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仙宫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剑谷修行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剑谷修行

    既然如此,叶天不再犹豫。

    依靠强大的体魄,他顶着那些不断刺击过来的剑气继续前进。

    剑谷之中,越是接近深处,其剑气越强大。

    如果只是剑谷外围的这种程度,叶天完全可以依靠仙元和体魄抵挡住,根本起不到锻炼的目的。

    越是往前走,冲击过来的剑气越是密集。

    到最后已经成了一片剑雨。

    茫茫剑雨中,叶天感受到了一股直达心肺的阴寒气息。

    仅仅只是纯粹的剑意,就让刺激得叶天头脑内脏一阵寒冷,差点动弹不得。

    冲天剑光瞬息而至,直接冲向叶天的眉各大要害。

    体魄无比强悍的叶天竟然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匆忙之间,他意识到自己不能用要害硬接这杀气森森的剑气。

    愚蠢,叶天连忙躲闪。

    嗤拉!

    一声轻响,他脖颈与肩膀的连接处,出现了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这一剑只差一点直接砍在叶天的脖颈上。

    只是饶是如此,他也不好受,伤口出被鲜血瞬间染红,甚至能够看到内部的森森白骨。

    叶天用手捂住伤口,立即运用金身不朽功以及仙元暂时封堵伤口。

    只是这个过程中,他再次受到了大量剑气的凶猛袭击。

    叶天这次没有一味地闪躲。

    在不断闪避的时候,叶天还不断挥动拳头猛烈反击。

    这剑光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他只是闪避的话,不一会就会被封死躲避的空间,然后被这些剑光直接洞穿要害。

    这剑气如果只是打中非要之处还好说,叶天还能用金身不朽功给恢复过来。

    不过,他的要害之处并没有高强度的防御。

    毕竟他的仙元修为还是不到火候。

    一旦命中要害,叶天内脏肺腑必定会遭遇重创。

    就算是金身不朽功也不可能在瞬间恢复内腑的伤势,这样的内伤,他只能硬抗。

    到时候,就算是叶天体魄强大,生机旺盛,也是禁不住这种程度的伤势。

    只是纵使叶天使用所有手段来躲避打散那些剑光,不过这些剑光不但凌厉绝伦,而且就跟活人操纵一样,灵动无比。

    这些剑光总是最要命的时刻,以最难以躲避的角度猛烈攻击叶天。

    不一会儿,他的身上又多了几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不过他却丝毫不在乎也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伤势。

    尽管叶天知道只需要自己后退一步,就能躲到剑光没有那么强大的区域。

    不过受伤流血的他双眼中精光大盛。

    就像是战神一样,那怕是流血不停,浑身都能散发出无穷精力和战力。

    叶天不但没有后退,反而硬是顶着剑光继续向前走了一步。

    双眼放光的他竭尽全力开始躲闪剑光,同时在最为恰当的时候进行反击。

    一段时间的历练,叶天已经大体看出这些剑光的规律。

    或者说,他更加适应了道尊修士的战斗。

    以前的时候,叶天习惯上用仙元来防御全身,出拳时也是整个拳面都附带仙元。

    不过现在,在大量剑光的威胁下,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精准地控制仙元来集中防御。

    为了最大可能地节省体力和仙元,叶天攻击时,都是将仙元收束起来。

    这样不但攻击力大增,而且让他可能更加长时间的战斗。

    一拳一拳又一拳,叶天几乎不用动用念头,就能本能地使用莲花步。

    莲影步根本无用。

    叶天尝试过了,这些剑气仿佛能够自动锁定他的本体。

    所以,这就非常考验他的眼力和莲花步的基础身法。

    因为这些剑光的速度是非常快的,要靠着基础身法躲避,叶天就不能有思考的余地。

    心中一去思考,反应就慢了,然后就会中招。

    第二个,叶天完全不能错过时机。

    他必须在最佳的时机躲开这些剑光,因为之后他还要面对其他剑光的攻击。

    只要叶天身形稍微慢一点就会陷入重围。

    只是剑光太多的话,局势就会变得非常复杂,这个时机就变得非常难以把握。

    有时候,不但要考验叶天的眼力、意志以及控制力,甚至还有一点运气成分。

    他必须要拼一下,才能最大程度地躲开这些攻击。

    短短的时间,叶天穷尽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他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躲避这些剑光。

    除此之外,他的脑海中再无其他念头。

    先是一柱香的时间!

    接着是一顿饭的时间!

    到最后,整整一个时辰过去了!

    叶天一步也没有他退,用惊人的意志和实力躲过了剑光的攻击。

    只是到了这时他全身上下,基本上没有一处好地方。

    每一处都是血淋淋的,只是看一眼就让人感到心疼的厉害,叶天感觉自己好像经受了千刀万剐的酷刑。

    这滋味当然是非常地不好受。

    只是就算是面对这种凌迟处死一般的修行,叶天也没有想过放弃。

    他的双眼中仍旧饱含着战意。

    “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我必须休整下再来。”叶天随即退出剑谷禁地。

    因为一枚通行令牌可以让他进行一个月的试炼。

    所以叶天完全不着急。

    他知道这也是急不得,然后叶天就回到了自己房间中。

    走出剑谷的时候,两个剑堂强者看了一眼鲜血淋漓站都要站不稳的叶天,然后同时面露惊色,两人心中分别冒出一个想法。

    “又一个武疯子!”

