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第807章 渴求幸福的【剑】

第807章 渴求幸福的【剑】

    “兄长大人,现在……能够感觉到幸福吗?”

    皇绯剑没有因为成了霸者而发生过多的变化。

    也没有变得更加具有棱角。

    反而比以往的印象更柔和,更有女人味了些。

    垂落左键的单马尾,透着一种不好的fg。

    她像所有经验丰富的武术家一样跪坐在地板上,因为可以随时拔出武器。

    剑横在膝上,是普通而又普通的剑。

    当然以她的异能,岂止是不需要考虑武器的类型,甚至连武器都不需要。

    “你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首先幸福这个概念我就不能够很好的理解。”

    皇太一对坐在距离不远处,正好是剑刃的攻击范围之外,不过,如果剑刃伸长或者动用真气的话,那还是没有办法躲避。

    “比如说……与在下的重逢。”

    不愧是皇绯剑的阴影,能够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的话。

    ”我确实是挺高兴的,而且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可是你要说幸福……感觉还真有点对不上。“

    皇太一老老实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在下明白,兄长大人的志向是整个天下。”

    皇绯剑看了一眼皇太一的距离,再看了看自己的剑,抓起剑鞘,连同里面的剑一起丢了出去。

    但她没有继续靠近一寸。

    “我不是,我没有……”

    皇太一根本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跑偏的。

    过了过了,就算是有一份专业拯救地球的工作也不能算得上什么志向,混日子吃饭罢了,都是虚名。

    “所以,在下始终想着,一定要以兄长大人为目标,虽然穷尽一生也可能无法企及……但是,只要在后面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追赶上一点点……就很满足了。”

    皇绯剑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胸口的起伏也开始显得夸张。

    而变化更大的,是眼神。

    那是盲信一般的执着。

    很危险。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皇太一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不会放松警惕。

    信任是一种危险的感情吗?

    是。

    因为陷入盲信的人才是最执着的,比爱和恨还要执着,因为这样的人不会被情感所左右。

    连思考都放弃了的人,怎么可能有正常的感情。

    “兄长大人……是在夸赞在下吗?”

    皇绯剑的眼神已经变得空洞了,可是,脸上却浮现出无比幸福的笑容,就像一个强行雕刻上了笑脸的木偶。

    “算……算是吧……”

    皇太一开始心虚了,他知道这种状态非常容易踩雷,更可怕的是还不能够确认到底哪里是雷。

    “真开心,为了兄长大人,在下所打造出的人人都可以幸福的世界……果然还是值得的……”

    皇绯剑的眼神依然空洞,却能够流出有温度的热泪,更恐怖的是笑容也没有任何变化。

    冰冷的无机物与拥有生命和意志的有机物,在这一刻仿佛失去了之间的界限。

    “他们很幸福么?”

    皇太一明知道肯定不是这样,却还是故意问道。

    如果这也算的上是幸福,脑子这种东西还是不要留着比较好。

    “是啊……不再有战争和饥荒,所有人只要付出劳动就能够活下去,这样的生活,一定是十分幸福的。”

    皇绯剑站起来,指着外面,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之中,已经无法逃离。

    “你确定么?”

    皇太一叹了口气,他知道只要顺着她说话就能够最大几率避免踩雷,可是,那样的话实在是说不出来。

    没有人得到幸福。

    就算是拥有力量可以任意对待平民的兄贵们也是一样。

    “是啊……在秩序的支配之下,好好运转着的世界。”

    “是吗?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现在那边在做什么?”

    皇太一指着据说是陵墓的位置问道。

    居高临下才发现那东西居然是个类似于盒子的构造,中间是空的,很多人正在一排排的被牵上来,推到里面去,在坑里挣扎。

    “明天,用反叛者的生命当做庆贺兄长大人到来的礼物,从此再也没有人反抗兄长大人了,在这个幸福的世界……永远生活下去。”

    皇绯剑的瞳孔终于像个生物一样动了一下,可是这个瞳孔放大的动作,怎么看都更加危险。

    “反叛者是不会被根绝的,你这样做毫无意义。”

    “没关系,一切反叛的萌芽都会被在下摘除,兄长大人只需要……享受这份幸福就够了,不需要思考任何事情……再也不用!”

    剑光。

    指尖当中弹出的剑锋直奔皇太一的后颈而去。

    压缩到一根针模样的剑锋,完全可以破坏人的一部分神经而不造成更大的伤害。

    也就是说——能够让人在意识存留的情况下失去行动的能力。

    皇太一知道她的“剑”不存在招架和防御的可能性,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

    剑锋看上去准确的穿透了皇太一的颈部。

    超高速度所引发的残影与真人无疑。

    “在这里!”

