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第三百五十七章 鬼戏

第三百五十七章 鬼戏

    “这唱的是什么啊,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宋青玉搓着手臂道。

    “这是鬼戏,对,没错,这一定是鬼戏。”忽然,鲁晦惶恐道。

    “鬼戏?”叶青的眉头一挑,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

    “前……前辈,什么是鬼戏?”如烟战战兢兢地问道。

    鲁晦凝重道:“鬼戏,顾名思义就是鬼唱的戏,人唱戏人听,鬼唱戏鬼听,简单来说,鬼戏是给鬼听的,而不是给人听的,所以他们两个唱的戏,在我们听来阴森诡异,全身不舒服,就是这个道理。”

    “那……那有什么危险没有?”如烟问道。

    “鬼戏鬼听人不闻,人闻心神恍惚见鬼神……”叶青接话道:“意思就是说如果我们长时间听鬼戏,就会变得心神恍惚、魂魄不稳,很容易见到阴邪鬼魅之物,甚至稍一惊吓,就会魂魄离体,俗称丢了魂儿。”

    “当然,我们都是习武之人,这些不算什么,最麻烦的是鬼戏会将周围的孤魂野鬼吸引过来。”

    “你们看。”

    说着,叶青指了指河面。

    如烟顺着叶青的目光看向河面,只见不知何时,小船周围已经挤满了孤魂野鬼,还有更多的孤魂野鬼向小船的方向涌来。

    “啊……”如烟吓得秀目圆睁,娇躯颤抖,脚下一滑,向后跌去,眼看就要掉进河里,只见宋青玉上前一步,接住如烟,趁机将其搂在怀里,柔声安稳道:“美人别怕,有我呢?”

    旋即,宋青玉看向叶青与鲁晦,道:“两位,现在怎么办?”

    “你不是说有你吗?”叶青斜睨了宋青玉一眼,娘的,我们在这儿想办法,你在哪儿英雄救美,像话吗?

    “哦,我想想啊,他们两人不知道着了什么道,而且碰不得,挨不得,我们没法救,也救不了。”

    宋青玉邪邪一笑:“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将他们扔到河里去算了,一了百了。”

    “不……不能这样,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傅大哥啊。”如烟则从宋青玉怀里挣脱,梨花带雨地恳求道:“只要你们能救傅大哥,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们?”

    “什么都行吗?”宋青玉邪笑道:“也包括美人你吗?”

    “你……”如烟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只要你能救了傅大哥,我……我什么都依你。”

    “好好,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没想到美人你却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让人刮目相看啊!”

    宋青玉赞叹了一声,继而摇了摇头:“只可惜啊……”

    “可惜什么……”如烟急忙问道。

    “可惜我没办法啊!”宋青玉摊了摊手。

    众人:“……”

    没办法你搁这儿撩(骚)什么呢?

    浪费时间。

    “前辈,少侠,你们可有办法?求求你们了?”如烟看向鲁晦和叶青,恳求道。

    鲁晦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叶青则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啧啧,美人,别白费力气了,他们两个没救了。”

    宋青玉笑道:“不过美人你不用怕,没了你的傅哥哥,还有宋哥哥我啊,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保护你

    的。”

    如烟眼神一黯,好似失去了魂魄一样,摇摇晃晃。

    “你们动手,还是我动手?”宋青玉看向叶青与鲁晦,见两人沉默不言,宋青玉轻笑一声:“好吧,既然你们两个都不愿意当这个恶人,那就我来吧。”

    说着,宋青玉抬手凌空向两人拍去。

    “慢着。”忽然,叶青出声制止了宋青玉。

    “怎么?你想阻我?”宋青玉语气微冷。

    “别急,我倒是有办法可以一试?”叶青并未在意对方的态度,道。

    “你有办法救他们?”宋青玉和鲁晦齐齐看向叶青,只不过鲁晦的眼中是怀疑,宋青玉的眼中则是嘲弄。

    “只能说试一试。”叶青笑笑,然后在两人惊疑的目光中,叶青直接走向船首的摆渡人。

    “他想干什么?”鲁晦、宋玉书等人心中皆生出同样的念头。

    只见叶青走到摆渡人身前,先是躬身行了一礼,嘀嘀咕咕地说了一阵儿什么,随后从怀中取出五两阴金,递给摆渡人。

    然后,在三人震惊的目光中,那个除了撑船、查阴令外就像傀儡一样的摆渡人,竟然伸手接过了阴金,而且还貌似很客气地向叶青点了点头。

    下一刻,只见摆渡人手中的白骨篙杆轻拍在河面上,所有孤魂野鬼一哄而散,浑浊的河中出现一片巨大的阴影,就在小船的正下方。

    众人望去,只见那竟然是一个身穿戏服、画着脸谱之人,或者说鬼,其横着漂浮在河中,脸庞朝上,就贴在小船底部,嘴唇似动非动,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

