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诅咒之龙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现在放心了?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现在放心了?

    网上能够进行交流,但是有些东西还是需要面对面的进行传授,毕竟网络这个环境也是被人操作着的,说是很多方面都特别的保密,甚至魔机方面都有出现了一些什么防火墙插件之类的东西了,可这方面的保密性依旧是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来着。

    所以网络上能够进行的部分有限,最主要的还是面对面的来吧,幽灵龙迪尤尔日常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去做,也是网络上的一个资深网虫,他曾经也有过尝试突破一下魔兵网络防火墙的想法,不过草草的接触了一下之后,他虽然不像是那些人类一样被秒杀,不过也感觉到了这一层防火墙的强度,强行突破的话也不会好受到什么地方。

    而那个防火墙还在不断的升级着……

    所以没必要那么做了,他已经是幽灵龙了,本身对物质方面的需求就很低,说不定哪一天觉得没意思了,直接找族长说一声,将自己的一生所学全部塞到传承知识里面,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散掉灵魂归于永眠。

    “开始准备一些测试的东西,两天的时间有点紧迫,不过够用了。”回到了地下基地,郑逸尘当即开始准备起来一些东西,有关于测试扭曲信息感染者的设备,这种东西让郑逸尘一个人去弄有点难,在别的魔女辅助下,弄出来的难度不高,毕竟已经有了合适的数据了,之后进行一些后续的检测,问题不大。

    从正常的视角方面来说人能够造假,但是从灵魂的角度来说,造假的可能性就不高了,在那个测试的场合,谁没事给自己整出来一些灵魂方面的屏蔽或者是防护方式,那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做出来一个这方面的测试设备就行了,有着不死魔女的辅助,在隐秘的方式也能被侦测出来。

    制作这种东西比较难解决的就是如何在现界重现出来一种类似于冥河流域视界,这个解决方式郑逸尘有了,用自己的鳞片进行精细的处理,褪色将其塑造成为一种类似于玻璃的透明镜片,随后将其密封起来,随后将冥河之沙进行烧玻璃一样的处理灌注到里面,完成封存。

    这个是可行的,郑逸尘带回来的那个黑色盒子里就装着冥河之沙,经过后续确认,那些冥河之沙并没有被无处不在的冥河影响给冲刷掉,当然打开盒子放着不管的话,里面的冥河之沙就会迅速的消失,那种东西会被现界的环境排斥,就像是真灵一样,冥河之沙可以看成干细胞一样的东西,接触到了现界的环境后依旧会和真灵一个待遇。

    但那玩意和真灵实际上还是有些区别的,没有重新激活变成真灵之前,依旧是一种颗粒原材料。

    于是这种东西就有了利用的可能性了,这种东西有着更为强烈的冥河性质,所以制作成为一个独特的镜片还是可以的,就是整个过程中需要绝对密封的环境才能进行,为此郑逸尘还动用了不少之前储存的鳞片,单单是一个镜片,他就用了接近一天半的时间才完成,好在整个设备的制作是可以分开进行的,虽然最主要的依旧是镜片。

    在郑逸尘制作好了镜片之后,别的方面的制作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剩下的是一些调试性质的工作,郑逸尘看了之后,这个挺简单的,送到绝望深谷附近的封界空间内就可以进行测试了。

    “……你可真是个人才。”封界空间内,不死魔女卡莎看着手里的一枚透露出一种黑色反光的透明镜片,这东西在她手里被她再三的打量着,作为一个镜片,这个东西的工艺水平已经很高了,摸起来的手感就特别的赞,上面还附带了一种独特的镀层,手指直接碰触到上面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关键是这东西附带的效果。

    当做是正常的眼镜镜片使用,就能够发挥出来一些作用了,挡在眼睛前面,看到的是一个黑白的世界,在这种视界中就可以看到一些正常的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包括从冥河空间那边才能看到的一种独特的灵魂辐射气息……或者将这东西挡在自己的眼前是,视界本身就经过了冥河转接的,虽说色彩方面有些失真,可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东西表现出来的效果。

