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续章132 御羊飞行

续章132 御羊飞行

    刘长安先吃了地瓜叶润口,再尝了尝观音鸭,秦雅南做的鸭子并不难吃想到秦雅南和鸭子难吃的故事,刘长安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捧着碗,散发着温柔娴淑气质的秦雅南

    有点表演的成份,可男人不就喜欢这种吗?就像绿茶人见人骂,但是绿茶总是很有市场,身处其中的男人们总是会在想,她对我是不是特别一点?

    别以为只有长得漂亮的绿茶才有市场,很多长相一般甚至偏下的女孩子,不一样把男人玩弄于臌胀之中,然后暴露以后,让众人惊叹,肿么茴四?

    真正的绿茶,都知道男人永远吃这一套,很多男人心思都很简单,她对我那么温柔,她觉得我很特别,或者可以开始尝试喜欢一下她?

    有秦雅南想到绿茶,并不是说秦雅南就是绿茶,只是想到了原来竹君棠绿茶婊和老茶饼的一些话而已,刘长安再吃了一口樟树港辣椒

    未曾想过这种湘阴樟树镇的辣椒现在能如此高价,在网上也有售卖几十块钱一斤的

    能说这种几十块一斤的就不是樟树港辣椒了吗?当然不能,商家住在樟树港,在樟树港找片土……哪怕用个剪孔的营养快线瓶子种一棵辣椒出来,那也是樟树港产的辣椒

    餐厅里正宗的一份樟树港辣椒清炒,大概在人民币两百元左右,能有几两……高档商超一般在四百到六百一斤……也有更贵的

    樟树港辣椒炒宁乡香猪肉,算是把湘南本土最好的两种常见食材,做成了最土味十足接受度最高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菜式

    这个香猪肉,就是高德威建议白茴和苗莹莹把买化妆品的钱,用来投资养猪的品种

    高德威的建议还是很有前瞻性的

    来湘南,樟树港辣椒炒宁乡香猪肉,应该算是必吃菜,至于小龙虾臭豆腐诸如此类的吃不吃倒无所谓,全国都有,味道都差不多,现在还非得说是地方特色那叫睁眼说瞎话,只能说是旅游业相关人士没水平的营销示范

    就像去成都,未必要吃成都火锅,正宗石观音板鸭倒是能吃到就吃吧,去乐山何必吃冷锅串串,跷脚牛肉更有独特性,其他地方少见的多

    在湘南吃完樟树港辣椒炒宁乡香猪肉,坐高铁到重庆吃喝两天,再去旁边的成都,成都离乐山也不远,乐山旁边还有个雅安,都是吃货最爱的地方……一路吃过去,胖上二十斤不成问题

    “味道怎么样?”看到刘长安安静地吃菜,一句话也不说,秦雅南忍不住问了一句,意思很明显:夸夸人家嘛!

    “辣椒和猪肉都是高贵的食材,简单制作就很好吃,比上次的黑金鲍鱼强多了你把辣椒的鲜辣汁液完美地融合了香猪肉的肉汁,朴素的咸辣鲜香的肉味,堪称完美就是这个地瓜叶都值得夸赞,叶片竟然毫无折损,片片在汤汁中层层叠叠,叶尖叶茎方向一致,仿佛是落叶入水的秋景写入了碗中,不是心中有画,细腻精致的女子,做不出这样的菜”刘长安一直很欣赏秦雅南的厨艺,夸赞以后又看了竹君棠一眼

    “好吃!”竹君棠大声夸赞,她懂得刘长安的意思是让她也夸夸秦雅南

    “好吃就多吃点”秦雅南笑意盈盈,挺了挺腰肢,把身前的盘子和碗往前推了推,方便夹菜吃饭

    刘长安夹了一个羊眼睛放到竹君棠的碗里

    竹君棠看了看刘长安,又低头看了看那个眼睛,仿佛是来自魔物的身体部位,委屈地叫了一声:“咩!”