    “可惜不是我们剑堂弟子。”

    第二天,等到叶天再次出现在剑谷之前时,两个剑堂强者更是惊讶地发现叶天身上的伤痕几乎全都都好了,只留下一些不起眼的痕迹。

    就算是以两名道尊高手的见识,两人心中也为叶天那强大的恢复能力感到惊叹。

    如果不是不能确定叶天的剑道天赋到底是怎么样的,两人都有抢人的想法了。

    虽说内宗弟子几乎不会转换门庭,不过偶尔也是有例外的。

    毕竟,有时候修士会挖掘出新的天赋,本来适合自己的山堂就不一定适合了。

    再次进入剑谷禁地后,叶天跟昨天一样进行修行。

    这一次,坚持了更长的时间,走到了更为靠近剑谷最深处的地方,然后他受了更严重的伤势,遍体鳞伤、血肉模糊还不算,就连内脏也是受到了震荡。

    现在,叶天所在的地方,剑光中已经蕴含了更高层次的剑意。

    如果不是有着虚空造化图的增强精神力和感知力,在那样的地方,他一刻钟都坚持不下去,会瞬间被那些凌厉剑光撕成好几块。

    晚上,叶天竭力地运行金身不朽功,散发出强大的生命力来恢复自己的伤势!

    在他的感觉之中,他似乎将身体中每一个细胞的力量都调动出来。

    这些由金身不朽功炼成的强大生机不断修复着他的身体。

    即使这过程,叶天要经受身体撕裂的痛苦,同时他也几乎多少休息时间。

    不过,他也是没有一丝一毫地放松。

    两个剑堂强者也是见识了何为真正的疯子。

    在他们看来,叶天这不是在修炼,而是在玩命。

    他们甚至觉得这样修行下去,叶天一定坚持不了几天。

    就算没有剑光杀掉,这个小子的身体也一定会崩溃。

    然而三天过去了,叶天还是在坚持着。

    七天过去了,尽管每一天这个小子都是被被剑光割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不过第二天却仍旧能够完好无损、斗志高昂地再次出现。

    两人委实不明白叶天是那里来的动力这些修行的。

    两个道尊二重天的剑堂高手见多识广。

    他们知道身体的伤势是有着很多手段可以化解的。

    不说是家族的积累,就算是一些特殊的功法以及极品丹药,都是能够达到这种效果的。

    只是这样修行非常考验修士的意志和潜力。

    不过精神上的疲惫和伤害在叶天这个境界几乎没有办法化解。

    身为强大剑客,两人只是看一眼叶天身上的伤势,就能知道这个小子步入了那个区域。

    要知道那个地方的剑气,本身就带着伤害神魂,刺激神识的威能,叶天修行时还要经历小刀割肉一样的痛苦,这样精神受到的伤害会更大、更加难以恢复。

    不过就算是这样的修行,这样的精神伤害,叶天还是坚持下来,这不能不让两个剑堂强者为之侧目。

    到第二十天的时候,两人剑堂强者终于打破了寂静。

    其中的白发道尊先是开口了:“这小子日后必成大器,不是普通修士啊。”

    “是啊,你说这小子能够踏足那片区域。”一边的银发道尊也是为叶天的表现感到震惊。

    现在,两人丝毫不怀疑叶天能不能坚持三十天。

    他们在意的是叶天能不能踏足那片剑谷宝地,那是所有剑道修士都梦寐以求的修行宝地。

    只是那个地方只有真正的天才才能踏足,而且不是不肯努力意志薄弱的天才,必须同时兼具毅力和天赋才能踏足那片区域。

    白发道尊楞了一下有些迟疑地说道:“不太可能吧。要进入那个地方,除非有非凡的悟性,否则需要极高的剑道修为才行。”

    以两人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叶天身上没有一点剑道修行的痕迹。

    这样的修士再怎么样不可能踏入那个风水宝地吧。

    “按常理来说是这样的。只是我总感觉这个小子不能用常理来看。”说到这里银发道尊微微一笑:“要是真的让那个小子得到了这个机遇,倒也是一件好事。这么好的徒弟,白白便宜了风老鬼可不成。”

    两人相视而笑。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还能用心地守卫禁地的,大多是那种前途无望,不过对于道院真正热爱的。

