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转,舍,离 > 《我在白天贩卖夜晚》10(完)

《我在白天贩卖夜晚》10(完)

    男人身吸了一口烟之后笑着:“我不知道你们知道多少,所以我想先问问你们都查到了一些什么?”

    “村里的孤儿,小文是你女儿小文妈妈死后,你就失踪了”大海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男人点着脑袋站起了身:“出去说吧,有的事情我老婆也不能知道”

    男人带着我和大海下了楼,女人自然有所发现询问道:“国正,去哪?马上吃饭了?今天好不容易我让保姆休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想露一手”

    “我带他们两个去一个朋友家,朋友失眠我给他叫的服务我刚刚在楼上说明了一下状况,我看要去一个小时吧?你们先吃,不行回来我自己热”国正淡淡的说

    女人非常的不情愿,但也没有多说

    国正上了水务的车,我和大海也坐了进去

    有些不安,但没什么办法

    国正开着车,带着我们去往了海边

    鹿港是海边城市,所以这里的水转换机还会被要求供应给内陆的城市地区

    这一条国道,基本上来来回回的都是运送水的大罐车

    旁边还在施工,似乎要建造一条新的南水北调的线路

    将净化过滤的水往内部缺水的城市运输,从而省去汽运的成本

    车开到了水务公司的门口,保安直接抬起了杠杆

    保安只认车子显然根本不在意开进去的是谁,国正带着我们到了内部的员工停车位停好

    随后往里面走去,那是非常嘈杂的声音

    几十台机器正在运转,将海水抽上来之后通过一整个工厂走廊进行过滤

    国正带着我们上了二楼,这里可以俯瞰一楼的设备

    而且二楼只要关上门,隔音和减震的材料几乎能将外面的噪音消减到无法感知的程度

    国正笑着:“壮观吧?六年前我来到这里那时候小文应该干出生满月,你们猜我在这里干什么?”

    我和大海自然回答不出来

    国正做了一个动作,双手贴在一起合上之后打开

    “保安?”我反应过来

    “猜对了,文凭都没有,我能做什么?这个世界就是那么现实,我就是门口的保安”国正说道这里长叹了一口气指了指身后的房间:“现在呢,这里的房间都是我的”

    “因为你取了你老婆?”大海反应过来

    “这里是家族企业,鹿港最大的家族企业也是现在联合国最大的企业从彩妆到医药、科研、运输、食品、工业、点子产品、到如今的水务谁能想到,大老板的女儿会看上我一个保安她是他们家的三女儿,那时候他父亲一直在这里看着水务公司因为这是新公司,又是未来最值钱的行业所以她也因此一直来看她的爸爸,这给我制造了机会我就是那个抬杆子的人,而我每一次看车子开进来都会下意识的去帮着指挥倒车她可能是缺乏父爱吧,我很快就上位了车间组长、车间主任、部门经理、部门总监、总经理、然后是ceo三年时间,我爬到了最高位并成功结了婚那天我就得到了这一家水务公司,并且成了形象代言”国正说道这里摇着脑袋

    “为什么你越说越难过?”我不解的说

    “爬的越是高?就越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我成为代言人的第二天?我才看见了那一份文件文件里明确的指出了这些过滤后的水还会会带来什么疾病那是根本无法过滤的水,其中的有害物质大多数来自日本当年的核废水排放”男人解释道从手机里打开了当年的新闻

    我和大海此时才恍然大悟?那是日本投放的核废水

    但时间过于久远?在太阳伞之后水源枯竭从而开启的海水转化淡水

    “石油烃、多氯联苯、那些本来就是没办法过滤的水源,里面的物质根本没办法分离轻则内分泌紊乱?重则神经错乱或者猝死但如果公开这个事情公司倒闭是小事这就意味着告诉所有人已经没有水资源了,这个时候如果大力开发地下水资源得到的结果就会是毁灭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国家的概念了?国家都联合在一起成了联合国知道这个事情真相的也只有部分领导级别的存在?和我们这些水务人员的高层而我们会给富人提供有限的地下水,去确保优生优育至于这里整个生产线全部自动化,没有人工就是怕被发现这个秘密而这个秘密也将会被永久的掩盖下去”国正解释道

    我和大海面面相聚,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

    我们想着怎么改变人类的睡眠质量?去预防可能发生的猝死

    但如果我们的方向望去都错了?最大的问题来源于水源呢?

    “这秘密永远不会被公开,当年岳父能看上我也是因为我是孤儿如果哪天我说出了这个秘密,我可能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而我是孤儿,消失了也不会被人发现你们做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太正义了”男人说着打开了书柜?里面是一把水果刀

    我反应过来转头开门,才发现门居然被锁死了

    大海试着敲打着玻璃?才发现玻璃有几层厚叠加在一起

    房间里格外的安静,工厂则一直有噪音

    这一整个地方?形成了一个密闭空间也就意味着我们死在这里,永远不会被发现

    我看着大海?大海从包里拿出了云梦机

    我自然明白大海想要干什么?但我配合不了

    国正冲向了大海?大海将机器甩给了我

    大海冲向了国正,将其按倒在地

    国正的匕首插入了大海的后背,而我拿着云梦机按在了国正的脸上

    我打开了机器,国正睁着眼睛一阵情况射入双眼

    国正发出了惨叫,而大海此时也已经有些支持不住了

    国正推开了大海,随后开始摸自己的双眼

    什么都看不见了,国正大喊着抓着匕首对着空气一顿挥舞

    而我此时躲在角落不敢出声,我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放出了音乐扔向了墙角

    国正果不其然顺着声音朝着角落跑去,对着墙壁和手机的角落就是猛刺

    我偷摸摸的贴着墙走到了办公桌前,拿起了桌上的座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我说明了事情,随后俯身去看大海

    大海的面色煞白,但还醒着只是说不出话

    我们应约听到了警笛声,但这也太快了吧

    ……

    一个月后

    精神病院的最里层,我被用拘束服所在床上

    太阳格外的耀眼,身旁就是没窗帘的窗户

    我旁边的床,大海昨天被治好带了过来

    我们嘴里都被塞着胶布,国正被抓的当天新闻却根本没有报道水务场核废水过滤的事情

    只是报道了国正因精神问题蓄意行凶得事情,水务公司并没有停运而是换了一个新的代言人

    而我们永远都想不到,大海制造的云梦机会成为我们每天用来镇定的工具

    门口的护士走了过来抓着云梦机笑着开口道:“好了,该睡觉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