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这个世界很危险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忘川奇景

第三百五十六章 忘川奇景

    “几位施主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心境太差,只是被十世孽鬼看了一眼,就差点儿引动了心中的恶念,阿弥陀佛……”

    片刻后,静心睁开眼睛,看着几人,目露不屑。

    “娘的,果然还是不说话的好,一说话就想打死你。”众人翻了翻白眼,不过看在静心刚才救了他们的份上,就不与他计较了。

    “咦,这位施主怎么还没醒,难道是和尚我的静心咒没用?”嘲讽完傅恒聪等人,静心注意到叶青仍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诧异道。

    可他话刚说完,只见叶青忽然睁开眼睛,一股精神波动一闪而逝,双眼灿若晨星。

    “你突破了?”静心一愣,诧异道。

    “嗯,小有突破。”叶青笑道:“多谢大师刚才的静心咒,才使我有所突破。”

    “哈哈,明心见性,得见如来,施主慧根极佳,与我佛有缘。”静心大笑道:“不像他们几个,心性太差,胸藏恶念,不是好人。”

    “众人:“……”夸就夸吧,拉上我们干什么?

    还有,同样都是被看了一眼,凭啥你就突破了,我们就差点儿着了道?你就这么秀吗?

    看着攀谈的两人,众人心里颇不是滋味。

    另一边,叶青一边与静心攀谈,一边瞅着十世孽鬼的背影,期望着十世孽鬼再回头瞅他一眼。

    他刚才突破,事实上与静心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因为十世孽鬼那一眼。

    十世孽鬼不愧身负无边罪孽,仅仅是一眼,就引动了他们心底恶念、欲望,而贪嗔、五毒、欲念等,皆是魔莲的养分。

    他在进入阴集前,使用了一枚金色龙蛇符文,只差一步就能使魔莲的第二片花瓣绽放,这次的欲念,正好临门一脚,使第二片莲瓣彻底绽放,踏足了洗神中期。

    所以,如果十世孽鬼能多瞅他几眼的话,对于他修炼《他化大自在天魔经》绝对大有裨益。

    可惜,人家孽鬼压根就懒得理会他,渐行渐远。

    “夫君,你的突破,应该与疯和尚没有关系吧!”叶青失望之时,耳边响起白绿水的声音。

    叶青挑唇一笑,你又知道了!

    十世孽鬼的出现,让众人原本放松的心神再度紧张起来,也让他们意识到,即便身处摆渡人的小船上,也不是没有任何危险。

    随着小船深入忘川与大雾,所闻所见也愈发奇异和瑰丽,亦愈发危险。

    有半身白骨半身琉璃的佛陀,一半佛一半魔,心善之人见魔,心恶之人见佛,见魔入魔,见佛皈依,差点使众人武道之心崩溃。

    有如梦似幻的巨大婴儿,于河面酣睡,睡梦中衍人间繁华,人生百态,当睡醒时则天地毁灭,沧海桑田,他们在看到婴儿时,差一点儿被拉入对方构筑的梦境之中。

    有身长百丈、身上长满眼睛的巨蛇于河底游弋,无数眼睛开闔间,血河忽清忽浊。

    有身如小山,肚大如十月怀胎孕妇,牛身人首的巨牛,鲸吞虎噬般吞噬着忘川河水,于河面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有艳丽无比的巨大蝴蝶,双翅煽动间天地响起无数哭泣哀嚎,万鬼齐鸣。

    ……

    各种离奇、瑰丽,却又充满了危险的东西,让众人大开眼界,而且随着深入忘川,血腥味也愈来愈浓,或是受到血腥味的影响,众人眼前也时不时会出现各种幻象,脾气暴躁。

    种种诡异,也让叶青彻底明白了摆渡人先前说的那句过忘川,心必坚是什么意思。

    忘川之中充满各种诡异与诱惑,若是心志不坚,十分容易就会发疯或者死亡。

    “呜呜……傅大哥,如烟好怕,如烟好怕,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呜呜……”如烟趴在傅恒聪怀里,呜呜哭着,梨花带雨。

    众人早就从一开始的轻松自若,变得惶恐不安,毕竟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死在这里?

    “这个……去内集这么危险吗?”叶青也看向身边的白绿水,心有余悸,要是早知道这么刺激,打死我特么都不来。

    “都说了,阴集乃是为强者和天才准备的,若是连这一点儿困难都过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进内集。”白绿水轻轻道:“事实上,我们在船上还是很安全的。”

    叶青眨了眨眼,你莫不是在逗我?

