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大道惊仙 > 第0258章 就拿你祭旗

第0258章 就拿你祭旗

    第0258章就拿你祭旗八公主如今的威仪太盛,真没人敢在她面前放肆,所以她一番话讲完,没谁当面置疑予她难堪。

    “……四大府君、十六殿君、皇族长老会太上长老、皇嗣宗仁府大宗正留下,其它人都退廷吧。”

    随着八公主的吩咐,未被点名的也就一起退下了枢殿。

    皇嗣宗仁府大宗正也算个角色,执掌皇室宗族的人物,一定意义上代表宗室,是不能小觑的,尤其这个大宗正庚仲良是那位半步神皇庚仲云的玄孙,他的影响力就更大,甚至在皇族的长老会中都有他的影响力存在。

    这庚仲良自己也是半步神帝的境界,一但晋升了神帝,他也就有了参选‘廷君’的候备资格,当然,以他的实力还不能够进入‘正选’,甚至去参与‘挑战’,不到达‘神帝巅峰境’的高度他也不敢上‘廷君擂’去现眼。

    一般来说,晋至六阶神帝之后,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炼制自己的半绝品神器,没有半绝品神器的神帝是没有竞争力的,而庚仲良有半步神皇的玄祖,又加力对他培养,所以他在五阶神君境就已经搞定了一件半绝品神器。

    半绝品神器就是六阶神帝最基本的配置,如果没有这个配置的神帝是不会公然抛头露面的,这样的神帝只会丢丑,但凡敢坐在公众面前摆资格的神帝,那都是拥有半绝品神器的‘神帝’。

    长老会这些老古董们,必然人手一件半绝品神器,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留下诸位是说一件事。”

    八公主环视所有在座者,这些人都是五阶神君以上的,一个个面色如常,淡然不动。

    “……先要问一下执掌宝资府的府君,宝库中那件半绝品神器‘庚皇青天斩’还在不在?”八公主望着二伯庚仲明问。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到了‘宝资府’府君庚仲明的脸上。

    庚仲明眉锋微微一蹙,“‘庚皇青天斩’在自然是在,不过前一时间,先赏赐给了一位功勋卓著者,此事正要提交廷议,既然使相问,今日不妨议一议……”

    所有面色现出古怪神色,哦,你早赏赐出去了?没人问你也不提交廷议吧?现在上面问了,你便顺水推舟来议一议?

    不过,谁都没有讲话,概因庚仲明暗行廷君之权,大家私底下谁不清楚啊?

    所以庚仲明也没把这事当个事的看待,他掌着宝资府,宝库丹库皆在他掌握之中,他的子嗣们都是拥丹亿万的主儿,什么宝资宝料都不愁,金源之都五大宝行之一的‘异宝楼’就是他几个子嗣合营的,号称金世第一宝楼。

    八公主转过头,望着长老会七神帝,淡淡问道:“未经廷议,未经长老会决策,就把一件半绝品神器先赏赐了出去,本宫想问一问长老会,这种行为算不算触犯廷规?算不算违背长老会的法限?”

    这句象一颗炸弹,在枢殿上震响,此时所有人明白了,八公主登廷第一日就要拿她二伯庚仲明开刀祭旗。

    庚仲明面色微变,旋而又露出一丝不屑,淡淡扫了一眼长老会的七大长老。

    半步神皇的庚仲云仍垂目寂静不动。

    其中一位老古董名叫庚仲飞,他先开了口,“此事,本长老是知晓的,宝资府君也有提过,长老会的情况诸位皆知,要议一次事也不易,都在隐迹修行,冲击神皇大道,总不能为一些俗务纠缠,大致上不违背赏惩规定,是可以先行赏赐的,正如仲明府君所言,既然今日都聚齐了,补议就是了嘛,也不是多大的事……”

    其它的神帝中居然有两三个颌首的,表示同意这个说法。

    庚仲明脸上的笑就露出了嘲讽意味儿,你爹都要规规矩矩的做傀儡,你一上来就想翻大盘?你以为你是谁?可笑。

    十六殿君中,除了八公主日前拉拢的五位,其它十一殿君也都露出丝轻蔑神色。

    众人的神情变化,八公主都收在了眼底。

    她又望向长老会主事的大长老半步神皇庚仲云。

    “云佬你是长老会主事大长老,对这件事也是这么看的吗?”