    这东西她做不出来,或者说是现有的条件下做不出来,但郑逸尘却将这玩意给折腾了出来。

    “低调低调,赶紧进行调试吧,马上就要用这种东西了。”郑逸尘说道,这东西的意义很大,做出来的仪器不止现在能够使用,之后还能用到别的地方,郑逸尘带回来的冥河之沙本身就没有多少,制作这个镜片的时候也额外的浪费了一部分,所以那种原材料的存量只剩下三分之一了。

    “恩。”卡莎点了点头,将其装在了郑逸尘带来的魔法机器上面,那东西的重要性和这个镜片对比起来不到十分之一,不过这十分之一的部分却发挥出来相当大的作用,镜片再怎么好用也只是一个人能够使用的,而有着这个魔法机器的辅助,倒是能够大范围的使用。

    随着机器的启动,他们四周的颜色出现了变化,整个世界镀上了一层黑白,就好像是身处到了古老的黑白录像带里面一样,机器将镜片的功能给范围化了,现在他们四周就像是一个冥河空间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中,郑逸尘甚至看到了环境中有一些宛若是风痕一样的东西流动着,那些显然不是什么正常的风。

    “这些你可以理解为冥河的覆盖。”不死魔女对冥河的特性了解的更多,直接对郑逸尘说道,冥河不干涉现界,但是冥河的影响力依旧存在的,只是那种影响力不会存在于正常的一面,而现在在魔法机器散发出来的光芒下,一些属于现界的背面信息就给照射了出来:“你是生者不会被影响到的。”

    说着她伸手在其中一道‘风痕’上面摆了摆,那一道风痕依旧保持着正常的流向,一点也没有受到不死魔女的影响,他们四周的环境仅仅只是一种色彩上面的覆盖,并非是真正的将冥河空间给显现了出来。

    无论是看到了什么特殊的东西,在他们的眼里也就是看到而已,所谓的接触最多也就是和有着投影的环境中,跟那些投影进行互动,再怎么互动也无法真正的彼此干涉到对方,除非拔掉电源,但拔掉电源之前,投影显现出来的影像依旧会被他们所看到,而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看到就够了。

    “……”郑逸尘木愣愣的看着不死魔女,在黑白空间中的不死魔女虽然有鼻子有眼儿的,可是身边也散发着一种一种阴影一样的气息,虽然没有像是幽灵龙那样,散发出来的阴影气息无法遮挡,是自身体积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那样,可从现在看来应该是一类的吧?

    郑逸尘再看看自己,虽说身体在特殊的影响下也变成了黑白色,还发生了重叠的现象,除了这些之外,没有出现了什么太过明显的阴影气息,不死魔女注意到了郑逸尘的眼神,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正常现象,你没有这种东西意味着你还很年轻啊。”

    在黑白的环境中,她也看到了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阴影气息,不过这个不算什么啦,这本身就是一种活得久的‘积累’,散发出来的这种阴影气息连自身体积的五分之一都没有,就是一个边而已,淡化的可以忽略不计,这是生者的特权了,哪怕是活得再久,灵魂方面的负面因素积累也不会太大。

    毕竟她还是‘生者’,冥河空间的代表负面的背面性影响影响不到她,换成别的魔女,那么估计连她这种阴影气息的一半都不到,毕竟她是不死魔女,生生死死过很多次了,但她那并非是真正的死亡,所以也不会有什么积累。

    而且这种积累达到了一个高度之后才会正常的显现出来,按照生者的积累……想要显现出来类似于存在很久的幽魂那样,先活个几十万年看看情况吧。

    “原来生者也会积累这个啊?”听了卡莎的话,郑逸尘有些诧异。

    “冥河的影响力覆盖到了现界的背面,虽说和正面的存在直接接触不到,但也是在这个环境里的,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点点吧,就像是你那边的研究中说的那种细菌,正常的东西洗的再怎么干净,放在普通的环境里也会继续沾染到那种东西,有着那种东西也不见得有人会出事。”

    “生者积累的太淡了,都可以直接忽略不计,要不是这个东西,你我都看不到自己身上的。”不死魔女说着,直接按下了一个遥控器,一面的墙壁突然变得透明了起来,当然这种透明只是他们这边能够看到的,另一面的死囚依旧处于茫然不知的情况,他们那边也受到了黑白色的影响,这个魔法机器散发出来的‘光’有着独特的穿透性。