    “夫君你好可爱哦,绿水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白绿水轻声笑道:“夫君你有没有注意到,除了刚开始那些孤魂野鬼外,忘川中那些强大的诡怪并不会主动攻击我们,我们只是受到了那些诡怪散发出的少许力量的影响而已,所以只要意志坚定,心志坚韧,就能安全度过忘川。”

    “貌似,还真是的。”叶青想了想道。

    “傅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啊?”哭了几声,见傅恒聪这个舔狗没有搭理她,如烟有些奇怪地抬起头,却见傅恒聪双目无神,怔怔地看着河面,脸上挂着怪异的笑容。

    “傅大哥,傅大哥,你怎么了,别吓我啊!”见傅恒聪有些不对劲儿,如烟焦急道。

    “嘻嘻……”忽然,傅恒聪手捏兰花指,笑了一声,声音尖细柔媚。

    “他不对劲儿!”宋青玉一把将如烟拉开。

    叶青和静心自然也觉察到了异常,却发现傅恒聪除了一动不动盯着河面外,并未有其他异样,两人顺着傅恒聪的目光看向河面,但除了血黄、浑浊的河水外,什么也看不到。

    “奇怪,什么都没有啊,这个傻子看什么呢?”静心挠了挠光头,满脸不解,右手按在傅恒聪的肩膀上,道:“喂,你看什么呢?”

    “嘻嘻……你看奴家美吗?”被静心按住后,傅恒聪慢慢转头,右手捏了兰花指,声音娇滴柔美的好似撒娇的妙龄女子一样。

    “哎呀……你怎么变成人妖了?”静心被吓了一大跳。

    叶青则眉头紧锁,他在傅恒聪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诡异的气息,实在搞不清他怎么了?

    “傅大哥,你怎么了,别吓如烟啊!”如烟带着哭腔,道:“求求几位公子救救傅大哥,如烟求求你们了。”

    “尊姨娘莫上气细听端详,

    都只为苏宝童越律反上,

    秦驸马领人马去到沙场,

    皆因为小奴才性情莽撞,

    因此上带石锁关在书房,

    小奴才砸石锁性烈狂妄,

    不料想金水桥妄自逞强……”

    傅恒聪手捏兰花指,扭着妖娆的步伐,竟然唱起戏来。

    而且还是著名的《斩秦英》。

    傅恒聪明明是七尺男儿,但此时的神态比勾栏青楼里的美人还要勾魂,身姿步伐比二八年华的妙龄女子还要夺魄,声线音准比著名的名伶旦角还要诱人。

    “这唱的比戏班里那些名角好听多了,一定能名动天下。”众人紧张之际,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忽然响起。

    能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话,毫无疑问就是脑子少了一根筋的静心。

    “和尚我来看看,这小子莫不是女扮男装吧!”

    说着,静心竟然真的伸手抓向傅恒聪的胸部。

    众人:“……”

    娘的,这种情况下,你居然真敢上手,不怕死吗?

    还有,检查就检查吧,你抓人家胸干什么,而且看你熟练的样子,这事儿没少干吧?

    这莫不是个假和尚!

    叶青倒是点了点头,静心看似大大咧咧,不着调,但实则并非全无防备,左手捏着佛家的狮子印,狮子印在佛家中有戒定本心,降服妖魔之意,所以静心估计是想看用佛家的狮子印能不能唤醒傅恒聪,如果遇到危险,也能第一时间招呼上去。

    在静心碰到傅恒聪身体时,傅恒聪身子一颤,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旋即又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而且伸手摸着静心的脸庞。

    “咦……”静心嫌弃地缩了缩脖子,汗毛倒竖,急忙退了回来:“和尚我没辙了,你们想办法吧!”

    “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无语。

    “我试试吧。”宋青玉开口,但话音还没落,只见静心的双眼忽然变得浑浊起来,如先前的傅恒聪般,嘿嘿傻笑了一声。

    下一刻,静心也张嘴唱了起来,声音粗犷豪迈,颇具韵味。

    静心也中招了?

    叶青等人一惊,下意识远离了静心几步,静心刚碰了傅恒聪,就忽然不对劲儿了,难保这其中没有什么关联,还是小心为妙?

    只是小船就这么大,他们想退,也退不到哪里去。

    好在静心和傅恒聪一样,只是自顾自地唱着。

    别说唱的挺好,要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叶青还真不介意坐下来听上一听。

    唱着唱着,两人可能是觉得还不够嗨,竟然换了一出戏,男女对唱,你一句,我一句,唱的陶醉无比,不亦乐乎。

    “怎……怎么办?”如烟哆哆嗦嗦道。

    “你不是说试试吗?上吧!”叶青看向宋青玉。

    “呃……要不直接扔进河里算了?”宋青玉原本想利用精神秘法试一下看能不能救傅恒聪,但看到静心的下场,他还是决定换一个方法。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叶青点了点头。

    “你们不能这样,求求你们救救傅大哥他们。”闻言,如烟大声祈求了起来。

    “开个玩笑。”叶青也只是顺嘴一说,不到万不得已,他自然不会这么做。

    可他也没办法啊!

    “要不……再观察一下。”鲁晦建议道。

    “那就再听听!”宋青玉不羁道。

    “嗯,别说,他们唱的还挺好的,倒是可以解解闷。”叶青耸了耸肩。

    叶青也没其他办法,要是没有其他人,他倒是可以问一下诡经,可惜现在不止有人,还有鬼,所以现在只能等了。

    刚开始,还算正常,只是渐渐的,叶青几人发现,静心和傅恒聪唱的戏,变了味。

    不再是最初的美妙动听,而是变得阴森诡异,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