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请输入你的名字 > 二十五·动心
    出了餐厅,阮蒙在同事的搀扶下叫了车离开了,肖乔跟在周光锦身后,亦步亦趋地往车位上走,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正百思不得其解,周光锦突然一屁股坐下了。

    路灯昏暗的马路边上,他坐着的身姿一点也不优雅、不霸气,甚至还有点憨。

    肖乔也蒙了:“周总,车在前面,我们还没到呢,你怎么就坐下了?”

    周光锦抬起头,认真地看着她:“小乔,我渴了,你去给我买点水。”

    男人睁着雾蒙蒙的大眼睛看着她,全然信赖的模样,还有点委屈,要星星、要月亮她都给,何况是一瓶水?而且,他叫她……小乔?

    肖乔当即一阵头脑发热:“好的老板,那您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啊。”肖乔走了两步又不大放心,“老板,尾生您知道吧,抱柱而死那位,你现在就抱着这根路灯杆别撒手,我真的马上就回来啊。”

    周光锦双手抱柱以示听话,重重地点了点头。

    肖乔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才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到另一条街买了瓶水,还买了一板解酒药。这时候,是个人都该反应过来,周光锦喝醉了,只是醉得不明显……且憨。

    饶是她已经分秒必争了,回到原处时还是发生了意外。

    周光锦是在原地坐着不假,可是周围却围上了三四个小姑娘,一个个脸色焦急……路灯有点暗,肖乔思忖着她们脸上或许是娇羞也说不定。

    “地上多凉啊,我扶你起来换个地方坐着好不好。”

    “你是不是喝多了,你的家住在哪里啊?”

    “对呀,你现在不能开车了吧,你家里有没有什么人能来接你,你的手机在哪?”

    就像一群妖精围着唐三藏,肖乔简直没眼看,她大步走过去拨开两个女孩子,义正言辞:“让一让让一让。”

    一直抓着路灯杆子的周光锦这才抬头,忽然松开了手,转而抓住肖乔的小腿,吐字清晰,用低沉地声音说:“接我的人回来了,你们走开。”

    肖乔心里蓦地一蜇,有一块地方哪怕竭力克制也悸动得厉害。

    小姑娘们不甘不愿地散了,临走前还有人上下打量着肖乔,眼底的艳羡都快要满溢出来了。

    “我送你回家。”

    肖乔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周光锦扶进驾驶位里,才傻了眼。

    她知道刚才不对劲儿的感觉是为什么了——她没有驾照,周光锦又醉成这样,谁开车?她英明神武的老板,跟对方拼酒之前就没想到这一点吗?

    “周光锦。”她弯下腰,放轻了声音,“你带身份证了吗?我叫个代驾,送你去酒店?”

    周光锦看了看方向盘,又看了看肖乔,手脚并用费力地从车里挣扎出来,严肃地说:“喝酒不开车。”

    还挺遵守交通规则的。

    呆呆的,又听话,全然不复平时的精英模样,莫名有点可爱。

    肖乔的心都忍不住荡漾,不自觉地就笑了起来。

    可是就是这个看起来呆又听话男人,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忽然直直地冲她栽倒过来,肖乔连忙接住,周光锦的脑袋于是稳稳地枕到了她的肩上。

    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十几秒,她想了很多,比如为什么她没有留下陆放的手机号?又比如为什么她当初要删了阮蒙的联系方式?以及为什么她又突然窃喜自己没有这两个人的联系方式?可是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在看见周光锦闭眼蹙起的眉头时,顿时都化为了乌有。

    人都这样了,还是得先让他有地方休息吧。

    她觉得自己挺有妈粉潜质的。

    尽管人已经醉得神智不清了,可肖乔还是恭恭敬敬地问了一句:“那您今天晚上委屈一下,睡我们家客房?”

    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个什么劲儿,又絮絮叨叨地补充:“我回国之后收拾出来还没住过人,就跟酒店一样一样的,床品可贵了,要不是因为看你今天为我挡了那么多酒,我还舍不得呢……”

    周光锦姿势没变,准确无误地启唇:“可。”

    …………

    第二天一早,肖乔被一阵嘹亮的尖叫声惊醒,在大脑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她拖鞋都没来得及穿,赤着双脚就冲到了客房,看清了客房的情形后,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周光锦茫然地坐在床上,脑袋上竖起了几簇呆毛,显出一副英俊但不太聪明的样子。

    他对面站着一个拉着行李箱的女人,正以一种相当细致的目光打量着周光锦,肖乔急忙小碎步走过去挡在女人的眼前:“林儿,你不是说你下周才来吗?”

    林儿挑眉,吹了一声不算响亮的口哨:“小乔,你可以啊,你这才回国几个月啊,就搞到男朋友了?”

    肖乔急忙摆手,撇清关系的样子说不上是惊慌还是心虚:“你可别瞎说,这是我老板。”

    林儿的目光更惊奇了:“可以啊,略过层层职场升级,直接打通Boss当老板娘了,不过你男神不是陆唔——”

    肖乔一个弓字步冲上前捂住了林儿的嘴,挤眉弄眼、咬牙切齿:“想让我死你就直说。”

    “肖乔。”

    肖乔闻言立刻回头,周光锦此时的目光已经恢复清明,两人视线相接,男人顿了一下,别开了视线:“回去把衣服穿好。”

    肖乔低头看看自己,她网购的印着她家包子照片的纯白T恤,长度几乎没过了膝盖,怎么看也和“不好好穿衣服”搭不上关系……周光锦究竟是活在哪个世纪的古董?

    可爱死了可爱死了!!

    心里的汹涌澎湃并不能阻碍她面上的恭敬,肖乔点头哈腰地往外退,顺便一把薅走还在看热闹的林儿。

    侧耳听见卫生间哗啦啦的水声,肖乔装着包,扭头对林儿说:“我还得去上班,你自己收拾吧,晚上再跟你聊。”

    “好。”林儿窝在懒人沙发上一边撸着包子,一边问:“你和那个周光锦……”

    肖乔“嘶”了一声,瞪她:“你还说!”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提到的老板就是他吧,但是或许是在你的床上看到他,总觉得他和你口中形容的不一样。”

    肖乔板起脸:“请你用词准确一点,不是‘我的床上’,是‘我们家客房的床上’,那还是我特意给你收拾出来的呢。而且你看我们老板那张不会爱人类的脸,你还有这种龌龊心思,就不觉得羞愧吗?”

    林儿的表情比包子还无辜:“看不出来啊,周光锦在你心里的形象还挺伟岸。”

    “那当然,毕竟是我的老板。”

    “除了老板之外呢?”

    肖乔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如果周光锦不是她的老板,在她心里会是什么样子?肖乔还真的试着想了一下,可是——

    夭寿了,她脑袋里已经被“可爱”两个字霸占了全部的空间。什么严苛、刻薄、高冷、冰山,甚至英俊、禁欲、高岭之花这些形容词,不管好的坏的,全都随风而逝了。

    林儿提高了音量:“可爱?!”

    ——原来不知不觉,肖乔已经将心里话说出了口。

    紧接着,林儿360度立体环绕的叹息声传过来:“乔啊,当你看一个人,无论他是什么样子、无论他做什么事你都觉得可爱的时候,就有点糟糕了。”

    糟糕了……

    真的糟糕了!

    最要命的是,林儿将包子撸成了凤眼儿,若有所思地问:“还有,孤男寡女,周光锦还喝醉了,你们昨天晚上就没发生点什么?”

    王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