,此番事情已经了结的差不多了,若是想学或者探讨剑术,可以来灵狱,入我的团组听讲。”

    这样一来,无论君子依来或者不来,于陆风自身而言并不会有太大关系,她背后的势力追究起来也只会认为是君子依自己跑到灵狱之中,找人学习。

    君子依愣了一下,心中思量了一番,此番出来她不仅实力没有提升半分,剑术也停滞不前,还将偷拿的灵宝挥霍一空,若是这样回去,必定会脸面丢尽受到嘲笑。

    虽然陆风修为并不如她,但在剑道上的造诣却令君子依有些佩服,尤其是在动用秘法实力暴涨后,刺击枯水兽的惊艳一击,君子依感受到了从未见识过的无上剑意。

    君子依笑了下,故作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本小姐也没其它安排,就跟你回灵狱,看看你这导师的水平如何。”

    陆风刚要开口回应,却是听到若水神情凝重的出声说道:“那裂痕之下好像还有着什么东西。”

    众人同时看向裂痕,那里依旧十分的干涸,正当陆风一行上前查看时。

    谷历带着一众岛民从安全区走了出来,看着枯水兽巨大的身影倒地不动,不由都欢呼起来。

    凸岛沿岸湿润的土地,加之陆风腾挪而来的水山,储存水源的渠道池塘,统统令他们感激万分。

    “多谢各位相救凸岛,”谷历上前朝着陆风等人屈身感激道。

    身后一众岛民也都目露感激的看向他们。

    陆风指了指身旁的君子依,向谷历等人说道:“这次能侥幸杀死枯水兽,解决凸岛旱情,关键还是靠这位姑娘的慷慨。”

    谷历一众齐齐看向君子依,齐声感激道:“多谢君姑娘。”

    君子依脸上温和的笑着,感受着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心中不由喃喃自语道:“原来这就是行侠仗义的感觉啊,真棒。”

    陆风看了眼枯水兽,朝谷历等人说道:“有劳谷岛主带人处理一下这头蛮兽,我们前往裂痕下查探一番是否还有其他危险。”

    “多加小心,”谷历道了一声,随后同几名壮汉一起走向枯水兽的尸身。

    陆风原本只想同唐元二人下裂痕,却是耐不住君子依非要跟着,只好四人同行。

    枯水兽刨出的裂痕很宽,足足有三米多的空间,陆风等人踩着凸起的泥块下行。

    “前面有着好浓郁的兽气,”唐元突然出声,炼化黑龙丹后的他对兽类的气息十分敏感。

    唐元脸色凝重的同时还带着一丝欣喜,因为他所感受到的兽气十分的强大,同当初的那颗黑龙丹竟然有着分庭抗礼的趋势。

    “小心些,”陆风提醒道。

    随着深入,众人来到一处类似洞穴的地方,鼻尖同时嗅到了一阵恶臭。

    “好浓的腥臭味,我受不了了,”君子依打着干呕,脸色一白,往后退了几步。

    若水捂着鼻子强忍着。

    陆风和唐元二人皱眉看着远处。

    一堵土黄色的土墙恒立在洞穴中央,裂痕也到了底,前方已无别的道路。

    “这里应该就是枯水兽停歇突破之地了,”陆风看到四周遍布枯水兽的排泄物心中有些疑惑,此处处在地下,灵气远不如地面上浓郁,究竟是什么吸引的枯水兽。

    唐元显然也想到了陆风所疑惑的问题,目光看向前方的土墙。

    “我去看一下,”陆风屏息朝着土墙走去。

    陆风伸手按在土墙上,灵气涌动,想要穿透土墙探测,但奇怪的是灵气渗透土墙些许就被弹了回来。

    陆风有些惊讶,退后数步,取出教鞭,以凌厉的剑气挥向土墙。

    “刷刷刷…”

    无数剑光落在土墙之上,这般攻势,换作普通的石墙也应该早已破碎,但眼前的土墙却依旧纹丝不动,只掉落了不少泥碎片。

    “土墙后好像有什么,”唐元看到了掉落泥碎片后,展露出来的一片青黑色墙壁,颜色同黑铁石块有些相似。

    陆风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点,教鞭挥舞,不断剥落泥碎片。

    小半个时辰后,陆风前方的土墙已经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青黑色的铁墙,墙上篆刻着一些奇怪的字符。

    这些字符以陆风的阅历从未见过,下意识的将其中的一部分记了下来,准备找机会再询问一下他的导师。

    唐元走近看着门上的字符,感受到字里行间透着一股沧桑恐怖的气息。

    “你们谁认识这些字符吗?”君子依询问道。

    唐元愣神的看着铁墙上的字符,嘴巴微张了数次,却没吐出一字。

    陆风奇怪的问道:“你认识这些字符?”

