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世有弦月 > 第五百零六章:浮出水面,如何抉择(四)

第五百零六章:浮出水面,如何抉择(四)

    得人恩果千年记,受人花戴万年香。

    耿微得意道:“即便那先秦王夫妇二人,再能掐会算,事无遗漏,可有一事,他们仍是不及,比不过苏季大哥。”

    苏季好笑,若是换个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耿微故意在为他吸引仇恨呢,因知晓其为人,方才明白,因为有江湖中人的习性,惯会斗胜的。

    如今也只是为他不报平罢了,不过此风不可长,虽是为人好,也得知其中好坏才是,这样的脾性不改,将来再遇心思复杂的,恐怕被人耍得团团转呢,

    也得教耿微明白,需知这世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也不可能永远的一枝独秀。有了这一层考量在其中,苏季也不似先前的随意了。

    他道:“微弟何出此言也?季子如今这般模样,还得了他二人相助,方才能化险为夷,还有何能与之相论的。”

    “苏季大哥你忘记了,六国如今拧成了一股绳,还是你提出的合纵呢,秦国再强,也不可能同时越过六国去。这事儿,他们没法子解开。

    只要六国合纵存在,秦国便无出头之日。”耿微说着说着,越发来劲,甚至有种错觉,此时的他亦在朝堂,而非山野。

    然耿微亦有自知之明,自已只是不傻,但是远不到聪明的地步,若非当初跟着苏季身边,观其行事,经其点拨,远不能明白这些事。

    毕竟离自已太遥远了,还是这般逍遥山水间的日子,适合他耿微。正如苏季所了解的那般,耿微确实只是想为他打抱不平而已。

    “季子师出鬼谷,微弟莫非又不记得了?”苏季佯问道。

    耿微嘿嘿一笑,“哪能呢?苏季大哥除了自身聪慧,更是有了这一奇遇,方才造就了你,也拯救了微弟。”

    嫣儿虽不太懂朝堂大事,可是好歹也在随国生活过一段时光,多少听出些味儿来,可是她本身便对这些不感兴趣,又见苏季意在耿微,更不会多言。

    察觉身子已经舒服多了,便提出起身去屋外走走,苏季有些担忧,“嫣儿不若多休息,你连日奔波,先前又晕倒了。是我俩一直谈事,吵着你了。”

    嫣儿笑着摇头,道:“季子无须自责,是嫣儿许久不曾见过山中美景了,欲一观之,放心罢,我不走远,就在屋子周围转转,有事便唤你们。”

    苏季拗不过对方,便教稍懂歧黄之术的耿微,为其探脉确认无虞,方才放心教对方离开。

    耿微:.....他是否不应出现在此处。

    瞧了整个过程的耿微,虽然对方一个虚弱,一个受伤,可是自私就没有关心关心他呀,好歹也是一起逃亡过来的呀。

    被两人你劝我,我劝你,刺激得快要暴走之时,嫣儿终于踏出了房门,耿微的眼红也退了去,也不知这两人有啥好腻乎的。

    左不过一人门外看看山间景色,另一人在门内聊聊朝堂风云,片刻后又能见着的,方才你浓我浓,好似生离死别似的。

    当耿微这么大一个活人不存在似的,只在有探脉时,还能记起有这么一位“大夫”的存在,可真够教人感动的。

    幸好,随着嫣儿出了房间后,那股子奇怪的氛围,总算没有再出现,教人十分的不自在。可是耿微高兴得太早了。

    即便少了一人,另一人也能创造出那样的氛围来。

    二人谈话之际,苏季时不时往外探望一眼,生怕对方走远了,抑或是山间来大风刮走了,还是有猛兽将人叼走了。

    动作频繁,教人想不注意都难。

    耿微觉得自已可能有些待不下去了,但是先前苏季说的,又很是在意啊,遂决定快刀斩乱麻,“苏季大哥方才说你出身鬼谷,与秦国能解开你步下的棋,又有何关系?”

    “关系自然是极大的,季子出生鬼谷,又非唯一子弟,自然有旁人在侧了。

    与季一同求学的,还有无忌师兄,我二人所学,无所差。

    季能办到的事,他亦可也。”苏季十分坦然的说着,可是听在耿微耳里,就像是一块巨石,落在湖中心里,溅起了极大的水花,久久不能平静。

    原来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苏季,竟然有人与他有相同的本事,那么苏季会就此被人遗忘,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吗?

    转念间又想到了一事,他道:“无忌公子虽是苏季大哥的师兄,早年也有盛名,可是自入了秦以后,便不甚出彩,如何能与你相比。”

    愈说愈觉得靠谱,耿微又道:“便是无忌公子能解你的棋局,可是苏季大哥一定会有办法再次得胜的,对罢。”

    “我二人旗鼓相当,自然办法攻克对方。可是这样无休止的斗下去,季子是为了何人?季子又为何要去做?”苏季认真的问道。

    此话倒是当真讲耿微问住了,愣怔半晌后,呆呆的回话,“苏季大哥为何不愿意了?即便那赵王盍负你,可是还有其他国家呀。”

    “这些话,先前就答复过你,怎的又忘了?秦国将来如何,季子不敢推断,可如今君王秉性及用人,六国诸君多有不如也。

    无忌师兄比季子幸运良多,遭逢巨变,还能得遇明君。”说着羡慕人的话,可是耿微能听出来,苏季是真的在为对方开心。

    此时也顾不得魏无忌如何,耿微脱口问道:“苏季大哥这是当真打算,将来不再参与朝事了?”

    苏季点了点头,又道:“此乃其一也,还有其二。”

    “何故?”

    在回答之前,苏季又望了一眼,门外笑颜如花的嫣儿,似乎又回到了初见之时,那明净无垢,无忧无虑的时光。

    忽起一念:或许一直在这山间过活,嫣儿便不会再整日忧愁了罢?

    耿微也跟着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到嫣儿转身踱步的身影,他迟疑问道:“苏季大哥此举乃是因为嫂子?”

    “因嫣儿又非嫣儿也。”苏季这回答,像是答了又像是没答。

    耿微对于不懂的事,向来是有一探之心的,他问,“苏季大哥这话,微弟着实不太懂,可能解说一二?”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