    八公主居然在迫半步神皇庚仲云表态。

    枢殿中的气氛顿时就有些寂死。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庚仲云这尊半步神皇的脸上,他的表态显然是至关重要的。

    庚仲云微启双目,神光闪耀,盯着八公主,一瞬间他就在八公主的眼底看到一丝‘火气’,那是一丝带着紫青色的火焰,正在她眼底的深处熊熊燃烧,这叫半步神皇心里微微咯噔了一下。

    难道此女今日不光要拿庚仲明祭旗?还要向长老会开一刀?她有这样的魄力?还是有这样的底气和实力挑衅长老会?

    一瞬间,庚仲云心念电转,权衡着利害得失,双目微阖了一下又开启。

    “……庚皇青天斩赏赐出去的事,老夫还真的不知情,但就以廷规法限论,确实是有一些逾矩的,而长老们多潜踪修行不能事事参议,也是个实际情况,这个事要说清楚,也是不易啊,要不,仲明府君,你先把赏赐拿回来?”半步神皇果然是老奸巨猾的,和了一把稀泥,又把球踢给了宝资府君,你做的好事,让长老会扛?你真够聪明的啊,庚仲飞帮你说话,说明在这事上是吃了你的嘴软,可老夫并没有见到一分实惠,你就想糊弄过去?你想多了吧?

    半皇云佬的话没多大毛病,他首先就说自己不知情,又说如此做有违规之嫌,又言长老会定议确实不便,最后还让府君先收回赏赐,可以说他把人情法理都占尽了。

    而八公主更听得出来,云佬这态度分明是想置身事外的,老家伙果然是狡猾。

    他不和八公主撕破脸,说明他心里还指望着和八公主谈大神通的事呢,这更是他此次出来的最大目地,岂能因小失大?

    而七大神帝中,至少有三位是云佬的忠实支持者,他们纷纷点头颌首。

    “云佬所言正是,此事确有逾矩之处。”

    “嗯,云佬说的不错,我等两三个也不知道此情,就是飞长老知晓吧?嘿嘿……”

    第二位跟着发言的就把屎盆子扣到神帝之一庚仲飞头上去了。

    “确实,我也不知此事,飞长老未与我讲过。”

    七帝明显分成了两股,支持云佬的三位,和庚仲飞一起的两位,他们估计是被庚仲明这宝资府君重贿的目标。

    这时庚仲明强硬的表态了,“赏赐出去的东西,岂有再追回的道理?请长老会明鉴,这事关系到廷枢和长老会的颜面。”

    啪!

    八公主拍案而起,冷冷盯着二伯庚仲明,“你明知道此事关系到廷枢和长老会的颜面,还一意孤行?你眼里还有长老会和廷枢?前此日子我就听说你那四子大吹法镙的说你多大多大的权力,把半绝品拿回家给自己子嗣,你要是赏给了别人,本宫还不揭这个事落你脸面,你却把庚皇青天斩赏赐给了庚仲生这个神王境的废物,假公济私,想瞒过世人之眼?你是不是以为天下人的眼睛全瞎了?”

    谁也没料到八公主突然就暴发了。

    宝资府君庚仲明脸色红涨,脖子青筋暴起,羞愤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也拍案而起,“庚仲蓉,你不要太放肆,即使你是御枢使,也不过是代理廷权,大事皆要廷议,从尊长辈份上论,我是你二伯,你眼里还有忠义孝道?你父亲在此也不敢如此对我无理……”

    “庚仲明,你要倚老卖老也不是不可以,但理法大于天,规矩就是规矩,你带头破坏廷规法限,本宫这个御枢使就有权问你的罪,你假公济私的还少?你诸子开设的‘异宝楼’里有多少是从廷库里搬过去的?你又认为诸人眼都瞎了吧?”

    庚仲明怒哼一声,“这种无实证的话,我劝你不要乱说,这是廷议,你以为小孩儿过家家呢?哼。”

    “要证据,好吧,”八公主冷笑,“威武殿君何在?”

    “微臣辛未仁在!”

    辛未仁直接出班稽首行礼。

    “法察殿君何在?”

    “微臣庚仲扬在!”

    法察殿君庚仲扬出班稽首。

    “审刑殿君何在?”

    “微臣辛东辉在!”

    审刑殿君辛东辉出班躬身稽首。

    “巡监殿君何在?”

    “微臣辛东梁在!”

    巡监殿君辛东梁应诺出班稽首。

    “器宝殿君何在?”

    “微臣辛武耀在!”

