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大道惊仙 > 第0259章 雷霆手段

第0259章 雷霆手段

    第0259章雷霆手段半步神皇庚仲云的眼珠子也是一跳,缓缓合了双目,隔断了眼前的一切,表示不参与进去。

    追随云佬的三位太上长老也知道清重,他们的修为只与被封印的庚仲明相若,敢闹腾的话,反掌就被封了的结果。

    所以这三位也阖了目,表示我们不参与此事。

    而庚仲飞和另两位就尴尬了,之前他们可是帮着庚仲明说话的。

    三大太上长老不由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了。

    八公主吩咐一声,“你们立即去查封了‘异宝楼’和庚仲明一脉,一个不许放过,彻查之后,无辜者放还!”

    “遵使相法谕。”

    “……”

    八公主一摆手,收了封存庚仲明的‘琥珀结界’和‘阴阳五行天’,再次落坐,一脸威严,环视诸臣。

    一直不甚服气的大宗正庚仲良也垂下了头去,他也是准备在庚仲明闹腾开之后帮忙的,现在却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此时,七大神帝都在嘀咕‘阴阳五行天’是什么东西呢,居然一出手就封印剥夺了庚仲明的本命法器,这个真是太歹毒了啊,谁扛得住这种打击,不如一刀斩了头死去更痛快好不好?

    剥夺本命法器,境界必然跌落,这比直接杀了你更叫你痛快万分的。

    这‘阴阳五行天’是真正的皇基大术,‘混沌阴阳法’和‘混沌五行法’组合而成的绝天大神通,在这个大神通中能融入诸多的三千大道神通,这个‘天’中就是万劫难复的巨坑,谁入了也别想再活着出去,唯死而矣,除非施法者放了你。

    那‘大道葬神术’是攻伐屠戮的神通,但比起‘阴阳五行天’也差了太多,不是一个层次上的神通。

    阴阳天中还隐着五行天,你说你有多大能耐,能逃出这两重混合的‘天’?神皇都不敢说能‘履险如夷’。

    就这一下,八公主就震慑了金廷第一流的强者们,让他们再不敢妄动。

    “诸殿君,今日廷议至此吧,你们各殿也出去从旁协助其它五殿做事,若能抓住漏网之鱼,本宫赏三千大道神通一门。”

    “啊……谨遵使相法谕。”

    十一殿君顿时眼珠子都红了,赶紧行动,赶紧去捕漏网之鱼啊,能换三千大道神通。

    顷刻之间,十一殿君如飞疾走,全数消失在了枢殿之上。

    这时,只剩下了三位府君和大宗正‘义亲王’庚仲良,以及端坐的七大太上长老‘神帝’们。

    那庚仲飞这时咬着牙道:“老夫受庚仲明小贿,助纣为虐了一把,老夫在此承认自己的错误,并将这些来收受的贿物全数退出来,还望使相明查啊……”

    他这是低头认错了,不然庚仲明就是他前车之鉴,现把他咬出来时,他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八公主淡淡言,“你这太上长老,不以身作则,却助长歪风邪气,你肯退还全部贿物只是其一,本宫要封你的宝库,你也休想隐迹修行什么神皇大道,可暂为枢廷使吏,为本宫跑腿做事,对这个处置,你可有疑议?”

    当然不会轻轻松松放过他,认个错就完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庚仲飞瞥了眼八公主手中把玩的琥珀球,里面封印着庚仲明这个大蠢货,自己若不遵从,顷刻间便与他命运相同了。

    “无疑议,请使相查封飞脉宝库,飞愿为枢廷一使吏,以赎前罪,还望使相开恩赦罪。”

    “哼,你好生做事,三千大道也不是不能传授给你,明白了?”

    “明白。”庚仲飞出席跪叩,“愿为公主殿下效死!”

    他后面的两个老古董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了,出席直接跪落,“自请封库,愿与飞长老同罪,愿为枢廷使吏,以赎前罪,望公主殿下开恩,我等愿效死命!”

    什么太上长老不长老的,什么都不比上命更重要,变成琥珀中的囚虫,才是最悲哀的,万事皆休矣。

    这时候都没谁耻笑他们,反而有点羡慕他们的命运了,居然顷刻间就转换了角色,成了八公主的死忠死士,行啊。

    然而,死忠死士不等于‘心腹’,两者之间的差距大着呢,心腹是受信用的人,死忠是你单方面的态度。

    三大府君面面相觑了。

    义亲王庚仲良心里哆嗦了,这几位一投了八公主,不知要咬出多鸡毛狗碎,他这个大宗正还好得了啊?

    他眼角余光不由瞄了下玄祖庚仲云,却见庚仲云正微不可察的颌首。

    庚仲良也就慌忙出位跪下,“庚仲明私赐绝宝一事,良亦知情,未能向枢廷举其不良,也是罪过,庚仲明此人,多用廷库秘宝贿赂众人,良也收了一些,肯请使相,容良一脉将贿物退还枢廷。”

    “哼……受庚仲明好处的人多了吧?”八公主扫了眼三府君,三个人都垂下了头,满目怆慌。

    八公主又道:“传本宫法谕,廷枢臣僚,过往有收受非赐之物,不论是不是庚仲明所贿,一律于三日内交于器宝殿,三日内未归还者,一经查出,封印革器,没收族库一切资产充廷,下至一般廷员,上至皇族太上长老,此谕于宣布日计时,文枢府拟旨诏告金世吧。”

    文枢府君出班领命,“微臣领旨!”