    皇绯剑随手斩断眼前的虚影,将剑刺向左斜后方。

    没有压制住真气的皇太一,无论逃到哪里都一定会在皇绯剑的锁定之下。

    难道,真的做不到么?

    皇太一在十分广阔的空间里进行着极不规则的移动,但皇绯剑却始终不动如山。

    她的指尖捏着一簇细细的利刃,看起来,可能只是在闭目养神。

    这种状况之下使用肉眼来判断位置,一定会遭受到干扰。

    无论如何,只有正确把握到气息的位置才是胜利的关键。

    正面突击?

    还是说……会中途变化?

    是正面!

    皇绯剑相信自己的选择不会错,假如是皇太一,他就一定会做出这样的行动。

    用刀剑撕裂人的皮肤从来就不是难事,从来没有用过真剑的道场里的小鬼,同样能够做到。

    用刀剑斩断人的筋肉,如果不追求完美的形状,不考虑会不会被反杀,只要有一把力气也很容易。

    想要用刀剑杀人,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至少,面前要有一个人,让你去杀。

    就像现在的皇太一,无论真假,终究是有可以进攻的破绽。

    无形的剑刃,同样是刀剑。

    刺穿人的身体,同样会鲜血四溅。

    皇太一同样是生物。

    会被杀死,也会被流血。

    穿透他左肩的针状剑刃,撕开的却是一个狭长的伤口,从锁骨侧面一直切开了肩部,只差一点,这只手臂就会当场落地。

    “冷静一下大脑吧!”

    砰——

    皇太一被斩中的瞬间也贴近了皇绯剑。

    殴打女孩子的脸,终究是不大好。

    已经挥出去的拳,没有犹豫。

    皇绯剑的身体在冲击的作用之下向后仰去。

    依然看不见神彩的双眼,空洞的注视着头顶的天花板。

    突然,飞向后方。

    这本来应该是很短很短的瞬间之内所发生的事,并不可能分成一个个段落。

    原因是大脑所受到的冲击。

    强烈震动令思考出现了断裂。

    当皇绯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身体已经深陷于墙壁的凹陷当中。

    “这一拳,你应该能避过去才对。”

    皇太一胡乱处理了一下伤口,痊愈是不可能痊愈的,更令他在意的是皇绯剑的反应。

    自己确实是有赌的成分,可是,皇绯剑的“手”中不会只有一把“剑”。

    而他事实上也做好了同时应对数支“剑”的打算,没想到就这么轻易地击中了。

    “因为……是兄长大人……给予在下的痛苦……是……身体的震颤……那样的感觉……能感到幸福……”

    皇绯剑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只是被击中的地方有一点骨裂,外加脸颊上与鲜血混杂的淤青。

    “你……真的要追求所谓的‘幸福’到这种程度么?”

    皇太一看着皇绯剑手掌慢慢摩挲着淤伤又好像真的借此能感受到幸福的模样,心中只有感慨。

    人的执着,能够扭曲到看不见上限的程度。

    “在下,生活在完全没有幸福的地方,最无力的人被任意践踏,抢劫来的东西被更强的人抢走,可是在下并不讨厌那样的世界,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咬着牙活着,心中始终存在着对幸福的渴望,最终,兄长大人的出现打破了一切,也打破了……在下的囚笼,也打破了一切。”

    说到动情的地方,皇绯剑的身体开始变红,散热的蒸汽一簇簇的喷发出来。

    “我或许放出了相当了不得的东西。”

    皇太一的思绪回到了过去。

    比野蛮人好不了多少,只知道凭着一腔热血与正义感行事的那个少女,而今已经有了剑豪的武者风范,虽然这个方向可能有点跑偏。

    从让冲动支配着身体前进,变成了能够承载剑之沉重的强者。

    但是,心中的那一丝阴影,依然无法抹去。

    不停放大的阴影,成为了扭曲的现实,是的,这不合情理,但确实出现在这里。

    “我明白了,一切原来都是因为我而出现的,都是这样啊。”

    既然不是巧合,那么,答案就应该水落石出了吧。

    “因为在下……想要成为兄长大人的样子……给所有人带来幸福。”

    皇绯剑再一度摆出握剑的姿势。

    “都说了不该是那样的……算了,解释也没有用,那就用剑来一决胜负好了。“

    “用剑?”

    “对,用剑。”

    皇太一双手轻轻抓握了两下,虚空攥住一掷并不存在的物体,将它指向对面的皇绯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