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续章131 驯羊有术

续章131 驯羊有术

    竹君棠有一点意外地和周咚咚很相似,当她们思考问题的时候,眼睛会转来转去,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的小脑袋瓜子里装了脑浆可以正常运转一样。

    只是有一点刘长安是肯定的,竹君棠的思维跳脱,喜欢异想天开,这样的人你和她讨论正常社会里的正常事件,常常会觉得她的想法不可思议,脱离常识。

    可是一旦她的思维在异常事件上发散,寻找背后荒诞真相,发现背离人们通常认知的隐秘时,就格外有效和准确了。

    例如,她曾经推断出刘长安长生不老所以无法正常繁衍后代,她看到刘长安和秦家有交集,就推断出刘长安就是叶辰瑜……这一点尤其让人意外,要知道即便是苏眉,一开始也只是以为刘长安是叶辰瑜的子嗣。

    刘长安知道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已经让她开始怀疑,要东想西想了。

    他倒也不怕她推测出真相,但是有点让他皱眉的是,她现在就敢朝他吐口水,她要是知道真相以后,还不骑在他头上拉屎?

    年后竹君棠刚回郡沙,就穿着号称撕不破的袜裤,说要骑到刘长安头上作威作福。

    虽然她当场就被刘长安打了一顿,但是这个flag还是让人心情不愉。

    “今天晚上我要去抓异兽。”刘长安赶紧说道,转移竹君棠的注意力,以免她胡思乱想,然后发现些什么东西。

    “抓一手什么?手抓羊肉饭吗?”竹君棠依然坐在地上,双手抱在胸前抗议,“尽管我和普通的咩咩不是同一物种,但是你也不要整天就知道吃咩咩,我怀疑你现在想吃手抓羊肉饭是针对我这只仙咩。”

    “异兽,异常的异,异常的怪兽,妖兽。”刘长安耐着性子,脑子不正常的人没完没了的装可爱,真想锤爆她的头,他的笑容越发温和了,“你还记得有一次在秦雅南家里打牌,你被手账胶带绑的像蛆一样在沙发上扭动,说以后再也不和我们玩了。明明是你自作自受,我还是哄你说以后遇见什么异常生物,就带你去玩。”

    竹君棠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没有刘长安说的那么恶心,什么像蛆一样在沙发上扭动,她明明是一种充满艺术风格的束缚感,和仙女精致的容颜与依然空灵的气质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震撼的美感。

    当时秦雅南和刘长安是如何赞美自己的,竹君棠倒是不记得了。

    “那我要去。”这样的事情竹君棠当然不可能错过,犹自记得那次和刘长安追踪蝙蝠,最后见到了吸血鬼的老祖宗,竹君棠还朝她吐了口水,让她吸收了仙女的仙气复活过来了。

    也是那一次刘长安骑在她后腰上飞翔,逼迫她承认她是他的仙羊坐骑,尽管当时被吓得瑟瑟发抖,但后来想想还是蛮刺激的,仙女不应该恐惧飞翔,仙女本就应该属于天空。

    “前几天我遇见了水猴子。”刘长安把李洪芳发现疑似灵异事件,最后发现水猴子的前因后果告诉了竹君棠,隐去了水猴子精元灌注之类的相关细节……儿童不宜。

    “我要去!我要抓很多水猴子放到我的水族馆里。“竹君棠终于从地上站了起来,兴奋地抱着刘长安的手臂摇来摇去,“我还要给它们打疫苗,免得它们得狂犬病,我听说峨眉山的猴子就有狂犬病,所以常常袭击游客,峨眉山的人又不帮我驱赶猴子,所以我没有去玩儿。但是神龙架的金丝猴没有,孙悟空就是金丝猴的祖先。”

    槽点太多,刘长安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以为水猴子是什么生活在水里的野生动物吗?还养在水族馆里,你那水族馆不是和浴室相通吗?你还想洗澡的时候,有一群水猴子围观你洗澡不成?”刘长安把手臂从竹君棠怀中摆了出来……秦雅南抱他的手臂,他是拔出来,而“摆“这个词,一般意味着左右前后没啥障碍,才可以摆动。

    “说的也是哦。”竹君棠露出稍欠考虑的表情点了点头,“我养过很多宠物,但是没有养过猴子,没有经验。实验室里有不少猩猩……对了,爷爷,孙悟空到底是不是金丝猴的祖先啊?”

