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玉暖京华 > 第八十九章 不符合人设

第八十九章 不符合人设

    到了侯府门口,荀穆从高凛西不同于往天下马时利落如流的动作判断——自家爷醉了。

    要说来二爷的小厮福禄真欠扁,明知道自家爷酒量向来不好,到楼下舀酒时,在金华酒里掺了二大白,别说是自家爷了,就让自来有“酒缸”外号称呼的二爷喝,也难保不醉。

    自家爷也实诚,福禄说是劲儿不大的果酒,就真信了?

    他在旁给使眼色,眼睛都要剜掉了,都没阻止得了。

    “几时了?”高凛西将马鞭子递给荀穆。

    荀穆抬头看了看天色,估摸:“将近戌时中刻了。”

    “已经这么晚了么?”高凛西整了整袖口,直往东路方向走。

    荀穆在后将马鞭子递给一旁的小厮,等交代完让好生喂马,抬头一看,自家爷都快走没影儿了。

    前路有什么勾着自家爷走这么快?

    都这个时辰了,老太太和二太太早歇下了,既然不是去给老太太、二太太请安,那就只有一个地方了。

    -

    暖风院里,沈暖玉躺在书房摇椅上,两个多小时,眼见着天从大亮变化到昏黑。

    将近晚上八点了,怕是这会,外面月亮都出来了吧。

    吃了一些零嘴,填饱了肚子,想高寒冷到现在还没来,看来今天晚上是不会来了,心里开始暗自庆幸起来,又逃过一劫。

    一高兴,就失了在人前装出来的规矩,从摇椅上跳起来,到书架旁把下午看的《馐馔录》抽出来,继续翻看。

    院内馨香和巧萍等人也都在心里打鼓,都这个点了,侯爷不会是真把奶奶忘了,不过来了吧?

    可怜奶奶到现在连晚饭还没吃呢,肚子饿了,也只是就着茶水,吃了一些干巴巴的点心。

    馨香又想起,下午时自家奶奶对韩太太说的话:当日我和侯爷商量,说是让哥哥在京里考试……侯爷听了,当时就义正言辞的说,是哪的户籍就回哪里考……不容人置喙一句……

    还以为自家奶奶碍于面子,没求过侯爷让大爷在京城考试呢,原来私底下求过,只是侯爷没答应。

    当时自家奶奶面子上得多么难堪,馨香暗叹了一口气。

    正暗自失神,忽然听有人在后头唤她。

    “馨香姐姐,孙力媳妇着小丫鬟给您送藕蒸糯米来了。”禾儿笑着说。

    “谁让的小丫鬟来给我送藕蒸糯米?”馨香不禁感到诧异。

    “是五奶奶院里的陪房,孙力媳妇。”

    “我和她自来没有交集,怕是五奶奶吩咐孙力媳妇给咱们奶奶送的吧,那小丫鬟口误,说岔了。”

    禾儿摇头,也觉得这事怪,把手里提着的竹屉打开,指给馨香,“才我也以为是那小丫鬟传错了话,特意确认了一遍,可那小丫鬟说不是五奶奶让给咱们奶奶送的,就是孙力媳妇打发人来特意送给姐姐的,还说让姐姐安心的吃,早晚就是一家人了。”

    “她是五奶奶的陪房,谁和她是一家人。”馨香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往深了想,就听院门口巧萍惊喜的问安声,“侯爷您来了!”

    馨香听了,忙调整好表情,站定预备给高凛西行礼。

    看见了馨香,高凛西摆手示意她起来,询问:“你们奶奶可用过晚饭了?”

    馨香笑着回:“还没有,奶奶记着侯爷早上说要来暖风院用晚饭的话,一直在等侯爷回来。”

    高凛西听完,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抬腿进屋。

    苗儿就想着终于可以摆晚饭了,今日饭食里有炸酥肉,蘸汁儿是用鲍鱼调的,奶奶一直想吃来着。

    苗儿取来提笼,跟在高凛西身后,也要进屋。

    馨香攥住苗儿胳膊,压低声音拦道:“先别跟着进去。”

    “侯爷都回来了,奶奶还没吃饭呢,该摆饭了。”苗儿看向馨香,不解的道。

    “怎这么没有眼力见儿呢。”馨香笑着朝苗儿摇了摇头,“侯爷怕是和奶奶单独有话要说,等一会里面唤人进去摆饭,再进去。”

    高凛西进屋来,发现人并没在堂屋。

    隔在书房和堂屋之间的,是串起来的珍珠帘。

    高凛西站在门口,透着缝隙,见她侧身躺在摇椅上。

    身上穿着件樱桃红暗绣白玉兰花纹的衫子,卸了?髻,头发松松的挽着,温柔中多了一些妩媚慵懒,正在悠闲的看书,嘴里还轻哼着不知什么名的曲子。

    高凛西轻打珠帘,走了过来,放轻脚步走到她身边。

    “醢、醯、醲、醴……”昨天才问过馨香这些字念什么,都什么意思的,才过多久,全忘了。沈暖玉禁不住蹙眉。

    高凛西笑看了她半天,伸出手来,用食指和中指轻夹她的鼻尖,“看见什么了,愁着个眉?”

    他怎么过来了!

    沈暖玉心里一惊,差点没将手里的书扔了。定了定神,巧妙的偏了头,她和高寒冷还没熟悉亲昵到这种地步吧。

    “躲什么,嗯?”高凛西便俯身将她上抱了起来,搭边顺势坐在摇椅上。

    怎么闻到一股酒味……

    沈暖玉欠身把手里的书放在一旁桌上,头顺势靠在他怀里,又细闻了闻。

    他袍子上虽还带着点早上薰衣服的淡淡香,只也难掩酒气,“侯爷喝酒了?”

    “是喝了一些,闻到了?”

    沈暖玉听他默认了,就禁不住在心里呸了一声,就说说这什么人,想来他是已经在外面大吃大嚼,喝了酒听了戏才回来的了,没准还有几朵娇花陪着呢。

    “所以侯爷下衙过后,和别人去喝酒了呀?亏得妾身从六点就等着侯爷回来,从天亮等到天黑,一直等到现在,还没吃晚饭呢。”

    家里有人等自己下衙回来,一起吃晚饭。

    高凛西听这话心里暖了暖,许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他想是因为喝了酒,烧心的缘故。

    揉揉她肩头,解释说:“生气了?下衙的时候遇到二哥了,兵部有事商讨,才在外面酒楼坐了一会。”

    沈暖玉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高寒冷得是人如其名的才对,今天怎么这么平易近人好脾气了?和平时人设不符。

    “明天我尽量早点回来,不让你等,好不好?”

    明天还过来……

    沈暖玉头皮跟着一麻,笑起来,“谁生气了,妾身就那样小气么,知道侯爷公务繁忙的。”

    又口是心非了一回。沈暖玉了解自己:不仅小气,还记仇呢。

    避免和他过多接触,趁着他这会和颜悦色的时机,挣扎着要从他怀里下地。

    “别动。”高凛西不打算放她下来,手臂箍在她腰间,“再坐一会,陪我说会儿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