    不管叶天是那一个堂的人,他终究是仙鸣道院的弟子。

    这样的天才在两人看来自然是越多越好,只有下一代成长起来了,他们仙鸣道院才有未来。

    叶天不知道两位剑堂强者对自己有这么高的期望。

    现在,他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思考其他的东西

    二十天过去了,叶天满脑子都是修行以及和那些越来越冰冷、越来越强大的剑光斗智斗勇。

    他白天在剑谷禁地中“享受”万剑围攻的战斗,夜晚则是拼了命一样地修行。

    这样的修行完全超越了常人所能承受的极限,不管是对体力、意志还是实力都是这样。

    剑谷中,叶天已经到达了一个以他的修为根本不应该踏足的区域。

    结果,他只是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就被轰了出来。

    为了继续深入,为了在那片区域立足,叶天只能选择白天历练,夜晚不断苦练之后再苦练。

    为了应对那些越来越凌厉玄妙的剑光,他不但要修行金身不朽功,还要参悟虚空造化图。

    因为那些剑光对精神的伤害越来越大,如果不借助虚空造化图的力量,叶天只要一接触那些剑光就完全动弹不得,然后被那些剑光轻易斩首。

    剑光的震慑、速度、锋利程度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叶天只是被碰到一下,立即会遭受痛彻骨髓的疼痛和折磨。

    同时,他的意志也会被削减。

    为了应付这种程度的剑光,叶天他只能让自己完全透支到最极限的地步。

    然后借助虚空造化图以及金身不朽功,叶天将最身体最深层的潜力全部激发出来,然后彻底汇入到精神和体魄上。

    他每一天都必须保证自己的实力得到了增强,而且是那种没有一种最大程度的提升。

    为此,叶天真的是赌上了性命,拼尽了所有意志。

    即使是叶天也感到自己确实到达了极限。

    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根绷紧的弦,就看是他先突破自我,突破剑谷禁地,而是他最终被剑谷禁地打败。

    到了现在,叶天的目的早已经不局限在变强,而是突破到剑谷最深处。

    这些天的修行,他对剑道的感悟更加深刻,离着无形无相的境界更近了一层。

    每一次用虚空造化图修补被剑光造成的精神伤害,他都会在眼前重温那些玄妙无穷、凌厉锋锐的剑光。

    由此,他的身上也渐渐有了一种犹如出鞘宝剑的锋锐剑意。

    叶天自然不介意让自身的剑道变得更强一点。

    毕竟,剑道的杀伤力是有目共睹的。

    至强剑道确实能够做到一剑破万法。

    要不是,叶天积累深厚,在那些剑光面前,他早就败下阵来。

    相比于同级修士,叶天完全是碾压的,不过不管是莲花步还是劫雷拳,面对凌厉剑光时总是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这就是剑道的可怕之处,剑道就是杀道,这种舍弃了防御和挪移的仙法有着惊人杀伤力。

    有虚空造化图的帮助,叶天相信自己很快就能掌握剑道的精髓。

    然后,他就能重新施展自己的惊世剑法。

    到时候,他的实力会更上一层楼。

    因为有了剑意的加持和认知,叶天越来越清晰地感知到在剑谷最深处有种特别的力量。

    那股力量就像是纯粹到了极点的剑意,就连他身上的那股剑意都被那股至纯剑意给吸引地蠢蠢欲动。

    叶天马上意识到,这剑谷禁地另有玄机。

    这三百内宗贡献实在是太值了,不但能够找到一个修行变强的绝佳场地,还附送了这么一个大机遇。

    这样的好事也只有仙鸣道院这种底蕴深厚的道院才能见到。

    叶天愈发感激那个给自己介绍了这个地方的王执事,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他非常庆幸先前自己选择了去找了这王执事探寻了一番,而不是自己随意修行。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是二十九天过去了。

    这一天在完成白天历练后,叶天在进行苦修时,只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出奇地好。

    他全身的生机连同心脏的跳动都是蓬蓬勃勃,充满了难以想象的生机。

    直到轰隆一下,叶天感觉心脏出迸发出一股强大的血液。

    接着他体内的杂质被尽数分解,积累在身体中潜能和生命力也化为了无穷的力量。

    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就像是火龙一样在身体内外上下。

    惊人的力量和能量在叶天的身体奔腾咆哮,让他炙热难当。

    最终一股金色的光芒在他全身闪耀开来,这股光芒和那些强大的热量能量一起沉淀在他的骨髓中,最终这些力量和叶天的骨髓血液内脏融为一体。

    而叶天在剑谷中受到的千百道剑伤所形成的死皮和伤痕,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恢复。

    这些多日形成的死皮不停地慢慢脱落了下来,好像龙蛇蜕去旧的皮肤一样。

    叶天能够新生的皮肤比之前更加新的皮更加坚韧结实,就像是在他皮肤下面多了一层厚实的皮膜一样。

    宛如新生的躯体充满了难以想象的爆发力。

    这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缺陷的体魄,叶天的这幅身躯强大无比,动如灵蛇,静如玄龟。

    他完完全全地将金身不朽功修行到了极限境界。

    如果只是靠他自行修炼是不可能到达这个境界。

    这其中一定有着鸿蒙至尊虚空本源力的功效。

    只是虚空本源力的潜能终究会耗尽的。

    叶天明白自己终于把鸿蒙至尊的虚空本源力全部炼化。这为他之后的修行打下了最为坚实的基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