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玩转艾泽拉斯 > 第二一九章 讨价还价

第二一九章 讨价还价

    乔拉齐·拉文霍德想掐死眼前这货,的确,以他的身份和拉文霍德庄园的实力,无视七大人类王国的法律干点出格的事情根本不叫事,可是你把别人国家的王储给绑了那别人还不跟你玩命?尤其是吉恩·格雷迈恩那头倔驴,为了保证王国的利益,连自己好朋友兼最大的支持者的利益都能随便割舍,你把他的儿女全给绑了,他要是不翻脸我跟他姓。身为杀手,挑战法律可以,可是你总是挑王室下手算怎么回事?嫌自己活得太安逸了?

    “你不知道?我还以为你派法拉德就是去接他们的呢。”朱亚非替乔拉齐·拉文霍德拾起茶杯放到他桌上说道。

    “区区两个吉尔尼斯家的小崽子还值得我派人去接?”乔拉齐·拉文霍德拿起茶杯仔细翻看着,“你捣鼓出来的这茶具不错,好看,又结实。”

    ......

    朱亚非眉梢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他现在更不敢告诉这老头儿他手里拿的是他研究怎么制作瓷器的残次品,真正的瓷器哪有厚成这个德行的?

    “老头儿,借几个高手给我。”朱亚非说道。

    “干啥?”乔拉齐·拉文霍德拂拭着茶杯,头也不抬。

    “报仇。”朱亚非咬牙切齿地说道。

    乔拉齐·拉文霍德抬起头,吃惊地看着朱亚非问道:“你是要对付暴风王国?不是,你把人家的国王给倒腾没了,关你几天不过分吧?”

    “谁跟你说要对付暴风王国了?”朱亚非一翻白眼,“啊不是,怎么连你也相信瓦城管是朕给弄没的?”

    “我相信不相信不重要。”乔拉齐·拉文霍德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跟七大王国直接叫板刚正面就无所谓,至于吉尔尼斯,朱亚非才是施害者,不存在报仇一说,“那你打算对付谁?”

    朱亚非坐回椅子上,神情恢复了平静说道:“辛迪加。他们居然敢偷袭朕,而且还是在拉文霍德庄园的地盘上。”

    乔拉齐·拉文霍德精神一振,最近的时间辛迪加毫无底线的呛行市,严重影响了拉文霍德的生意,朱亚非真要是能把这伙讨厌的家伙收拾掉或者给予沉重打击的话,对他和拉文霍德庄园来说都是获益良多。

    “你打算怎么做?”乔拉齐·拉文霍德平静了一下心情,淡淡地问道,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无比期待这个混蛋能搞出个大动静来,只是真等朱亚非搞出了大动静之后,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只是这都是后话了。

    “擒贼先擒王。直接干掉法库雷斯特公爵,然后趁着辛迪加群龙无首的时候逐个击杀他们的高层,剩下的那些小鱼小虾你就自己看着办吧,杀光也好,招降也罢......”朱亚非轻描淡写地说道。

    辛迪加虽然是由奥特兰克王国的流亡贵族组建的,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杀手,反而更像是恐怖组织,但是这其中不乏许多好手,真要是能招降过来稍加训练,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刺客。乔拉齐·拉文霍德意动,不禁有些****起来,直到朱亚非在他面前晃悠着双手不断呼唤他,才把他从幻想中拉了回来。

    “怎么说啊?”朱亚非看着面色有些不善的乔拉齐·拉文霍德问道。

    “什么怎么说?”被人从美妙幻想中拉回来,乔拉齐·拉文霍德有些不爽。

    “借人啊。朕一个人不好下手。法库雷斯特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是为人阴险狡诈,走到哪儿都带着很多明的暗的保镖......”朱亚非说道。

    “你好歹是我的徒弟,所以整个拉文霍德庄园自老夫以下,你随便挑随便选。”乔拉齐·拉文霍德大手一挥,豪气万丈地说道。

    “好,有你老人家这句话,朕就一定帮你把辛迪加彻底铲除。”朱亚非志得意满地说道。

    “那么,咱们就来谈谈价钱吧。”乔拉齐·拉文霍德搓着手说道。

    “那么,咱们就来谈谈价钱吧。”朱亚非搓着手说道。

    两个人同时说着相同的话,不管是语速还是神情都惊人的相似。

    “这么上道,真不愧是朕的师父。”朱亚非冲乔拉齐·拉文霍德一翘大拇指。

    “这么上道,真不愧是我的徒弟。”乔拉齐·拉文霍德同样对着朱亚非竖起大拇指。

    又是惊人的同步。

    “行行行,你老人家岁数大你先说。”朱亚非心情大好,立即发扬天朝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

    “那,我可说了啊。”乔拉齐·拉文霍德也是笑逐颜开。

    “说说说。”朱亚非做了个请的手势。

    乔拉齐·拉文霍德脸上笑容瞬间消失,一脸程式化表情地沉默了片刻,心中飞速的运算了一下之后说道:“这么大阵仗,人肯定少不了,可咱们关系毕竟不一般,要是按照正常价格来算的话也太没有人情味了,这样吧,一口价,八万不能再少了。”