    这个糟老头子,就是无时不刻地想要折磨可爱的咩咩,但是自己绝对不会吃的,宁死不吃,宁可去吃秦雅南种的花花草草,也不吃这东西!

    秦雅南夹了过来吃掉,嗔道,“好好吃饭,吃饭的时候别闹腾,认真吃饭才是对厨师的尊重”

    竹君棠换了一个碗,羊眼睛太可怕了,尽管自己是仙羊,和普通的羊不是同一种类,但还是难免生出物……物体类似的情绪

    吃完饭,竹君棠马上离开餐桌,以免耽误秦雅南收拾餐桌,这也是一种极高的修养和礼节,自己虽然不会干活,但是不会妨碍和指点别人干活

    刘长安帮秦雅南把剩菜倒了,跟在她身后走进了厨房

    秦雅南打开冰箱,准备了一些饭后甜点,她感觉最近食欲不错,可能是小腹里的妊娠囊在汲取身体的营养了,只是她难以提供足够的营养啊,也许妊娠囊又要激活休眠状态,导致她晕倒了……哎,她也不好意思和他说

    “你怎么让竹君棠帮你检查什么胎动,它现在还算不上胎吧?”刘长安站在秦雅南身后,笑着问道

    秦雅南今天穿着露背的裙子,后腰犹如被水打湿了的香皂,光滑细腻,裙摆洒落,没有紧贴着柔美的曲线,却摇曳出更多动人的风情,修长的脖颈上散落着几缕发丝,却不显得慵懒凌乱,她那精致的侧脸微微下沉,优雅而妩媚,嘴角微微翘起,转过身来捏了一个腌樱桃塞到了刘长安嘴里

    新鲜的樱桃有脆嫩多汁的味道,但吃多了有些涩涩的感觉,腌过的樱桃褪去了鲜果的青涩,却又保留了樱桃的甜美,入口微软,轻轻咬食却发现依然有那软中带脆的口感,风味十足

    即便现在还能够吃到樱桃的鲜果,但是秦雅南却更喜欢在杨梅,樱桃,葡萄等鲜果旺季上市的时候腌制或者冷藏一批,是和鲜果迥然不同的口感,在冬日的饭后吃一些冰冰凉凉的糖水果子,感觉也很舒服……普通人不宜多吃,容易闹肚子

    “竹君棠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亲近的人面前,可爱的像小朋友一样,拿着那个什么检测仪,也不管我躲躲闪闪,就是一直往我肚子上蹭来蹭去的,我就只好随她去了……而且也说不定真能检测出一些什么数据,我就干脆配合她一下”秦雅南也有些无奈地说道,一边把甜点摆放在长条餐盘上,用酱汁淋了简洁的图案出来,再拿薄荷叶和金箔点缀了一下

    可爱的像小朋友一样?真可爱,刘长安点了点头

    “检测的事情还是要专业人士,专业设备来做仲卿正在修整苏南秀在湘大的地下基地,大部分设备还是能够使用的,等确定能再次开放基地,我向她申请下使用权限”

    刘长安在毁掉地下基地时,其实已经得到了最高权限,但是不能毁灭金币,现在特斯拉都没了,地下基地已经不存在金币这样反人类的机器人,重新回到苏南秀手中也是一件好事

    “仲卿能够负责这件事情,是因为她已经知道苏南秀就是苏眉的事情了吧”秦雅南知道仲卿在竹家的地位,作为家族掌舵人,总是会培养一个心腹

    这个心腹未必要全方位的优秀,最重要的是受控制,这比才能更加重要……竹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单个人的才能对它的影响有限

    就像苏小翠一样,苏小翠当初只是一个代嫁丫鬟,但是对苏眉忠心耿耿,在明面上稳坐竹家掌舵人的位置

    仲卿就是下一个苏小翠,也许还是为苏眉服务,也许是苏眉为竹君棠培养的

    “大概吧”刘长安想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和仲卿去吃烧烤了,最近仲卿有点忙,尽管有苏眉远在南极遥控,但需要仲卿亲力亲为的事情还是多了起来

    “苏眉真的会留在南极,和企鹅结婚吗?”秦雅南有些期待地忧虑,苏眉如果真的会和企鹅结婚,即便是在南极举行婚礼,秦雅南也愿意包机前往参加婚礼,并且一定献上最忠诚的祝福,祝她和企鹅白头偕老,长生不老,永远不死,海枯石烂

    刘长安笑着没有接话,这和企鹅结婚是闹哪一出啊?为了充q币打折吗?