    “金丝猴动作轻缓从容,优雅娴静,你看它哪里像孙悟空了?也说不准…真正的孙悟空也许是很优雅的,只是被人演绎的跳脱好动,大家一说起孙悟空,总是容易想起六花老师的版本。”刘长安想了想,然后瞪了一眼竹君棠,“我就带你去玩玩,长长见识,这次见到的未必是水猴子了,也许是别的什么东西。”

    “好!”竹君棠拿出电话,期待地看着刘长安,“需要我提供什么装备吗?我发现我妈简直和铁人一样,掌握了超越时代的科技力量。”

    竹君棠口中的铁人并不是王进喜,而是港台那边对钢铁侠的称呼,王进喜是艰苦奋斗的劳动人民代表,体现着建国后百废待兴,人民团结一致建设国家,奋不顾身,吃苦耐劳的精神,千千万万个铁人让浴火重生后的国度有了最初的发展基础,奠定了后四十年的成就。

    “不用了。”刘长安自己便是人间兵器,要保护好旁边稀有罕见的小动物也没有什么问题。

    刘长安看了一眼因为被刘长安拒绝接受帮助,略微有些失望,正眼睛乱转寻求给自己加戏的竹君棠。

    连刘长安都是头一次见到她这种生物,确实挺罕见的。

    “哦,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说李洪芳,她就是雅雅口中的老茶饼吧?”竹君棠确定自己能够参与抓捕异兽的行动以后,第二个关注的重点当然是八卦了,尤其是和刘长安相关的八卦。

    “老茶饼?”刘长安疑惑地看着竹君棠,这是什么称呼?

    “一般来说,我们讲那些刚刚高中毕业进入大学浑身戏很多……”

    竹君棠刚刚讲完这一句,就被刘长安抓住了头。

    “我…我…我不是说安暖,我是说白茴…”竹君棠连忙改口,反正白茴是自己的闺蜜,顺手拿来挡枪想必白茴也不会介意。

    刘长安放开了竹君棠的头,她屁股一撅,他就知道她要放什么彩虹屁了。

    “那些年轻的女孩子嘛就是绿茶婊了,绿茶一泡就娇嫩嫩的颜色,绿茶婊也很年轻是不是?李洪芳那样的老女人,当然就是老茶饼了,收了不知道多久,也许还有黄曲霉素,吃起来会中毒。“竹君棠尽管被秦雅南羞辱了,最近有点生她的气,但那属于闺蜜内部矛盾,对于李洪芳这种外人,当然是态度一致,同仇敌忾的。

    更何况这个女人似乎想参与刘长安的多人运动,竹君棠就更加不爽了,她会积极鼓励白茴参与进去,为秦雅南出谋划策,可那李洪芳算什么?竹君棠完全不认识她。

    “李洪芳很有来头,她的祖先是李道仁,就是《清明上河图》的创作者张择端,也是我的好友,她作为故人之后,我会照顾一二,你别去招惹她。”刘长安提醒竹君棠,就算竹君棠去招惹李洪芳,李洪芳也不会把她怎么样,但让竹君棠吃点亏李洪芳肯定敢的,“李洪芳认识你妈,她手里还有你妈赠送的一些东西,别以为带着一面包车人到处招摇,你就无敌了。”

    李洪芳在刘长安面前唯唯诺诺,那是因为她由衷地被刘长安的人品,修养,实力和高风亮节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刘长安深知这一点。

    可竹君棠并没有这样的人格魅力折服李洪芳,李洪芳在别人面前基本上就是另一副模样了,不可能像个委委屈屈的小受气包。

    “我带更多,我一般都带好几面包车人,就是奔驰那种大面包车。”竹君棠不以为然,双拳难敌四手,自己的面包人打不过刘长安,还打不过李洪芳?

