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二二零章 错过

第二二零章 错过

    乔拉齐·拉文霍德又用事实给朱亚非上了一课,先是让法拉德把陈·风暴烈酒引开,不给朱亚非做手脚的机会,然后大排宴宴为这位熊猫人接风。宴席之上,这老东西居然用熊猫人语和陈·风暴烈酒谈笑风生,这让朱亚非不得不给他写一个大大的“服”字。当他听到乔拉齐·拉文霍德邀请陈·风暴烈酒在拉文霍德做一段时间老师,将武技教授给刺客的时候,朱亚非的心高高的提了起来。

    此时的陈·风暴烈酒已经彻底喝高了,一只喝醉的熊猫人和喝醉的矮人又有什么区别?两杯酒一领,说不定父母都能给卖了。谁知陈·风暴烈酒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说道:“武者之道首看内心,心不平静者难以学成,而且,我也不会轻易把功法外传。”

    乔拉齐·拉文霍德面露不甘之色,这段话数百年前他也听说过,也相信了几百年,他一直以为自己没练成这种武技是因为自己不适合,他一直朱亚非,强压着心中的不善问道:“那么,他是怎么学会的?”

    “唉……”陈·风暴烈酒长叹一声,又给自己猛灌了两大杯酒之后才悻悻说道,“道传有缘人,虽然他内心群魔丛生不适合学习武者之道,但是,他有不少功法对我的修行大有裨益,我和他只是相互印证修行之道,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我也是有缘人啊,几百年前,我和一个熊猫人学过你们的技法,可是只有其形毫无用处。”乔拉齐·拉文霍德不甘心地说道。

    “那位先行者没有教你真气的运用法门么?”陈·风暴烈酒问道。

    “……没……没有。”乔拉齐·拉文霍德面部有些抽搐。这让坐在下垂手陪客的朱亚非看了个满眼,他正想方设法阻拦乔拉齐·拉文霍德从陈·风暴烈酒那里学得武技呢,这个表情,里面分明有故事啊。

    “那肯定是他看出你没有修炼出真气的资质,所以没有教你。”陈·风暴烈酒字字如刀,狠狠地扎着乔拉齐·拉文霍德的心脏。

    “老头儿,恐怕不是那位大师不教你,而是根本没教你吧?”朱亚非在坏笑着说道,看着乔拉齐·拉文霍德端着酒杯的手分明抖了一下,朱亚非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正要继续开口的时候,两道满是杀机的眼神对着他射了过来,他那点小道行被这两道眼神一瞪,再也不敢开口了。

    “那么,风暴烈酒大师,能不能请你教导我怎么运用真气?”乔拉齐·拉文霍德满怀希冀地问道。

    陈·风暴烈酒还是那句话:“道传有缘人。你,不行。”

    见熊猫人说的坚决,乔拉齐·拉文霍德怅然若失,他都不记得宴会是怎么结束的了。等他从迷茫之中清醒过来,却见到朱亚非如同鬼魅一样坐在长逾十米的餐桌对面静静地看着自己,

    “你什么时候坐在那的?”乔拉齐·拉文霍德有些厌烦地看了他一眼问道。原先这个家伙虽然能惹事,但是也给拉文霍德赚了不少钱,所以有点讨人厌也就忍了,可是现在这家伙居然学会了自己没能学会的技法,这种讨厌简直不能忍啊。

    “说说,老头儿你的架势是怎么学来的?”朱亚非似乎是看不到乔拉齐·拉文霍德脸上讨厌的神色一样说道。

    “跟你有关系么?”乔拉齐·拉文霍德不耐烦地说着就要起身准备离开。

    “唉,朕还说听听你的悲惨故事之后,就考虑一下把朕掌握的方法教给你呢,既然不说那就算了。”朱亚非也起身准备离开。

    乔拉齐·拉文霍德一个暗影步直接闪到朱亚非的身边,笑颜如花地把朱亚非按在椅子上,极其谄媚地说道:“别别别,一个小故事而已,你想听我就讲给你听。”