    在这样的环境中,那些死囚们虽然有些迷茫,却没有显得太过恐慌,他们身上没有灵体的负面阴影,但是本应该重叠在他们身上的灵魂之形却有着和他们两人截然不同的形态,他们的灵魂之形是臃肿瘫软的,就和之前卡莎给出来的研究报告讲述的一样,无非就颜色也是黑白色的暗中。

    瘫软的灵魂之形连成一片,就像是一个庞大的蠕动怪物,将里面所有的死囚都包裹了进去,所以那些死囚疑惑的仅仅只是四周的环境变成了黑白色,并没有看到彼此身上的灵魂人形,以及灵魂散发出来的辐射气息,他们本身就在包裹中,怎么可能看到完整的本貌?

    那个巨大的灵魂融合怪物挤压在整个囚笼里面,碰触着那些施加了魔法的墙壁,因为墙壁的阻挡性,巨大的灵魂怪物就像是被装进罐头里的果冻一样,随着碰触边缘的挤压而不断地变形,回弹,不断地收缩膨胀,充满了侵略性。

    “在这种隔离下,正常的灵魂封印魔法就可以发挥出来作用,不过这只是封锁灵魂方面的辐射影响。”不死魔女卡莎说道,这些墙壁都施加了灵魂封印魔法,所以这个灵魂怪物无法带着那种异常的灵魂辐射持续的膨胀出去,但也就这样了,灵魂方面的影响能够避免一下,但是里面的人有鼻子有眼儿有嘴巴,依旧能够进行交流。

    单纯的一个灵魂方面的防护效果并不够……,要更全面的灵魂防护才行,接下来她的一些研究就是要从这方面下手了,什么时候达到了那种来一个灵魂防护之后,就能够避免被防护的人接触到了扭曲信息后也能抵抗得程度,那么这个研究就算是初步的成功了。

    “就这也看着怪恶心的,你说这膨胀的灵魂辐射,将整个环境给填满了之后,这里面的死囚也会狂躁起来?”

    “恩,那个时候这个空间的人数还有容量已经不能满足他们附带的扭曲信息扩张了,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现在你放心了?”

    不死魔女将郑逸尘的视线给拉了回来,然后让郑逸尘盯着她继续看着,郑逸尘呃了一声,点了点头,这个魔法机器有着不死魔女辅助制作的部分,所以显现出来的黑白环境虽然接近于冥河环境,但是有些方面的显现更加的具体一些,所以郑逸尘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不过这方面嘛,家里有更专业的,等之后让别的魔女们也测试一下就知道了,郑逸尘倒也不是非常着急。

    “那东西我就带走了,古代遗迹那边还准备着用呢。”

    看着郑逸尘离开后那不再动弹的炼金化身,不死魔女重新的坐了回去,研究这方面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的无聊,目前困扰她的就是那种处于两面状态的不适感了,封界空间内的她是正常的,出了封界空间之后,她就会变成受到命运诅咒影响的被强力暗示的状态,但不管是哪一个侧面的她,都不是那种很想要逃避的人,既然这种状态如此的不爽,再怎么排斥,也会相当积极的面对。

    所以她日常的时候出入封界空间的次数并不少,正常侧面的她怼那个不正常侧面的她,而不正常侧面的她恢复过来了又开始反怼,她自己跟自己骂上了,这方面的事情不仅没有停止,反倒是还有些上头……。

    刚才的那个机器的使用,让不死魔女也从另一个角度确定了一下自己的情况,虽说自己的精神状态有些不稳定,可自己并没有收到那种扭曲信息的影响,恩……精神状态不稳定归不稳定,但不管是正常的她还是不正常的她,其实都不想要感染扭曲信息的。

    不死魔女的脸色几次的变化之后,最终的平静了下来,她绷着一张脸向封界空间之外走去,出去之后她的表情再次变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封界空间的入口,轻哼了一声,关于那个魔法机器的事情,她除了有着自检的想法之外,还有别的需求的,比如说她想要从边境长城那边寻找自己想要找的真灵痕迹。

    正常的寻找速度太慢了,如果是刚才的那个魔法机器,用起来的话对她的寻找工作会有很大的帮助,之后就是要想办法将那个魔法机器给弄过来了,还有正常侧面状态下的自己……那个自己想法就是她的想法,无非就是侧面不同,记忆却是共存的,无论是哪个侧面的她,其实都想要彻底的排除掉对方的。