    “皮痒了是不是?”刘长安顺手拿起一本杂志卷了起来。

    “不痒,不痒。”竹君棠连忙摆手,反正下次遇到李洪芳,一定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厉害,居然敢暗讽秦雅南是老女人,说秦雅南是澹澹的妈妈。

    不过仔细想想,秦雅南要是澹澹的妈妈,澹澹又是刘长安的妈妈,秦雅南肚子里还有刘长安的孩子,嘿嘿,太糟糕了。

    刘长安拿起手中的杂志就敲了竹君棠一下,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看她那表情就知道打她这么一下绝对不冤。

    “又打我!”竹君棠举起手生气地抱着头。

    这时候秦雅南端着一个果盘出来了,她刚才在厨房里并没有马上准备晚餐,先切了一些水果,竹君棠吃饭喝粥都挺挑剔的,但是吃水果没有那么挑,有时候秦雅南买一些二三十块钱一斤的便宜苹果做了酸奶水果捞或者沙拉,竹君棠不知道的情况下,也吃的挺开心。

    “是啊,别老打她,她还小,你好好教育好好说话,总打人干嘛。”秦雅南摸了摸竹君棠的头以示怜爱,她一边看着竹君棠精致的脸颊,一边抚慰,这种你把我当姐妹但我是你后妈的感觉真好。

    后妈……这里只是一种感觉,并非真正的身份和事实上的后妈,秦雅南并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刘长安的妻子之类的,她只是妹妹而已,但是体会到了后妈这种身份的感觉,也是情非得已,并非她主动去代入。

    竹君棠觉得秦雅南最近有些奇怪,老是试图做出一副长辈的姿态来,让竹君棠感觉有点别扭,但也不会太反感,像自己这样的小仙女,让人情不自禁地心生怜爱也是寻常之事。

    秦雅南其实挺信任刘长安教育小朋友成长的,例如叶巳瑾和秦蓬就是典型的例子,在学识,人格,尤其是坚韧不拔的意志上很受他的影响,即便是周咚咚小朋友……嗯…这个…也是机智勇敢。

    可竹君棠的教育失败,苏眉要背很大的锅,刘长安才刚刚接手,而且在秦雅南看来,刘长安的方方面面都和苏眉格格不入,那么要接手竹君棠的教育也有些立不起规矩来。

    不能让刘长安在教育竹君棠的时候,形成了打人的习惯,或者把教育竹君棠的各种针对性措施,遗留到了将来教育刘长安和秦雅南的孩子身上。

    “我没打她,我打人是什么样子你又不知道。”没有把人扇到墙壁上扣都扣不下来,或者拍成壁画,或者搓成肉酱,那能叫打人?

    “行吧,你们玩儿,我去做菜了。”秦雅南放下果盘,他看过来的眼神,有顺便打量她今天穿衣打扮的意思,于是秦雅南露出些羞涩的笑容,拉了拉裙摆,腰肢摇曳而臀线晃悠,走进了厨房。

    她拉裙摆的这个动作,当然是提醒他,回忆下他刚刚进来时,她躺在沙发上慵懒妩媚的身姿。

    因为并不知道他今天会来,所以秦雅南穿着相对保守的内裤,和安全裤差不多的感觉,被他看到也不至于太尴尬,但羞涩还是会有的。

    成熟女子的羞涩自是绝色,不是少女那种扭捏作态的矫情模样能比的,希望他将刚才她羞涩时的风情记在心头,在某些时候和某些人故作羞赧的模样对比下。

    秦雅南有这种自信,他曾经亲口说过,叶巳瑾是世间最美丽的女子。

    “你看……你看,秦雅南的屁股不比那老茶饼的好看?”竹君棠指着秦雅南的背影,对刘长安说道,秦雅南这种女人,放到古代绝对是让皇帝早死不上朝的那种,同时新皇登基还要把她占为己有,至少至少会让三四代皇帝立她当皇后。

    秦雅南听着竹君棠的话,回头瞪了她一眼,秦雅南需要和李洪芳比吗?她都不知道竹君棠说的老茶饼是谁,忘了,没放在心上。

    刘长安也没有理会竹君棠,坐下来吃水果,他对李洪芳的心形屁股也没有什么印象了,自然不会去比较。

    “刚刚你在她肚子上摸来摸去干什么?”刘长安有点关心这事,尽管那妊娠囊应该十分坚强,但是竹君棠的搞事的能力也不容小觑。

    “哦,那是个检测仪器,可以收集和分析胎动的一些数据。”竹君棠坐在了刘长安旁边,“还可以让我们知道那个妊娠囊在想什么。”

