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异世三国 > 第632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632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他们说,是主公死前叮嘱他们投降的,就连战死的庞德,也在万般无奈之下选择自刎。”

    此言一出,众将哗然。

    曹丕脑袋嗡地一声,暂时失去了思考能力,脸色顿变煞白。

    杨修先是一喜,差点就要迎合郭嘉的话。但瞥眼间见郭嘉虽然也是怒气冲天,但绝无问罪之意,眼珠一转,试探着道:“军师言下之意……”

    “哼!这自是史辛的计谋,找一个荒唐的借口,通过这几人之口,蛊惑人心,动摇我们的军心,最后的目的,不就是要把我们这十五万军一口吞没吗?”

    说到这里,郭嘉变得更加激动,不小心牵引了内伤,大声咳嗽起来。

    杨修叹口气,事情果然没有那么顺利啊。郭嘉和主公积怨太深,即使曹仁等人说的是事实,甚至面对面解释,郭嘉也不会再相信了。

    听闻此言,曹丕这才松了口气,从新坐直道:“军师所言极为有理,如今我们应该如何处置?”

    既然郭嘉聪明反被聪明误,认定史辛用奸计害死曹操,就是说他跟自己站在了同一阵线,完全可以为自己所用。

    郭嘉好不容易止住咳嗽,脸色却憋得通红,缓了好一会儿才缓缓道:

    “如今只有一条路可走,我听说李儒等人已经接纳文若和公达的五万大军,相信也不会拒绝我们。我们不该进入襄阳,而是改投司马懿。实话说,我到现在也不相信他二人会真正投靠司马懿,到时想办法和他们取得联系,暗中发展实力,拉拢或者分化他内部的人,未尝不可与史辛和司马懿周旋一番,起死回生!”

    这个想法和曹丕不谋而合,曹丕一拍大腿,连声道:“妙计啊,妙计!”

    众将已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只好高声附和。

    突然有一把清朗的声音不合时宜道:“军师,曹仁和许褚典韦两位将军一直是父亲的心腹大将,他们的话也不可全盘否定,我想里面一定事有蹊跷,需再查明清楚。”

    说话间,曹植摇头晃脑地走了出来。

    众将一听,议论声起,都觉得有一些道理。

    曹丕惊出一身冷汗,喝道:“子建,休得胡言乱语,快快下去!”

    曹植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反而走前一步,企图说服曹丕,“大哥,这番话可是我分析了很久才得出的结论,你且听听……”

    “我不听,子文,把你二哥拉下去!”

    曹彰快步出来,挽住曹植的胳膊,嘴里说着好话,半强迫地把曹植拉了出去。

    他生性耿直,平时跟待人和善的二哥曹植最好,与大哥曹丕反倒有一定的距离。但这时是讨论军要大事的时候,容不得曹植的书呆子性格发作,一旦触怒了曹丕,可不是玩笑的。

    因此,把曹植拖出去,也是救他的一种做法。

    没了曹植捣乱,军帐内响起一片声讨史辛和曹仁等三人的叫骂声。而后郭嘉建议,在场所有人签订一份承诺书,表明到了司马懿阵营后仍誓死效

    忠曹丕,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云云。

    承诺书自然由曹丕保管,这是他控制诸将的法宝,扼住了他们的命脉。

    同时,他也对郭嘉的缜密心思感到佩服。

    夏侯惇和夏侯渊是宗亲将领,二话不说就签了,其他人本来就忠诚,现在的情况也是骑虎难下,也都纷纷签字。

    曹丕故伎重演,眼泪纵横,发誓有有朝一日一定手刃仇人史辛,以慰曹操在天之灵。这里面亦真亦假,真者他始终心怀天下,杀史辛是必走之路,假者他亦心知史辛并非真正的杀父仇人。

    郭嘉等人同仇敌忾,同时也被曹丕的孝心感动,终于正式拜了主公。

    “主公,军师,此时已过亥时。我们不宜离开军营太久,请尽快布置接下来的行动计划。”张辽沉声道。

    杨修暗暗点头,心里赞道:张辽不愧为五子良将之首,一点也没有松懈。前后不过两刻钟时间,这就急着回去了。

    曹丕虽然不舍这十万大军,但为了稳住史辛,只有硬着头皮执行计划,拖延时间:“好,来人,取军事地图!”

    帐外应了一声,接着就是护卫跑远的脚步声。

    张辽皱眉,既然召集众将开军事会议,怎么连地图都没准备好?但想到曹丕经验不足,大概也是乱了方寸,只好忍住不说,心想只能以后找机会提示了。

    这时曹彰独自走了进来,却不见曹植。

    杨修好奇道:“三公子,二公子呢?”