    “八万?老头你敢大方一次么?”朱亚非一脸的嫌弃,“十万,少于这个价不行。”

    还有这好事?怎么划价还有往高了划的。乔拉齐·拉文霍德隐隐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所以静静等着朱亚非继续往下说。

    “辛迪加虽然是新冒头的组织,但是还是有不少赏格很高的目标,这些呢,看在咱们庄园是帮朕报仇的份上,朕就不分了,”朱亚非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格外大气,“但是最后从他们那抄出来的宝贝可得归朕。”

    “你怎么不去抢?”乔拉齐·拉文霍德也不管之前猜想的误会了,指着朱亚非破口大骂,作为艾泽拉斯最大的杀手组织当家人,自然对各种人头的悬赏了然于胸,辛迪加有头有脸的大部分都是流亡贵族,肯悬赏要他们脑袋的要么是昔日的政敌要么是有利益纠葛的仇人,不管是哪一种,都不会出太高的价格,奥特兰克已经**,政敌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至于利益纠葛,那更不会有人会出超过自己能得到的价值的价格去买敌人的脑袋。可是辛迪加组织的宝贝就不一样了,这些人大多出身贵族,即使流亡了也必然会将昔日的财富带走绝大部分,这里面绝对有奥特兰克大部分的地契,这些东西哪怕是折价往外卖,也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就是在抢啊。”朱亚非理直气壮地说道,“杀人越货听过没?既然是报仇,肯定是人杀光,钱强光。”

    “可是你用的是我的人,我的庄园的杀手,凭什么你吃独食?”乔拉齐·拉文霍德拍着桌子说道。

    “怎么能叫吃独食呢?那些有赏格的人头不都给你了么?而且辛迪加那么多人,你就算把他们抓去当奴隶卖也能赚不少吧。”朱亚非觉得这个老头太贪得无厌了,这个世界什么最值钱,人才。要不是自己没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和领地,他都......好吧,相对于那些昔日的蠹虫,他还是会选择那些宝贝。

    “那这样,那些人头赏格和辛迪加的成员都归你,死的活的都归你,财宝归我可以吧。”乔拉齐·拉文霍德提议道。诱人心动的财宝不好找,两条腿的人不满世界都是?以他们拉文霍德庄园独有的训练方式,想要训练多少杀手做不到?

    “老头你的境界怎么这么低呢?朕要是有自己的地盘会给你这么大的便宜?”朱亚非说起违心的谎话来丝毫没有压力。

    “废话!要不是有那批宝贝打底,你以为我会只收你八万金币?”乔拉齐·拉文霍德彻底撕破脸,寸步不让地说道。

    “啥?你的意思是还要朕给你钱?”朱亚非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你的意思还能是我给你钱?”乔拉齐·拉文霍德不可置信地看着朱亚非,你该不会想从我这里借人走帮你自己报仇,完了我还得给你钱吧?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不要脸的人。

    “老头你怎么想的?还打算让朕倒掏钱给你?”朱亚非眯缝着眼说道。这老头现在越来越没人性了,虽然是给自己报仇,可是借着这个由头,能抓到辛迪加那些身手不错的成员,这些家伙就算是当牲口卖也都是一笔巨款啊,自己收拉文霍德庄园区区十万金币怎么了?

    沉默了约莫两分钟之后,房间里一老一少两个人几乎同时爆发,先是一通破口大骂,继而由文斗发展为**,桌子凳子满天飞,两人逮到什么就抄起什么,抄起什么就扔什么,哪里还管这间屋里这些摆设不菲的价值。

    ......

    好一阵子之后,两个没正形的家伙终于停了下来,钱多钱少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必须要把钱捞进自己的口袋,所以,计划还是要继续的。好在阴谋算计这两个人都极为擅长,再加上拉文霍德庄园内高手如云,所以很快两人就指定出了一整套详细的计划。

    “啊对了,你这次带回来的那个熊猫人借我用一阵。”所有细节全都敲定之后,乔拉齐·拉文霍德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你一开始就打老陈的主意呢吧?合着你让法拉德去迎的贵客是他啊。”朱亚非这会儿哪还能看不出这个老东西的阴谋,“你想怎么用?让他替你杀人?”

    “哪儿能呢?熊猫人有着他们自己特有的战斗技巧,要是能让我庄园里的人都学个三招两式的,那我们拉文霍德庄园的战斗力至少要提升两三个档次。”乔拉齐·拉文霍德说道。

    “这样啊,那找朕就可以了。”朱亚非面露嘚瑟地说道。

    “你?”乔拉齐·拉文霍德脸上的表情充满了蔑视,开什么玩笑,很久以前他又不是没见过熊猫人,耗时耗力的学了近半年,除了学回来一堆花架子屁都没学会。

    见到老头这表情,朱亚非显摆地施展了猛虎掌,幻灭踢和旭日东升踢一系列技能,原本是想气气老头,可没曾想,乔拉齐·拉文霍德站起身也施展了几乎一模一样的招式。

    “就这几个架势,几百年前我就会了。”施展完之后,乔拉齐·拉文霍德再次坐了回去,气馁地说道。

    “老头儿你不仗义啊,为什么之前不教给朕?”朱亚非如同见了鬼一样跳了起来。

    “教给你干什么?完全没有杀伤力好不好?”乔拉齐·拉文霍德说道,“熊猫人应该有独特的使用方法,只有学会了那种方法,才能让这些攻击有效,你干什......”