    “它在想什么?”刘长安随口问道,毫无疑问这是竹君棠在胡说八道,妊娠囊会思考,就像男人真的能用下半身思考一样荒唐。

    “它说……它说自己最喜欢小仙女了,不吃小仙女,还……还咩咩咩叫了几声以示友好。”竹君棠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会儿才说道,表示这是真的。

    刘长安点了点头,不想说什么。

    平常他点了点头以后,往往只是没说什么,和不想说什么还是区别很大的。

    “秦雅南还想好了孩子的名字,她说要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叫刘瀌瀌。”竹君棠伸手在沙发书柜上取了一个笔记本过来,翻到了秦雅南写的名字,“这绝对是我所见过的最生僻的字,比《关雎》和《葛覃》里的字还难认,简直反人类……我要是刘瀌瀌小朋友,至少要一个月才会写自己的名字。”

    “一个月?我觉得你三个月会写这两个字就不错了。”竹君棠这种一学习就跟有人要砍她一样难受的个性,肯定和刘长安没有关系,多半是母胎里变异产生的……毕竟苏眉原本也算才女来着,和那时候的大家闺秀一样,小时候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要学一学。

    “有可能。”竹君棠没有反驳,点了点头,“我给刘瀌瀌小朋友起了个小名,叫刘咩咩。”

    “那你以后咩咩叫的时候,刘咩咩无法判断你只是在咩咩叫,还是在叫咩咩。”刘长安十分反对,他再也不想听到另外一个小孩也咩咩叫,宁可像周咚咚一样“嗷嗷嗷嗷”叫……不,也不行。

    竹君棠不以为意,刘瀌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生的下来呢,刘长安的反对没有什么意义,更何况以后遇见刘瀌瀌,自己就是要叫她刘咩咩,叫着叫着她就习惯了,就像刘长安老是说竹君棠是头羊,一开始竹君棠也是反对的,后来还不是自觉地咩咩叫了?

    “秦雅南起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没感觉比刘咩咩强。”竹君棠肯定地说道。

    “她这个名字起的非常好。”刘长安若有深意地看了竹君棠一眼。

    竹君棠瞪大眼睛和刘长安对视。

    刘长安放弃了,剥了荔枝吃了一颗,他居然指望她能够了悟他眼神里的提示,去深入思考一下就醒悟秦雅南起这个名字的深意。

    “瀌瀌,是形容词。雨雪瀌瀌……《文心雕龙》里有注解过,杲杲形容出日之容,瀌瀌是雨雪纷纷之态。这个词的出处是《诗·小雅·角弓》:“雨雪瀌瀌,见晛曰消。”刘长安简单解释了一下。

    “我也是对《诗经》有一定研究的人了,我怎么不知道?”竹君棠难以理解地跟着刘长安一起吃荔枝。

    刘长安对她的难以理解也难以理解,才学了一篇《关雎》一篇《葛覃》竟然就觉得自己对《诗经》有一定研究了,这种自信真是如雨雪瀌瀌扑面而来,杲杲的太阳也要避其锋芒,不敢与她争辉。

    “这个名字好的地方,重点在于它的出处《角弓》,秦雅南起这个名字是希望刘瀌瀌小朋友,将来能够和她的兄弟姐妹们和睦相处,寓意着家和万事兴的提点与希冀,懂吗?”刘长安还是很欣赏秦雅南的修养和学识,《角弓》远没有《关雎》和《葛覃》这样人人都能够背诵理解的普及程度,基本上读了点书的大学生才会接触到。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竹君棠并不感兴趣,自己对《诗经》已经有一定研究了……就像领导企业一样,未必就要对企业涉及的方方面面都了如指掌,只要了解一点相关知识,方便自己在大方向上掌舵就可以了,更重要的是对专业人士的把控和利用。

    她现在可以利用自己对《诗经》的研究,和刘长安讨论古典诗词了,这样的程度足够了,等有人要和自己在《诗经》的领域较劲,她就把刘长安丢出去。

    难道这样不行吗?

    没有问题的,就像里,敌对势力过来挑衅,九州风雷剑门的至尊护法仙女出来应战,结果被欺负的哭唧唧,赶紧找到门主:“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啊!