    “这个女人迟早会回来的她不可能安安稳稳地呆在南极,南极连仿真器具都是冰做的,倒是和她这个老阴……老鹰抓小鸡……没,没什么”秦雅南一不留神,就把平日心里咒骂苏眉的话说了出来,只是太影响自己形象了,连忙语无伦次地掩饰一下

    刘长安伸出手指,弹了弹秦雅南的额头,这两人之间的仇怨还真是揭不开来的,即便苏眉远在南极,秦雅南没有放松多少,依然把苏眉当成头号敌手

    秦雅南摸了摸额头,有些不好意思,端着餐盘走出了厨房,准备去洗个澡,刚才在厨房里出了点汗,也许不够清清淡淡的香气怡人了

    刘长安去工具间,看看有没有趁手的驯羊工具

    过了一会儿,正在吃甜点的竹君棠看到刘长安从工具间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些棍棒竹条防风篷布往楼上阳台走去

    竹君棠连忙跟了上去想看看他要干什么

    “你要干什么?是做今天晚上抓异兽的工具吗?”竹君棠站在刘长安身前,看着他徒手剖开竹条,然后伸手捋去纤细的竹丝,打磨着竹条

    刘长安看了竹君棠一眼没有说话,把阳台角落的火盆点燃了,拿着竹条在上边烧了一会儿,然后弯曲到合适的角度

    阳台上的火盆,并不是刘长安今天做的用来烧烤的火盆,就是一种气氛道具,大冬天的有时候不想呆在暖气烘热的房间,非要在阳台上烤着火吹着冷风,生出一种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感觉来

    毕竟要在房间里烧这火盆,肯定会太热……又有暖气,还在里边烧火盆,气氛是没有的,感觉还有点傻

    如果故意关掉暖气,开着门窗烧火盆,又矫情的太明显太做作了

    “古代的弓一定是这么做的”竹君棠发现了

    “原始人才这么制作弓箭”制作弓箭的历史和技艺,真说起来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属于专业技术,非尝试范围,刘长安也没有向竹君棠科普教学,简单地说道:“好弓箭不用竹子,而是用木头以前南方制弓多用竹,那是最次的制弓材料,而北方多用木,所以北方弓兵常常能欺负南方兵,也导致了历史上多次北方人取得了战争胜利南方人并不是傻,不懂得用柘木制作弓箭,而是这种植物分布就偏北方,南方也有,但是没那么多……植物的分布当然是气候决定的,许多专业研究历史的文科生们,根本不懂得这些角度去研究历史历史是综合学科,许多学历史的却对地理学,气候学,植物学等等一窍不通,根本没有资格研究历史,整天拿着古籍笔记之类的翻翻,那就叫闭门造车出门不合辙……要是我……”

    竹君棠瞪大着眼睛,她已经发现了,刘长安经常说来说去,中心思想就是贬低一下文科生,基本上属于“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的刘长安版本

    她只是看到刘长安用火烧一下竹子,他就能扯到很多南北战争中最终北方获胜,是因为天气原因……竹君棠不禁怀疑,很多女人之所以喜欢他,就是因为和他在一起总有话题

    人都是通过交流提升感情的,两个人在一起肯定是话讲的越多感情越好,这就是所谓的投契投机,而讲不到一块的就叫“话不投机”,话不投机就半句多,两个人在一起讲半句都多余,感情能好吗?

    刘长安和任何人在一起都特别能扯淡,所以总让别人觉得,哎呀,和刘长安在一起聊得好投机啊,我讲什么他都能接话,愉悦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发明一种高水平聊天机器人,把这些聊天机器人发给白茴,秦雅南等人,就能够绿了刘长安……咩哈咩呵咩嘿!