    几百年前,乔拉齐·拉文霍德被矮人之间的大战吸引,尾随着黑铁矮人的大军到了暮光高地,就是在那里的海边,他遇到了生平第一次见过的熊猫人。这个憨厚的胖生物以一己之力轻松揍趴下近百的黑铁矮人并把剩下的一百多矮人吓跑的场景让他大开眼界,于是他过去和熊猫人套近乎,怎奈语言不通,两人无法交流只得寄希望于手势的比划,可是比划来比划去两个人就交上手了。两千多年的战斗经验和岁月打熬,乔拉齐·拉文霍德的战斗经验可以说是十分丰富,可是正面对打的情况下,他的所有攻击技巧隐隐有一种处处被压制的感觉。哪怕是动用了消失和暗影步,在没有生出要彻底杀死对手的情况下,乔拉齐·拉文霍德居然没有占到一丝便宜。

    两个人的打斗被近千名气势汹汹地黑铁矮人打断。熊猫人掉头就跑,又是前跃滚翻又是贴地前突,那逃跑速度足以让乔拉齐·拉文霍德大跌眼镜,这速度,还是个有自己两个半宽的胖子么?他没有利用消失技能脱战,而是施展疾跑紧随着熊猫人一起沿着海岸线狂奔。

    追了大半天,成建制的黑铁矮人们终于放弃了,眼前那个人和那个圆鼓鼓的到底是什么生物?这么能跑?自己这个团里可是还有骑兵部队的,居然都没能追上这两个家伙。一群矮人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看着两道身影绝尘而去。

    因为有了打架的交情,又有了共同逃跑这个增进友谊的催化剂,乔拉齐·拉文霍德很快和熊猫人做起朋友。两个人相互学习着对方的语言,乔拉齐·拉文霍德才知道这只熊猫人叫老罗·铁脚,来自一个叫迷踪岛的地方,因为不甘于平静的生活所以从岛上溜出来,就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乔拉齐·拉文霍德自告奋勇,带着老罗·铁脚游历四方,期间,他一次又一次地向这个熊猫人表示自己想要学习武技的想法,老罗·铁脚直接用“道传有缘人”回绝了。

    既然你不教,那我就偷。乔拉齐·拉文霍德打定了主意,就借着和老罗·铁脚交手切磋的工夫把他的技法牢牢记下并偷偷练习。可明明是相同的攻击招式,攻击效果却有天壤之别,都是用猛虎掌对攻,乔拉齐·拉文霍德能被打的退出去四五米远。

    “武道修行,首重内心,你,不行。”老罗·铁掌没有在意乔拉齐·拉文霍德的偷师行为,很是善意地说道。乔拉齐·拉文霍德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偷师这种事在哪儿都是一件很失礼的事。对于他的道歉,老罗·铁掌摆了摆手,然后又很高深莫测的转过身去摇了摇头,很显然,这个人类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翌日,乔拉齐·拉文霍德从帐篷中起来之后,发现熊猫人已然不见了踪迹。

    ……

    “你错了。”听完乔拉齐·拉文霍德的叙述,朱亚非摇着头说道。

    “什么错了?看到好东西不给弄到手才是错了。”乔拉齐·拉文霍德把脖子一梗说道。两千多年的脸皮厚度可不是说说的。身为盗贼,不偷东西还有天理么?

    “唉,对牛弹琴,对牛弹琴啊。”朱亚非摇了摇头,“你以为那只熊猫人说的是你偷师的事?武道修行,首重内心。说的是内心的力量,也就是真气。老头儿,你错过了一个亿。”

    ……乔拉齐·拉文霍德半信半疑地看着朱亚非,难道自己真的错过了……一个亿是什么鬼?