    门主:“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因为是仙女羊掌控的咩咩宇宙,所以大家都说咩咩语。

    接下来便是门主大发神威,把敌对势力打的落花流水,仙女难道不也一样扬眉吐气,趾高气昂吗?

    至于对方不服,有什么关系?就是要你输了还不服,一直憋气……要是对方心服口服,还来一出友好交流的戏码,那爽感就大大降低了。

    “你看到荔枝,有没有想到一首诗?”

    刘长安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地展示着自己超强的耐性,《诗经》对竹君棠还是有点难度的,可以从一些知名度很高的优秀诗歌开始启蒙,举一反三,让她理解这些诗歌里蕴含着的古代气候变迁,服饰风格变化,地理方面的常识。

    竹君棠看着手里的荔枝,吟道:“一羊跑来咩咩叫,无人知是刘长安。”

    刘长安嘴角含笑,一边点头,一边左右看了看后,慢条斯理地剥着荔枝,他发现自己那超强的耐性,其实没有那么超强,或者说再强的耐性,也会被竹君棠磨掉。

    厉害啊,厉害啊,刘长安平静地决定现在不把竹君棠怎么样,但今天晚上一定让她毕生难忘。

    竹君棠张了张嘴,她其实还有更好的一句诗“一狗跑来嗷嗷叫,无人知是门主来”,用自己那只叫“门主”的狗来作诗含沙射影刘长安,让他没有证据……不对,这糟老头子根本不讲证据。

    可现在竹君棠不敢吟这句更好的诗了,因为按道理来说,上一句诗出口,刘长安就要开始折磨她了。

    结果他却如此平静,让竹君棠想起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竹君棠知道现在自己的最优选择是马上逃跑,可今天晚上还要去抓异兽玩儿,这可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事情,而且竹君棠也想知道刘长安会怎么折磨她,他折磨她的方法总是层出不穷,让竹君棠愤怒和痛苦之余总是很好奇。

    竹君棠仔细观察着刘长安吃荔枝的动作,确定他已经在心里想好怎么折磨她了,于是竹君棠擦了擦手,双腿并拢夹住自己的手,乖巧地坐在那里不动了。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句诗出自杜牧的《过华清宫绝句三首》里的第一首,现在的人读到这句,往往疑惑,荔枝产自岭南,距离华清宫所在的长安路途遥远,以当时的运输速度和保鲜手段,累死马也没有办法让杨贵妃吃到新鲜的荔枝。”刘长安自顾自地说道,还是接着讲了下去,普及一下气候常识在诗词中的体现。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那个时候的气候和现在迥异,荔枝的适宜种植区域十分广阔,丁仲礼院士当年研究古代气候学的时候,就在如今的火锅省北部发现了荔枝的种植迹象,而火锅省北部距离长安并不远。甚至可以说当时杨贵妃吃的荔枝,也许就在长安城外不远。”刘长安继续吃荔枝,“唐代服饰也体现了这一点,杨贵妃常常穿的袒胸露乳,非常轻薄……并非只是因为审美,而是因为那时候的天气真的很热,她又比较胖,这么穿凉快……也就形成了大家现在认为唐代因为国力强盛所以风气开化的观点,其实和国力强盛关系不大,只是太热。”

    “厉害了,吃个荔枝你能讲到古代气候学和唐服风格分析。”竹君棠由衷地佩服,糟老头子虽然是个恶人,那也是个博学多才的恶人。

    “这不是故事,我就是告诉你,你在解读《关雎》时的发散思维,也适合用在其他地方。”刘长安总结道,顺便给竹君棠短暂地上了一课。

    优秀的老师,总是能够随时随地通过自己的言行举止,潜移默化地带给学生进步,刘长安微微点头欣赏自己作为竹君棠的老师也已经尽力了。

    只是学生如此,朽木难雕,刘长安不过是在粪土之墙上涂漆了。

    “我知道了。”竹君棠大声说道,剥了一个荔枝,塞到了刘长安嘴里,不管他讲的多好,总感觉他继续讲下去,竹君棠就要睡觉了。

    刘长安看到这样疲赖消极的学生,也不以为意,他什么学生没见过?只要他不生气,继续讲课,郁闷的就是她,难受的就是她,痛不欲生的也是她。

    于是刘长安继续拿着秦雅南端来的果盘中的各种水果,给竹君棠普及他所认为的各种各样的常识,从吃个荔枝讲到古代气候学和唐服风格分析算什么?从水果植物的叶片和种子分布等等讲到斐波那契数列,笛卡尔叶线,以及生物系统中量子力学的宏观表现,看着竹君棠那一脸茫然仿佛从来不知道世界如此复杂的模样,更加有趣。