    想到这里,竹君棠马上拿出手机,给仲卿发了一条信息,让仲卿成立相关项目,尽快拿出方案来,她要尽快拿到聊天机器人的初版

    感觉自己阴了刘长安,竹君棠有些得意洋洋,提着小裙子左晃右晃地走到刘长安身前,这才看到他已经弄完竹子了,正用两根木棍搭成了一个十字架

    竹君棠走到十字架前,转过身背靠着十字架,抬起手搭在十字架的横梁上,“这个十字架和我一样高,你看我这样像不像耶稣?”

    “耶稣是被绑在十字架上的,自己贴上去的不像”刘长安摇了摇头

    “那你绑住我,帮我拍张照”竹君棠提议道,这样的照片,这样的自己,一定充满着救赎,神圣,仁爱的气质,就像耶稣受难体现了人类的恶,自己被绑住摆出这样的姿态,也体现了刘长安的凶残暴虐,以欺负仙女为乐,还把仙女当成坐骑

    尽管刘长安并没有预料到,但是总觉得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也不会让人意外

    于是刘长安把她的双手双脚都绑在了十字架上

    “耶稣绑了脚的吗?我记得耶稣只绑了手啊”竹君棠疑惑,尽管她对宗教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去参观过许多著名的大教堂,看得多了自然有些模糊的印象了

    “耶稣被绑在十字架的时候,就像个凡人一样,没有法力你不一样啊,你是仙女,光绑住手有什么用?必须手脚全部绑住,才显得你厉害”刘长安给了竹君棠一个能让她满意的解释

    这倒也是,竹君棠催促着,“那你把我绑漂亮点,手臂和脚那里要打个美美的蝴蝶结……别太用力了,轻点,轻点啊!我都有点痛了!”

    刘长安把竹君棠绑好,然后给她拍了几张照片,简单地用手机自带的图片编辑设置调整了一下,然后给竹君棠看

    竹君棠看着照片里的自己,刘长安拍摄的时候用手挡了挡光线制造阴影,让竹君棠的身体和脸上形成了层次分明的光影效果,背景是一片黑暗,搭配着自己的绝世容颜,确实让一张简单的手机照片充满了艺术感

    “不错,主要是我长得好看,还有你技术也不错”竹君棠实事求是地说道,“现在可以把我拆开了,我们问问秦雅南要不要拍绑起来的照片,她应该是类似圣母玛利亚的感觉”

    刘长安把手机收起来,但是并没有帮竹君棠解绑,反而开始把竹条往十字架上钉

    “放开我啊!”竹君棠隐约感觉不妙

    刘长安把竹条钉好以后,开始裁剪防风篷布

    “你想把我怎么样?”竹君棠暗叫糟糕,自己又成了刘长安的待宰羔羊,看他那杀人如麻的平静,绝对不会只是敲敲头,打打屁股那个等级的惩罚

    “一只羊来咩咩叫,无人知是刘长安我今天就要你深刻地记住,谁才是那只咩咩”刘长安接着继续裁剪防风篷布

    “我是!我是!我是咩咩”竹君棠马上认错

    这样的认错毫无意义,教育都是要深刻的才有效,例如把自己的名字抄一百遍,例如把课文抄写十遍,例如读书百遍其义自见

    再比如,以前练武,有弟子总是把一招练错,当师傅的知道这一招在真正对敌时出错,那就是送命,往往就在会和弟子对练时,发现他屡教不改,于是在他出了这一错招后,顺便把他杀了

    反正是死,被别人死还堕了师门威望,不如自己动手

    刘长安把防风篷布扎在了竹条和木棍搭好的架子上,竹君棠依然被绑在上面,她脸上的表情既在害怕又在好奇,时不时地挣扎一下,但却又有些迟疑,显然很想知道刘长安到底想把她怎么样

    “你是要把我当成风筝放了吗?”竹君棠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没有啊”刘长安摇了摇头,“你听说过御剑飞行吗?今天我就要御羊飞行”