    回到自己的住处,酒足饭饱的陈·风暴烈酒早已沉沉睡去,而可怜的格雷迈恩兄妹和罗娜·克罗雷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原本住在待客处的三人被人领到朱亚非在拉文霍德庄园私人的小院的时候还以为会被好好招待,哪知道他们被领到这里就没人管了,别说招待,就连杯茶水也没有。

    “师父,人家都快饿死了。”苔丝·格雷迈恩冲到朱亚非身边,抓着他的胳膊撒娇说道。

    “饿死了?”朱亚非一指桌子上的各色小吃,“这么多吃的就在眼前你不吃,饿死也活该。”

    “这是吃的?”三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看着桌子上精美盘盏之内堆叠的各种小“方块”说道,一脸的不可置信。

    “算了算了,朕回来了也不能让你们吃这些冷的东西。”朱亚非叫过仆从,让他去给这三个人准备吃食,自己刚才在乔拉齐·拉文霍德那里也没怎么吃,正好也再填吧几口。

    很快,饭菜已经准备好,三个人用一种见了鬼的样子看着朱亚非捏着两根小棍子吃东西,这是什么神奇的功夫?

    “朕打过招呼了,明天有人带你去训练营先呆仨月,看看你适合哪种训练方式。”朱亚非对着利亚姆·格雷迈恩说道。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利亚姆·格雷迈恩兴奋地答应着,传说中的杀手组织的训练营啊,一般就算是请人稍微指点一下都要不菲价格,现在可以直接进入训练营受训,这要是学会了回去,那不就是可以让自己王国的军人战斗力翻上好几番?他也算看出来了,朱亚非虽然嘴上说着绑了他们仨当肉票,可是完全没有把他们当人质看待。你见过谁家的人质不看着不锁着的?不过反过来想想,为什么自己三人没有做人质的觉悟呢?至少也要逃跑吧?

    “我呢我呢?”苔丝·格雷迈恩满怀希望地拉着朱亚非的胳膊使劲晃悠。

    朱亚非根本不搭理她,反而是对罗娜·克罗雷说道:“明天会有人来这里带你去受训,教你射击。”他依稀记得这个小姑娘擅长使用火枪,拉文霍德庄园不乏远程狙杀的好手,给她找个教练好好教教她很容易。

    “朕后天要去一趟激流堡,取一个混蛋的脑袋,你跟朕一起去,表现好的话朕就收你为徒,把暗影步教给你。”就在苔丝·格雷迈恩气鼓鼓地甩开朱亚非的胳膊,噘着嘴准备离开的时候,朱亚非坏笑着对她说道。

    “真的?”苔丝·格雷迈恩兴奋地问道,原本的不快一扫而空。

    朱亚非叫过一个仆役对着她说道:“你跟他去朕的库房挑一件趁手的武器。朕给你优惠,算你八折。”

    苔丝·格雷迈恩才不在乎什么价钱,自己好歹是一位公主,一把武器能要几个钱。兴冲冲地跟着仆役离开了。

    “那个……苔丝她还是个孩子,带她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万一要是有点意外,父王不会放过你的。”看到妹妹的身影消失,利亚姆·格雷迈恩说道。

    “朕都敢拐走你们兄妹俩,还怕你老子?论天赋,你不如你妹妹,那小丫头的潜力需要压力刺激才能被发掘出来。”朱亚非说道,“这次行动,朕会带着拉文霍德的几个好手一起去,危险是有,但是绝对安全。你放心,你妹妹这个徒弟,朕是一定要收的,又怎么会让她发生意外?”