    过了一会,竹君棠终于等到秦雅南“开饭”的声音在厨房里传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秦雅南这句话绝对是仙音。

    只有吃饭这件事情能够中断他絮絮叨叨的折磨竹君棠了,同时竹君棠敏锐地观察到了一点,这么长的时间秦雅南竟然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着,除了送果盘,完全没有来参与谈话。

    这很正常,也很不正常。

    因为秦雅南对刘长安肯定是情根深种,以秦雅南的性格,另一个美丽优雅大方可爱的仙女和刘长安长时间单独相处聊天,即便是秦雅南所信任的闺蜜,秦雅南也会时不时地来掺和下彰显存在感,或者做一些小动作表示她和刘长安的亲密关系,有意无意地警醒下竹君棠不要跨过暧昧的线。

    可是秦雅南并没有如此,这根本不是竹君棠极其了解的闺蜜,难道秦雅南竟然觉得自己毫无魅力,真的只是一只咩咩?

    即便是咩咩,不也有人爱吗?

    真是奇怪……可能是秦雅南觉得子凭母贵,地位稳固吧,毕竟她还向竹君棠炫耀了上官澹澹送的“皇后之玺”。

    想到这里,竹君棠的关注点便转移了,澹澹有送给皇后的“皇后之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类似的宝物证明竹君棠仙女的尊贵身份。

    明天就去找澹澹玩儿。

    “爷爷,秦雅南为什么那么肯定她的孩子是女儿?我玩那个检测机器的时候了解到,还是妊娠囊的时候,无法分辨性别。”竹君棠坐在餐桌旁边等着吃饭,顺便问一下在倒橙汁的刘长安。

    “你要是在大陆长大,但凡接受了九年义务制教育,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了。”刘长安没有直接回答她,“自己查去吧,不要遇到问题只知道提问,靠别人解答往往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哼,糟老头子又羞辱我,我都是大学生了!”竹君棠还是生物系的,突然想到明天就开学了,竹君棠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要是自己能像小表妹那么自由就好了,小表妹休学了,休学理由居然是要去研究外星人……学校还批准了,真是腐朽腐败的权贵作风。

    相对而言,竹君棠觉得自己完全就是个普通人了,每天都要上学,还会被禁足,还有补课老师,甚至挨打挨骂也是常事,想休学完全是做梦,一点也不权贵。

    连考试成绩这样的隐私都得不到保护,在班级群里就看到有人说觉得竹君棠全年级倒数第一好搞笑。

    刘长安去厨房帮秦雅南端菜,竹君棠坐在餐桌旁边纹丝不动,这是一种很礼貌的行为,表示自己尊重了对方的劳动成果,平常在宝隆中心用餐,竹君棠都是等厨房完全准备好,她才坐到餐桌旁,等佣人把筷子送到她手里。

    除了羊眼睛,秦雅南还做了几个家常菜,观音鸭,樟树港辣椒炒宁乡香猪肉,青椒蒸茄子和地瓜叶。

    重点当然是观音鸭,它是用铁观音茶叶和卤制后的鸭子炒制,并非川渝大名鼎鼎的石观音板鸭,这个菜在秦雅南手里算是做到了极致,因为外面做这道菜的餐厅,不可能像秦雅南这样不计成本,茶叶的选用差距太大。

    “我喜欢吃这个鸭子,还有茄子和地瓜叶。”竹君棠看着秦雅南说道。

    “你别说她了,没事。”秦雅南看到刘长安在瞪竹君棠,连忙温和地调节,然后重新摆了一下餐盘,把鸭子,茄子和地瓜叶放到靠近竹君棠的方向。

    “雅雅真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女人。”竹君棠嘻嘻笑,只要刘长安在,秦雅南就特别喜欢表现出一种适合为人妻子的传统气质。

    如果刘长安不在,秦雅南大概就是是看她一眼,然后把鸭子最好吃的部位夹走了。

    -

    -

    大章节,各种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