    说完,刘长安就一手托着竹君棠的腰肢,一手抓着她的脚把她举了起来,然后朝着天空投掷了出去

    竹君棠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弹射出去一样,速度瞬间达到了惊人的地步,竹君棠感觉到风吹的自己的刘海完全披散贴紧了头皮,眼睫毛都弯曲的遮住了眼睛,耳边是呼呼的风啸声,万家灯火的郡沙就在自己身下,而她就像一架飞过城市天际线的飞机

    很多时候自己这样的视角都是在直升机或者别的什么私人飞机里,现在她却成了一架飞行器似的

    竹君棠吓得都不咩咩了,惊恐的“哇哇”大叫,要不是手脚被绑住,她现在一定已经手舞足蹈到那种脱臼的地步了

    为什么不是手舞足蹈飞起来的地步?因为周咚咚已经证明了,手臂轮的再快,也差一点点才能飞起来

    “啊……爷爷!救命!”竹君棠大喊大叫,还好脑袋是能够转动的,她低头一看,麓山竟然已经瞬间缩小了许多,看不清楚秦雅南的观景阳台,更看不到刘长安的身影

    他难道真的要把竹君棠遣送到宇宙的深处,再也无法回到地球了吗?竹君棠只是一个会“金钱术”的仙女,可不像嫦娥几号之类的还能绕地飞行打水漂回来啊

    这时候竹君棠突然感觉到后背上好像落了个什么东西,连忙扭头,竟然看到刘长安双手插兜,迎风而立站在自己后背上!

    “刘长安!”竹君棠心慌意乱之余目瞪口呆,她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先跳起来,然后把她夹在胯下,仿佛骑着她在天空中飞行的时候

    “《过华清宫绝句三首其一》,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刘长安看着繁华的郡沙,景秀繁华原远胜当年的长安城

    日月如梭,岁月带走了许多,腐朽和尘埃的味道总是会在历史中若有若无地溢散出来,但是也有更多新鲜的,美丽的景致被编织的如繁花似锦,刘长安插手而立,仰望四周

    “你居然站在我后背上念诗,你能不能做个人?”竹君棠翻着白眼,原来自己被刘长安凌辱从来没有最屈辱的时候,她永远也想不到他下一次会想出什么花样来折磨他

    “在落地之前,你最好背下这首诗,我就不会让你再入凡尘的时候脸着地,仙女脸着地就成了天使,天上掉下的屎”刘长安说完,又念了一遍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竹君棠牙齿发抖,脸颊上的苹果肌都硬邦邦得了,但依然字句清晰地马上背了一遍

    “嗯?”刘长安感觉自己好像产生了错觉

    竹君棠又大声背了一遍,气喘吁吁地说道:“我背完了!”

    “好,我放你下来”刘长安意外之余有点惊喜,这朽木居然还有可雕的一丝丝希望,自己念了一遍,她居然背下来了

    尽管这不是什么难事,基本智商正常的人都能做到,可这毕竟是竹君棠,从基因中透露出抗拒学习的人

    “等等……那……那我们再飞一会儿”竹君棠回过神来了,原来刘长安并不是要把她怎么样,只是恐吓她,想要她背诗而已

    刘长安皱起了眉头

    “爷爷!这一次才是真正的飞行!我是真正的仙羊,会飞的仙羊,快,快给我想个威风凛凛的封号”

    刘长安一言不发

    “是不是那天你看到上官澹澹让周咚咚飞起来生出的灵感?我们非得更高!”竹君棠大喊道:“咩!能不能飞到宝隆中心一号楼上降落?我感觉这和翼装飞行差不多,我都不敢玩翼装,不过你在我旁边,我就什么都不怕!”

    “我在你旁边,你就什么都不怕?”刘长安蹲下来

    “当然,如果你不小心把我弄死了,大概我死之前都不会觉得我会死!”竹君棠挥了挥能够动弹的手掌,“咩!我是仙咩!”

    刘长安摸了摸她的头,哎,拿她真没什么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