    “飞翼你混得也不行啊。”在洛丹伦的丽春院,杨华庚看着垂头丧气的黄奕斐不屑地说道。他们从达拉然骑乘狮鹫回到洛丹伦之后,打算利用传送门直接赶回提瑞斯法修道院,带上何箫鸣赶紧去找到克尔苏加德的坟,来个鞭尸以绝后患,可是洛丹伦负责管理传送门的法师根本不给他面子。开什么玩笑,你们把法师的偶像安东尼达斯给得罪了,还想要用法师的传送门?做梦去吧?要想利用传送回提瑞斯法修道院的传送门?可以啊,把许可令拿来,不管是法奥冕下的还是国王陛下的都行。

    黄奕斐很想打人,自己要是能拿到法奥的手令那就是已经回到修道院了,还用个屁的传送门,至于洛丹伦之王,这个点已经是半夜,自己又不是徐家鹏,怎么可能在这个点去叫醒国王要许可令?无奈之下他只得悻悻然回到洛丹伦的落脚点——杨华庚的丽春院。

    黄奕斐也是一脸的哔了狗的表情,自己好歹是阿隆索斯·法奥的弟子,和五台初代机同级别的存在,怎么连用一下传送门的特权都没有?

    “行贿吧。死狗这屋子里随便抄两件东西拿出去都能卖个好价钱。”徐家鹏上次行贿成功的快感还没有小退,指着周围的摆设建议道。

    “徐哥你过分了啊。”杨华庚有些不爽。虽然这个院子是白来的,但是吃到嘴里的东西再往外掏哪有不心疼的?

    “算了,反正不是太着急,要不,还是等明天骑狮鹫过去吧。”罗宁每次在丽春院都会显得十分放浪,丝毫没有一点传说之中的人生赢家的样子。

    “我总觉得咱们这次行动不会太顺……”杨华庚白了一眼罗宁,这个总是跑来吃自己女仆豆腐的可恶家伙,下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进来了,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黄奕斐和徐家鹏两人纵身而起,各拿着一个靠垫对着他的脸就扑了过来。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之后,黄奕斐和徐家鹏拍了拍手走回原先自己的位置坐下,只留下被两个靠垫砸得四仰八叉的杨华庚和围着他的满脸惊恐的不同种族仆从美女们。这死狗,自己什么属性不知道么?还敢胡乱开口说话?怎么一点逼数都没有?

    “这个时候打断应该有效吧?”徐家鹏有些不确定地问黄奕斐。

    “还是多做点准备吧。”黄奕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自己和徐家鹏的反应速度还是太慢,杨华庚的那句话已经说得就差一个字就是完全体了,依着杨华庚的乌鸦嘴属性,这件事就绝对顺利不了。

    “找点帮手?”徐家鹏建议道,“把牙儿和小郑叫过来吧。”

    黄奕斐说道:“还是别了,石堡不能没人,真把牙儿叫过来,依着老范的性格,真要事事请示咱们得被烦死。还是等明天返回修道院了从那找几个人吧。”

    徐家鹏掰着手指头说道:“乌瑟尔·光明使者肯定不会答应我们去毁别人的尸体,所以直接不考虑,塞班·达索汉和加文拉德·厄运可以考虑,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在不在?叫他应该会好一点吧?”

    黄奕斐说道:“人手都好说,我觉得还是要准备点特殊的东西,比如垃圾明囤的那些劣质圣水,要去毁坟戮尸,火烧或者直接炸掉是最好的选择,所以猛火油和炸药之类的东西应该多带一点。等会儿再到下面的密室找找看,垃圾明这家伙习惯走私,这类管制物品应该有存货。”

    “那你可要抓紧时间了。就老大建的密室,入口修得比迷宫都迷宫,不花点时间根本走不进去。”杨华庚说道。

    “找他问问不就好了,干吗费那个脑子?”黄奕斐掏出自己的水晶球,同时对着徐家鹏说道,“小徐……”

    徐家鹏对着黄奕斐做了一个“了解”的手势,起身往杨华庚走去。

    别逗了,这个时候老大还不知道在哪儿逃难呢?你确定能联系得到?浪费这个时间还不如去多尝试几次找到密室入口的正确走法。杨华庚心中暗想道,就在他准备表达自己的想法的时候,赫然发现徐家鹏一脸坏笑地站在自己面前

    “徐哥你要干嘛?”杨华庚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