    “二哥他……唉,还是坚持己见,说要一个人静静。”

    众人都了解曹植的性格,虽然和善,但却是一股子牛脾气,当下也不作多想。

    护卫去了很久,众将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才姗姗来迟。

    曹丕假意训斥了几句,放他离开。

    未等展开地图,忽然帐外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喊道:“不好啦,史辛杀过来啦!张郃将军被抓住了!”

    众将吃了一惊,脸上色变。

    待出得大帐,外面已经乱成一团。没了将领们的管束,士兵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冲乱撞。

    不多时,有败军回营禀告,张郃确实被抓住了。

    原来,史辛把军权全盘交给诸葛亮和周瑜,在黑暗中把曹军后方的十万大军围了个结结实实。

    为了达到突袭的最大效果,诸葛亮更制定了一个活捉张郃的计划,让阵营内速度最快的甄宓和张宁飞入空中,伺机而行。

    此时的张郃被蒙在鼓里,早因为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军报扰乱了头脑。他一方面派人通知曹丕,一方面骑着马到处稳定军心。

    甄宓和张宁在夜空中本就隐蔽,算准位置之后从天而降,一片残影之后,张郃的咽喉被百合伞的伞尖抵住,张宁控制着水元素,边飞入空中边阻挡来自地面的远程攻击。

    这个过程很顺利,两人把张郃捉回本阵。

    史辛早已领着童渊李彦等候多时,甄宓把张郃放下,与张宁回身往前杀去。

    史辛拉着张郃的手,喟然道:“张将军,早在邺城一战之时,我就向袁氏三位公子表示遗憾。河北四庭柱之三已归我阵营,想不到曹公从中作梗,把你劫了去,让我气闷许久。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将择主而事,这次可不能与将军失之交臂了。”

    张郃铁青着脸,“你害我两代主公,说什么也不能如你所愿。杀了我吧!”

    这时童渊走了过来,训斥道:“张郃,主公宅心仁厚,哪一次不是袁绍和曹操首先发动战争?况且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难道我们应该束手就擒?”

    “主公?”张郃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童渊,“前辈,在冀州的时候袁公三翻四次拉拢与你,赐予珠宝财富无数,也换不来你一句“主公”,如今竟然……”

    童渊一挺胸膛,大声道:“不错,主公雄才大略,一心为民,以尽早结束乱世为己任。这样的能人岂是以玉真令要挟于我的卑鄙小人可比,这一句“主公”我叫得心悦诚服!”

    李彦也劝:“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三位公子以及旧日同事皆在主公帐下效命,你何必再冥顽不灵?”

    张郃依然犹豫不决。

    史辛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无非就是曹操的死因问题。

    “张将军,你们都被曹丕骗了,曹公不是被我杀的!”

    当下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直把张郃惊得目瞪口呆,最后才道:“如果张将军仍然不信,可以先到我军中稍候一段时间,到时见到曹仁等三人,自然真相大白。”

    被人所挟,张郃不同意也得同意,何况他内心确实有些动摇了。

    史辛也不心急,好言相劝几句之后,派两名鹰部兄弟把他安排在后方,好酒好肉伺候着。

    此时前方已经杀声滔天,放眼望去,可以通过火把的移动方向,了解双方的战斗情况。

    群龙无首的曹军毫无章法可言,火把散乱,但大体上有一个移动的方向,那就是前方的曹丕主阵。

    而史辛的各路战将,领着各自的队伍大杀四方。五行营、陷阵营这两支特殊部队正如两把尖刀,在敌阵中来回奔驰,把他们的阵营切割成一股股更加散乱的小阵。

    这是一场一共投入三十万兵力的大战,这也是史辛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识到周瑜的统御才能。比起稳中求胜,面面俱到的徐荣,周瑜的眼光显得更加远大,真正做到了把战术与战略完美结合在一起。

    简而言之,就是徐荣会从军事角度上调用所有的能力和资源,赢下一场仗。而周瑜不止要赢,还要赢得轻松,赢得漂亮,赢了之后还能给主公带来最大的政治效益。

    这体现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能不杀敌就不杀敌上。陷阵营和五行营把敌人分割开来,进一步瓦解他们的士气,就是出于这种考虑。

    这不仅需要准确的政治目光和运筹帷幄的智力,还有与将领间密切的关系,以及非凡的个人魅力,不是为人木讷、性格耿直的徐荣可以办到的。

    fpzw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