    朱亚非走到乔拉齐·拉文霍德面前,不等他话说完,抬手一招猛虎掌直击他的面门。乔拉齐·拉文霍德习惯性抬手,左手小臂平端去格挡朱亚非迎面而来的攻击,右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对着朱亚非的腹部就轰了出去。

    猛虎掌门户大开,乔拉齐·拉文霍德悠长的岁月熏染下积累得来的战斗经验自然可以轻松看出这个破绽,他近乎本能反击的这一拳只要打实了,朱亚非至少要在地上趴小半天。可是就是面对面的这么点距离,他那必中的一拳还是落空了,因为朱亚非被他胳膊挡住的那一掌力道奇大,把坐在椅子上的自己硬生生给打退出去一米多,于此同时,朱亚非轻轻纵起,一个后空翻对着他轰出来的右拳就是一脚——旭日东升踢。

    乔拉齐·拉文霍德只觉得右拳仿佛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狠砸了一下,原本平平打出去的拳头猛地向上抬了起来。

    “这......这是......”乔拉齐·拉文霍德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怔怔地看着面前嘚瑟地搓着鼻子的朱亚非。这两个架势他自己也会,之前也尝试过许多次,可是不管是用来揍人还是踢沙袋,效果都是差强人意,为什么眼前这个小子使出来却有这种效果,难道他已经跟那只熊猫人学会了使用这种美妙攻击方式攻击的方法?

    “怎么样?想学么?朕教你啊,看在你老人家之前对朕的诸多照顾的份上,给你八折优惠。”朱亚非贱忒兮兮地说道。

    “你学会了多少?”乔拉齐·拉文霍德兴奋地声音都有些发颤了,自己朝思暮想了几百年的攻击技法啊,自己冥想参悟了几百年,始终不得其法,原本他都快认为这种特殊技巧只有熊猫人才能够使用,可是朱亚非的这两招攻击让他看到了希望。不管从天赋还是资质上都远比这个小子高,他都能学会自己没理由学不会。

    “嗯......应该差不多都会了吧。”朱亚非献宝一般地在自己身边丢了一圈疗伤珠,然后又对着自己不断施放着活血术,真气波一类的法术炫耀着,幸亏此时的乔拉齐·拉文霍德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把这些技能学会,并用来训练庄园里的杀手们,不然光是朱亚非那些技能的****的效果就足以让他看出这小子只是徒有其表的花架子。

    “小子......啊不,乖徒弟,好徒弟,你把训练方式卖给我呗。”乔拉齐·拉文霍德已经不知道怎么跟朱亚非说话了。

    “不卖。”既然知道奇货可居,哪有不坐地起价的道理?朱亚非开启了奸商模式。

    乔拉齐·拉文霍德面色坚毅的对着朱亚非竖起一根手指,郑重其事地说道:“一年。”

    一年?难道是......朱亚非的心脏差点漏跳了几拍。如果自己猜的没错,这老东西是打算用拉文霍德庄园一年的收入来收买自己。尽管自己讲奥达曼里面的宝库给搬空了,但是拉文霍德庄园一年的收入依然是一个天文数字,光是他一年给拉文霍德庄园创造的财富就超过十万,而像他这样的金牌杀手还有八个,在它们之上,更有宗师级的法拉德和镇场子的拉文霍德公爵本人,虽然他们不轻易出手,但是他们替各大人类王国指点一下特工训练的费用也是一笔巨款,至于低于金牌杀手的那些低阶杀手,虽然没有金牌杀手为庄园赚得多,但是胜在数量大,总数是远超金牌杀手创造的业绩的。一年,保底大几百万金币。

    “你一年不用上缴会费。”乔拉齐·拉文霍德割肉一般地说道。

    “告辞。”朱亚非起身对着自己的老师拱手一礼,转身离去。开什么国际玩笑?朕没见过钱么?十万金币就想把朕打发了?哼哼,朕这里无法得手,你一准会打老陈的主意,朕现在就去把你最后的希望彻底扼杀。

    乔拉齐·拉文霍德看着远去的朱亚非的背影,心中也是暗暗发笑,朱亚非心中那点小九九,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但是要是自己这么容易就被人捏住命门,那自己这两千多年也就白活了。

    “啥?”到客房处找了两圈,却只看到自己从吉尔尼斯拐来的三张肉票,陈·风暴烈酒却不见了踪迹,叫过仆从一问,朱亚非的鼻子差点被气歪了,法拉德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居然说服陈·风暴烈酒跟着他出去,至于去了哪里就无从得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