    就像是现在,她也有着如此的想法,不过好像最近两种侧面的状态切换的有点频繁了,导致她即便是恢复了这个不正常的侧面,也感觉那个正常侧面的自己在反驳着自己的一些想法,就像是耳边飞来飞去的苍蝇一样,有些让人烦躁……

    烦躁归烦躁,她要做的事情还是要进行的,动用边境长城那边的炼金化身,在边境长城内的封印区内进行了日常的探索,在这样的探索中,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这里。

    琴看着身边有着强力防护的不死魔女,没有任何的直接举动,就是看着她观察了片刻之后,干脆的离开了这里,不死魔女以前再怎么样,现在也是他们阵营里的人,直接出手坑她是不可能的,可是进行一些旁观性质的观察却没有关系。

    她发现了不死魔女的精神上出问题了没错,但是发现了又不意味着一定要告诉对方才行,她有保持沉默的权利,保持沉默的时候近距离的观察一下也是可以的,作为情感魔女,她在不死魔女大部分的经历投入到边境长城那边之后,依旧从不死魔女身上观察到了一些她想要看到的东西。

    不死魔女的精神状态已经有些割裂了,在她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另一处的时候,她本体这边虽说还是保持着沉默的状态,但透露出来的情感波动已经出现了一些变质,可这种情况并非是她更想要看到的人格分裂状态,而是类似于一种精神病的状态。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算是满足了一些属于她的‘好奇心’了,魔女也会被情感的力量影响到的,只是要看概率,破绽大了,被影响起来就很容易,没有破绽的话,那么也就没什么机会去影响了,命运诅咒和命运封界碰撞起来,就成了不死魔女精神上的一个巨大的破绽,两个侧面的想法产生的巨大矛盾,开始导致她的精神出现了割裂,虽说她还是她,不过这种症状继续严重下去,那么她今后在某些决定方面,就有可能出现一些额外的变化。

    不再是专门以命运诅咒状态下的想法为主了。

    恩……精神病状态也能对抗命运诅咒,不,应该说是混乱因素对命运诅咒带来的那种命运级别的暗示有着影响,观察到了这些信息之后,琴就联系了一下混乱魔女,混乱魔女正在隐藏在幕后,跟那些小国联盟整一些事情,那些小国联盟目前集合起来的力量已经不差了,不过大陆的局势现在就有些混乱,这点被混乱魔女利用了一下。

    暂时隐藏小国联盟表现出来的存在感,让他们被混乱局面掩护着,不过这种掩护并非是无限的,过一段时间就会彻底的失效了,毕竟混乱掩护又不是真的消除掉了他们的存在感,壮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被注意到也是必然的。

    混乱魔女从情感魔女这边了解到了不死魔女这边的一些事情后,也有了不小的兴趣,这件事毕竟是涉及到了命运诅咒嘛,虽说她们这边有着契约打底,让那条龙成为她们彼此尚未被触发的命运诅咒的防火墙,可如果有别的可能性了,她们也想要从自身的角度来突破命运诅咒。

    虽说自己没有沾染上,防火墙还没有被突破,可万一呢?多一种方式也是好的,刚好不死魔女这边有着一些问题,她稍稍的考虑了一下,就觉得这个忙肯定要帮一下的!

    没错,这个忙肯定要帮一下,她们现在是一个阵营里的人啊,好好的帮个忙,帮助不死魔女摆脱命运诅咒的困扰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为了帮忙,所以她们就不得不从不死魔女身上进行一些症状观察和研究了,这还真就不是迫害或者是故意伤害,从出发点上来说就是为了让不死魔女恢复正常。

    至于不死魔女不想要?啊啦,不死魔女本身就被命运诅咒那种不是好东西的因素影响着呢,是病人,判断力也有毛病,精神病人的个人意见很重要吗?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医生的不是?不存在迫害的因素下,混乱魔女倒也不担心参与到了琴的计划后,会不会违背契约,出发点摆在那里的,也没有所谓的主动伤害或者算计……她们就是观察分析总结,然后做一些和不死魔女没有直接关联的研究。

    整个过程中都不会涉及到不死魔女,就这样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