    器宝殿君辛武耀应诺出班稽首。

    这五位殿君除了‘巡监殿君’辛东辉是八公主当初举荐的老人,其它四位都是日前被她拉拢过来的。

    此刻,廷殿之上的气氛骤变,万没想到八公主仅仅用一日时间就拢络了几位殿君。

    长老会的七大神帝面色微变。

    庚仲明的脸色更阴沉。

    八公主道:“你们五大殿联手,即刻起查封‘异宝楼’,审刑殿捉拿嫌犯,法察殿主察此事,器宝殿全面协理,巡监殿维护法统,监控混乱,威武殿震慑一切,但凡敢拒查拒封拒捕者,杀无赦!”

    “谨遵使相法谕!”

    五大殿君轰然应诺!

    而此刻,所有人才发现,这五大殿君都在极短时间内提升了境界修为,本来他们最多就是神君后期境,十六殿君中也不是没有巅峰境的神君,但只有三四位,可是眼下这五殿君,居然统统都是半步神帝境的至强者。

    难道这就是投靠了八公主的‘实惠’?

    这也太实惠了吧?直接提境界?

    其它十一殿君都望着这五位快都崩出眼珠子了,以前自诩不凡的三四位巅峰境神君都傻眼了。

    “你敢?”

    庚仲明暴吼一声,这位宝资府君是真的急的,要是‘异宝楼’被查封了那可完了,被拿出来当证据的就太多了。

    “大胆庚仲明,在枢廷之上,你敢咆哮执枢使相?你真是胆大包天,威武殿君,给本宫拿下此獠!”

    “喏!”

    辛未仁跨上一步,冷冷瞪着‘宝资府君’庚仲明,“庚仲明,你以卑犯尊,抗法逾矩,廷规难容于你,束手被擒吧!”

    “哈哈哈,笑话,本府君乃四府之尊,位极廷枢,你小小殿君也配拿我?还不退下?御枢使的乱命,你也敢从?”庚仲明也是豁出去了,今日闹翻,长老会未必不会支持自己,关键是看自己扛得扛不住?扛不住,长老会落井下石也是有的啊。

    他话罢,又对其它三尊府君道:“三位同为府君,可要坐视此等其辱?长老会诸位长老会也要坐视廷乱?”

    辛未仁冷哼一声,“拿你是正拿,你假私济公,为祸廷枢,几乎把宝资库都要搬回你家了,你还有脸在这说这些屁话?既然不束手,那就莫怪本殿君了,‘混沌天象法’……”

    混沌天象法五个字出口,就自带震慑属性了,满殿皆惊。

    七大神帝都瞪了眼。

    看来八公主果然把三千大道‘混沌天象法’传了下去给这几大殿君。

    其它四大殿君也跨上一步,纷纷出口喝声。

    “混沌封印法!”

    “混沌天罡法!”

    “混沌诸天法!”

    “混沌万相法!”

    五门三千大道汇成的神通巨网,兜头盖脑就砸向了庚仲明。

    极其恐怖的法力之网让枢殿都为之颤抖。

    庚仲明脸色惨变,他想不到八公主在这等着他,居然给他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要‘坑’了他。

    “想拿我?哼……辛帝绝魂剑,出来吧!”

    庚仲明也是要拼了,吼出了自己的本命神器‘辛帝绝魂剑’,这是一件半绝品的神器。

    八公主冷哼,随手一指,“阴阳五行天!”

    砰!

    一个阴阳法罩,内中滚滚五行法链,直接就将‘辛帝绝魂剑’罩在其中。

    “封!”

    八公主又冷冷吐出一个字,那‘阴阳五行天’法罩骤然一个收缩,就听喀嘣喀嘣的异响。

    庚仲明遥生感应,惨哼一声,跌退了三步,一口金血狂喷出来。

    下一刻,他的本命神器‘辛帝绝魂剑’就被剥离了他的本源,再不是他的东西了,而的境界直接就跌落,从巅峰境跌到了神帝初阶,迎头又赶上了五大神通结成的法罩,一瞬间就落入其中,变成了一个‘琥珀’中的囚虫标本。

    琥珀结界中龇牙怒吼的庚仲明只剩下了一个标本形象,谁都知道他完蛋了。

    太上长老庚仲飞神魂哆嗦了一下,本要跟着庚仲明闹一场的,但这时也不敢再动了。

    其它殿君更不用说,噤若寒蝉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