    唐元回神,摇了摇头:“当我聚神看着这些字符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能看懂一般,但却说不出来,也记不住它的意思。”

    “把外面裹着的泥层再削掉些,看看有没有其他发现,”君子依建议道。

    陆风点头刚要提起教鞭,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些异样,猛地回头却是发现若水浑身散发着淡蓝色流光,整个人如同被一层迷雾包裹起来一般。

    “若水!”陆风大声喝道,却得不到任何回应,看着若水空洞无神的双眼,陆风有些慌了,若水身上发生的事他完全不知何故,一时间有些无措。

    “不好,若水在消散,”唐元发现若水身上淡蓝色的流光在消失,同时若水的身躯也在渐渐透明化作虚无。

    陆风一把朝若水抓去,却是扑了个空,若水已经在原地化作点点星光流向铁墙。

    “怎么回事?”唐元急切的问道。

    陆风显得有些呆滞后怕,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在他眼前凭空消失,而他却连原因都发现不了。

    陆风回身,愤怒的看着铁壁,气势变得十分可怕,提起教鞭发疯一般抽击着铁壁。

    “快住手,这样下去这里会塌陷,”唐元阻止陆风的发泄。

    所谓关心则乱,陆风冷静下来回忆起刚才的一幕,他并没有感受到半丝敌意或者杀气,若是有人想杀害他们,完全可以无声无息的将他们除去。

    单单掳走若水一个,还是实力最低,战力最弱的一个,究竟是什么原因?

    “四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陆风出声道,仔细的沿着铁壁开始搜索起来。

    君子依虽然心中有些害怕此处的环境,害怕隐藏在暗处的不知名危险,但却未离半步,虽然和若水相处时间不长,但她心中却早已将若水看作了一起行侠仗义的同伴。

    如今同伴有难,她又怎会离去。

    三人忍着枯水兽留下的恶臭,搜索了一圈又一圈,但除了铁壁外就只剩下了干涸的土壤。

    陆风将铁壁四周的的泥土清理干净,原本以为会出现什么入口一类,却是发现铁墙只是一块厚实的长方体疙瘩。

    陆风看着眼前的铁疙瘩,每个铁面上都纂刻着同样的字符。

    陆风看不出这块铁疙瘩是什么材质,灵气涌上去如同雨点汇入大海一般,完全看不透。

    尝试搬了一下铁疙瘩,却是纹丝不动,哪怕合三人之力都未挪得动一厘。

    “你们先上去吧,我留在这里再等等看,”陆风朝唐元和君子依说道。

    “要等一起等,”唐元寻了一处干净些的地方直接坐了下来。

    一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君子依反倒安静了下来,撕了一块小手帕堵住鼻孔,也在一旁等候了起来。

    陆风无奈的说道:“既然不愿离去,那你们就在这先休息会吧。”

    这个提议唐元和君子依都没有抗拒,原地修炼恢复了起来。

    从来到凸岛至今大家都未曾休息过,每个人都有些疲乏,虽然入睡才是最好的休息,修炼只能缓解一下疲劳,但眼下的环境着实不适合睡觉。

    转眼一夜过去,若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陆风三人已经轮流修炼恢复了一轮,精神好了许多,但神情却越发焦虑。

    “你们上去吃些东西吧,记得谷岛主那边说一声,免得他们担心,”陆风听到唐元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劝说道。

    唐元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那等我们再下来换你。”说完同君子依二人沿着来路走了回去。

    虽然二人纳具中都有着干粮食物,但底下实在恶臭难闻,实在不适合进食。

    唐元二人走后,陆风独自一人守候在铁疙瘩旁边,心中有些自责失落,当初江若云也是在他身边眼睁睁的被抓走,如今若水又是这般。

    这一切说到底都是实力太过弱小,保护不了身边的人,遇到危险没有能力化解。

    陆风越想越偏激,越想对实力越是渴望。

    若是七魄能恢复正常……

    若是能承受住七魄之阵解禁的压力……

    若是能再次凝丹…

    想着想着,陆风不受控制情不自禁的打坐起来,体内灵气运行,流淌的轨迹正是凝丹所用。

    偏激之下,陆风终是豁了出去,虽然明知二次凝丹难于登天,但却已然打算放手一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