    “鬼戏子?居然是鬼戏子?!”鲁晦惊呼一声,咽了口唾沫。

    不等鲁晦说完,只见摆渡人高举白骨篙杆,点在鬼戏子的眉心上,鬼戏子的身影如镜花水月般,慢慢消散开来。

    随着鬼戏子消散,一阵苍凉阴森的戏曲声,在忘川河面上飘荡开来。

    与此同时,静心和傅恒聪也停止了唱戏,身子一软,倒在船内,不过几人都能感觉两人只是虚脱了而已,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搞定了。”叶青向摆渡人道了声谢,转身走了回来,看向几人道。

    “你刚刚干了什么?摆渡人为什么会出手?”鲁晦问道。

    “没什么,就是给了摆渡人一些阴金,让他出手帮帮忙而已。”叶青笑道。

    “这也行?”宋青玉惊道。

    “为什么不行,没听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吗?”叶青耸耸肩。

    “还能这么做?”鲁晦和宋青玉相视一眼,面面相觑。

    “当然能了。”叶青肯定道,事实上,他刚才也是灵机一动,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还真行。

    “所以说,我们待会儿再碰到什么危险,交点儿钱就行了?!”鲁晦瞪着眼道。

    “好像,是的。”叶青摸着鼻子,虽然他很不喜欢对方的乌鸦嘴,但貌似事实就是如此。

    “合着我们忙活了这么久,到头来居然比不上几块金子?这也太现实了吧!”

    宋青玉颇为无语,旋即宋青玉看向叶青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可以用阴金收买摆渡人的?”

    “我不知道,只是试一试,没想到还真行。

    ”叶青隐瞒道,我能告诉你我在登船前就已经交过钱了吗?

    “是吗?”宋青玉神秘一笑,也未纠缠。

    “傅大哥,你醒了。”这时,如烟忽然惊喜道:“你没事吧?”

    只见昏倒的傅恒聪和静心相继醒了过来。

    “嗯,我没事?怎么了吗?”傅恒聪晃着脑袋,脑子里一片空白,还隐隐作痛。

    “我的嗓子怎么了?”

    继而,他觉察到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哑了呗。”宋青玉懒懒道,嚎了那么久,嗓子不哑才怪。

    “咦,你没事了?不对,不对,和尚我刚才好像着了道,怎么想不起来了,脑子有些乱?”静心拍着脑袋,砰砰作响。

    “别拍了。”叶青制止了静心,这和尚本来就不聪明的样子,再这么拍下去,岂不是更傻了?

    “是这样的……”

    叶青将刚才所发生的事儿讲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啊,施主你又救了和尚我一次。”静心听完,看着叶青感激道:“和尚我欠你两条命了,这样,你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找和尚我,杀人放火,在所不惜。”

    “呵呵……好。”叶青嘴角微挑,还杀人放火、在所不惜呢,果然是个假和尚吧!

    这时,弄清楚事情前因后果的傅恒聪,也向叶青道了声谢,不过仍旧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

    “呵呵,谢就不用了,把钱还我就行。”叶青笑了笑道,他对静心感官还不错,傻事傻了点儿,但很可爱,傅恒聪就不一样了,我救了你,你还给我摆出一副救了我是你的荣幸的模样,挺讨厌的。

    既然讨厌,讲不了感情,那就谈钱吧。

    “多少?”傅恒聪趾高气昂道。

    “五百阴金。”叶青淡淡道。

    “咳咳……”旁边,听到叶青的话,鲁晦猛然咳嗽起来。

    宋青玉也将刚喝到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

    别以为我们刚才没看到你只给了摆渡人五两阴金啊?结果眨眼的功夫你就翻了一百倍,好意思吗?

    船首位置,撑船的摆渡人也顿了一下,抬头看向船尾的叶青,忽然就觉得自己怀里的五两阴金他不香了?

    “这么多?”傅恒聪也一愣。

    “你觉得,你的命,他不值五百阴金吗?”叶青心安理得地反问道。

    “哼,区区五百阴金而已,给你。”傅恒聪冷哼一声,满脸不屑,挥手就掏出一堆阴金,扔给叶青。

    当然了,傅恒聪虽然脸上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但心里却在滴血,五百阴金啊,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但逼已经装了,他还能怎么办?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鲁晦、宋青玉两人也摇了摇头,他们本来也没想多管闲事,等看到傅恒聪这样子后,就更没兴趣了,人家有钱,不在乎,他们还多什么嘴啊。

    如烟则张了张嘴,但待看到叶青似笑非笑的眼神时,也自觉闭上了嘴巴。

    “回本了。”叶青满脸笑容地收起五百阴金,开心不已,不但花出去的钱收回来了,还盈余了不少,这波生意不亏。

    好吧,大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