    这位府君就退出枢廷赶紧去拟诏谕了。

    八公主看了眼还撅着屁股跪在那里的义亲王庚仲良,淡淡道:“庚仲良……”

    “微臣在。”

    “你知律而逾,罪加一等,但念你自认其罪,本宫也不深究下去,但是,你觉得你还适合坐大宗正的位置吗?”

    “呃,微臣引咎辞职便是……”

    再想不到,八公主一鼓作气,把长老会和宗仁府都给扫了。

    但玄祖也不准备吭声,自己还有什么折腾的能量?不看庚仲明这个隐廷君顷刻势崩?举脉全封,子嗣同罪,这族算完了。

    庚仲良可不想成为下一个被重点打击的目标,现在装孙子正当其时啊。

    “哦,那你以为,谁可担当大宗正一职啊?”

    八公主不肯轻易放过他,居然让他举荐下一任大宗正呢,这一手来的妙不可言,更能堵住众口悠悠。

    庚仲良如同吞了只苍蝇一样恶心,可也不敢表露出来,忙道:“微臣保荐‘金楚王’庚仲英出掌大宗正府。”

    金楚王庚仲英,那是八公主的胞弟,亲血亲脉的亲弟弟。

    “你觉得的合适?你这个混帐东西,你想坑本宫是不是?”

    八公主随疾言厉色,但眼里却没有多少真怒,但是戏还是要演的嘛。

    庚仲良心中瞬间掠过百万头草泥马,但他还得为自己的保荐堆积更多的谄词赞美,“……使相明鉴,金楚王殿下仁义无双,无人不知啊,其乃我皇族中天赋智慧最强之楷模,若其不能出掌大宗正府,再无它人矣,微臣死谏!”

    “微臣附议!”

    “微臣附议!”

    “附议!”

    “……”

    剩下的两大府君,神武府君庚仲联、天武府君庚仲华、还有庚仲飞等三位太上长老,一起跟着‘附议’了,他们都知道金楚王庚仲英是八公主胞弟,这个举荐万无一失,别看八公主嘴硬,还骂庚仲良,其实就是在做戏嘛。

    “本宫觉得不甚妥当,再议吧!”

    八公主还真有当帝王的智慧心术,一个再议等于定了调子,大宗正非我弟莫属啊,你们要是懂事,下次再主动提议呗。

    大家也都明白了,推让过三四次,这个事就能定下来了,还落一堆贤名呢。

    要知道这大宗正府可不得了,全部皇族都在宗正府掌握着,剥籍、除爵、分赏、诸如此类的事权统统都由大宗正掌控,庚仲良心都滴血了,不仅失位失权,还要把受的贿物如数归还,有一件归不到位被谁咬出来,那又是一场祸事,真要被这么折腾过两三回,他庚仲良一支也就散了,必然泯然于众。

    不过今日还好一些,没有把他们当重点打击,只是失位归宝,如果和庚仲明一个下场,那真正是灭脉之惨祸。

    也是庚仲明做的太过了,一直以来掌握着‘宝资府’暗中架空廷君,早被廷君一脉恨到球根上了,八公主有机会折腾他自然是不会留手的,直接除绝,不给他一点机会,只看剥夺他本命神器的手段就知道,杀之亦不惜,皇权之争,历来惨烈。

    只整惨一个庚仲明就把大形势梳理了出来,倒是八公主乐意看到的一个局面,总不把金廷诸臣全整了吧?那金廷会元气大伤的,虽说八公主有底气,有三千大道培养心腹班底,也不愿太折腾,因为有些人只需威压利诱,绝对能叫他们认清形势。

    如果连形势也看不清的,那死了也是活该,肯定没人同情这种蠢货。

    八公主这时把目光投给了半步神皇,这个庚仲云始终是一根剌儿,因为他的境界地位和威望太高了。

    “云佬,金廷之弊可谓沉苛,今日虽略为整治,却也只是皮毛,未知云佬可有良谏?”

    “……”

    庚仲云也大该料到这八公主的矛头最终会指向自己,因为自己的威望境界都对她是绝大的威胁。

    “御枢使此言甚是,正所谓不破不立,老夫准备提议长老会,即日重开廷君大选,立新君,建新制,竖新风,定新律,革除以往一切弊端,不知御枢使以为如何?”

    好气魄,好一个半步神皇。

    “此谏不小,不如明日廷议吧。”

    “善!”

    既然提出来了,那就让这个消息先传播出去,让所有廷臣大员也有个心理准备。

    等明日议时,大家或许就想的差不多了吧?

    很明显,庚仲云这是要把八公主推上‘廷君’之位啊。

    八公主心里当然很清楚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